站在大樓門口,閔玲音感受到這股冷颼颼的氣息在四周吹起,比第一次來的時候還要陰森。
  
  大門已經是打開的狀態,所有人默默吞了口水,看著主任整理好自己的服裝,便領著大家進入裡面。
  
  跟在主任後面的閔玲音穿越了門,大樓內的景象馬上映入眼中,她忍不住訝異,原以為裡面會像外頭那樣陰森雜亂,沒想到裡頭卻乾淨到像是每天有人在仔細打掃,連個灰塵都沒有。
  
  踩著亮晶晶的地板,有時還會聽見別人球鞋所發出的銳利聲響外,沒有一個人敢在這裡說半句話,氣氛可說是凝重到發抖。
  
  爬到四樓的樓梯口,主任往樓梯口左邊的方向前進。
  
  事實上,這棟大樓並不會說很寬大,大樓有十層樓高,以一間房間六平來算,一個樓層大約有四、五間房,但這個算在尚未發生事情前來說,其實還蠻夠當時所有教師使用。
  
  一點都不寬長的走廊,走起路來像是走了十幾分鐘,這讓閔玲音有些感到痛苦。
  
  盡頭只有唯一一扇門正對著走廊,主任走到門前,深深吸了一口氣,以非常謹慎的動作輕敲著門。
  
  「請進。」一聲低沉的男子嗓音從頭裡傳出。
  
  主任將門打開,並站在門口看著閔玲音,眼神示意著要她走進裡面。
  
  閔玲音感到緊張不已,其他人無聲鼓勵著她,更有人好心順手推她進去。
  
  心裡不斷的狂罵那些推她進去房間的人,閔玲音無奈的走進裡頭,當她看見裡頭的擺設時,一股熟悉感令她感到茫然,彷彿自己原本就生活在這裡,一點也不陌生。
  
  不過,她得說句公道話。
  
  裡面的擺設根本不是辨公用,分明就是個人套房!
  
  他把這當家嗎?
  
  大大的床配上屬於男人味的銀灰床套,房間除了與天花板同高的書櫃外,地上也堆疊不少本厚重的書,跳過辨公用的桌子外,就是那大牌老師悠閒的躺在床上看書。
  
  老師放下手中的書,下了床,向閔玲音招招手,順便拉了一張椅子方便她坐下。
  
  閔玲音慌亂的往主任方向發出求救,沒想到其他人早已被老師散發出來的溫和氣息傻了眼,她無奈的想,向那群人求救果然是錯的!
  
  老師有著一頭烏黑柔順的短髮,髮尾還綁了一小撮頭髮,俊俏的臉龐戴著黑框眼睛,他的年紀大約有二十五歲左右。
  
  如果沒有得知他是創辦這至少有兩百年以上的學校,她可能會認為眼前這個男子是大學生或研究生吧!
  
  閔玲音緊張的低著頭,不知道該說什麼,傻傻道:「呃…老師你好。」
  
  似乎是看出閔玲音的緊張,老師溫和道:「不用緊張,慢慢來。」
  
  「好……」閔玲音尷尬的點頭。
  
  這時,所有人也跟著進來房間,先開口與老師說話的是主任,見主任一樣緊張的模樣,閔玲音緩緩鬆了口氣,少了大家的注視,壓力也少了許多。
  
  不知道為什麼,閔玲音有一種令她懷念又很想離開這裡的衝動,看所有人都圍著老師,就這樣偷偷離開這……不會有人發現吧?
  
  但,這樣離開好像很不禮貌,人家是特別指定要見她,就這樣離開了,讓一堆不相關的人來湊熱鬧,老師會不會不高興呀?
  
  算了,這是偷偷離開的機會,趁現在沒人注意,就這樣跑了吧!
  
  閔玲音正想悄悄離開房間時,老師突然走向她這,拍拍她的肩膀柔聲道:「慢慢學習,一定對妳有幫助。」
  
  阿啦?這是在她說課業濫嗎?閔玲音苦笑點頭。
  
  但對上老師那有些無奈與憂鬱的眼神,閔玲音心中似乎有東西被劃開,像水一樣的四處擴散,一發不可收拾。
  
  擁有年輕外表的他,是因為什麼原因而停留在這裡?他真得是人類嗎?
  
  他眼神中那股淡淡的無奈與憂鬱,是為了什麼而有這樣的情緒?
  
  明明第一次見到他,卻有著熟悉懷念的感覺?
  
  為何其他人一見到他,如見到神聖的偶像,對他之前種種疑問全都不見了?
  
  為何他會推薦自己來這靈學院?是基於我那未見過的監護人的關係,還是……另有隱情?
  
  閔玲音正想開口問老師這些問題時,其他人再度將老師圍住,她只好將問題放在心底,隨意讓自己猜想吧。
  
  
  
  結束老師的見面,劉千惠與司徒純兩人臉上充滿著幸福的模樣,連背景也都是充滿愛與小花花,有時候閔玲音還會受到兩人愛的小花攻擊。
  
  真奇怪的兩人,為什麼她們會變成這樣?
  
  「怎麼啦?見過老師卻不滿足,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劉千惠開玩笑道。
  
  「妳們兩個…不覺得奇怪嗎?」閔玲音望著兩人道。
  
  「奇怪?」劉千惠與司徒純不懂的看著閔玲音。
  
  「是呀,很奇怪,這一點還是妳們兩個告訴我,我才有這樣的感覺。」閔玲音皺眉道。
  
  「不懂妳的意思,妳說什麼奇怪啊?」劉千惠疑惑的看著閔玲音。
  
  閔玲音揮動著食指,一邊將疑點條列出來。
  
  「第一,雖然說是老師辦公室,為什麼他將那地方改為個人寢居房呢?難道學校不會說什麼話嗎?第二,說他是創辦學校的人,為什麼外表這麼年輕呢?最不合理的地方,這學校明明有兩百年以上的校史,為何他還活在這世上?他真的是人類嗎?」
  
  聽完閔玲音的疑問,劉千惠與司徒純兩人卻是一臉瞭然的表情,同聲道:「不會呀,哪裡奇怪?」
  
  閔玲音察覺兩人奇怪之處。
  
  「妳們難不成對老師本身的存在,認為是理所當然吧?」閔玲音小心翼翼問。
  
  「老師的存在有問題嗎?」劉千惠不瞭解的反問閔玲音。
  
  「當然有問題!」閔玲音有些生氣道。
  
  「這會很奇怪嗎?」劉千惠很認真的回答。
  
  「是呀,這會很奇怪嗎?」司徒純也同樣認真的回答。
  
  閔玲音微皺著眉,心想,難道是我多疑了嗎?
  
  先不管她們的反應,為什麼會想要更清楚知道有關老師的神秘之處?
  
  為什麼想更進一步瞭解自己對那地方的熟悉感呢?
  
  好奇怪,真得很奇怪。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