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ˇˇ

  凌晨三點半,外頭的天空尚未有一絲晨光,樹林傳來細微鳥鳴聲,特地早起的人們陸陸續續從旅館走了出來,大多數是為了要趕到山頂看日初,少數人則另有意圖。
  
  屬於少數人部份的閔玲音站在陽台上,用力伸個懶腰,舒展一下筋骨。
  
  現在的季節是秋季未期,即將要進入冬季。
  
  山裡的樹葉已染成紅黃色,空氣中還帶有冰冷,觀賞著秋末幽靜的森林,早起來感受森林浴,其實還蠻不錯的。
  
  如果能不去注意劉千惠與司徒純最主要的目的話,來這漫步山林,對她來說是一件難得的享受。
  
  閔玲音會出現在山區,這可要回想到幾天前。

  當時劉千惠與司徒純邀請閔玲音去爬山,閔玲音二話不說馬上點頭答應,事後才知道原來她們兩人除了要去爬山外,也順便去體驗一下魑魅魍魎。
  
  說實在,閔玲音竟然會在得知「表為健康爬山,實為靈異體驗」這種提議,卻沒有反悔的現象,看來她真得被靈學院感化不少。
  
  看著依然躺在大床上昏昏欲睡的兩人,閔玲音搖搖頭。
  
  「兩位大小姐,快起床了!」
  
  沒反應,再一次。
  
  「兩位小姐,時候不早了,妳們快起床啊!」
  
  同樣沒反應,閔玲音額頭浮現怒字,她走到兩人身旁,用力抓起棉被,大聲喊:「有鬼啦───!」
  
  劉千惠與司徒純被她這麼一喊,兩人嚇得連忙衝下床,眼神還朦朧模糊的左右找尋著閔玲音口中的鬼。
  
  不久,兩人漸漸從恍惚轉為正常,當她們看見閔玲音惡意的笑倒在床上時,兩人才發現原來自己剛才被捉弄了。
  
  「妳好壞啊!」司徒純撲向閔玲音身上,用力往她的身體搔癢。
  
  「哈哈哈哈、哈,別這樣…哈哈!」閔玲音笑得眼淚都飆出來了。
  
  「聽妳這樣一叫,我看沒鬼也被妳叫到都有鬼了。」劉千惠抓弄著自己的頭髮,一邊指責著閔玲音。
  
  閔玲音好不容易掙脫司徒純的搔癢,小吐著舌頭道:「誰叫妳們說好三點半起床,卻睡得像豬一樣,叫妳們起床都沒人理我,我只好靠這招囉。」
  
  這個理由讓兩人想起來這山區的目的,她們同時慘叫一聲,咚咚咚的往浴室的方向衝去。
  
  「這還差不多。」閔玲音好沒氣的看著兩人離開的身影。
  
  
  當三人準備好時,時間已經是凌晨四點半了。
  
  站在旅館大門口前,閔玲音看著劉千惠與司徒純兩人臉上充滿著無比嚴肅,她忍不住道:「妳們倆個看起來好像要去為國捐驅,視死如歸。」
  
  這句話馬上引起兩人的白眼,劉千惠拍著胸道:「這妳就不懂了,這次的體驗可是沒有靈學院的老師在一旁守護,完全是要由我們自己去面對一切!」
  
  閔玲音聽到劉千惠的解釋,心裡哀嚎著:這段話怎麼沒有在約我的一開始,先跟我說清楚呢?
  
  「在發生事情前,我已經有先跟學院的老師報備過我們來的地方了,如果我們沒有在期限內回到學院的話,他們將會出來搜救我們。」司徒純一旁解釋。
  
  「為什麼老師們沒有一開始阻止我們來做這麼危險的體驗呢?」閔玲音伸出手按著太陽穴,為接下來的行程感到無奈。
  
  劉千惠與司徒純兩人一臉訝異的看著閔玲音,同聲說:「難道妳都不知道嗎?」
  
  「幹、幹麻?我不知道什麼得讓妳們用這種表情看著我嗎?」閔玲音縮了縮脖子,有些害怕道。
  
  「妳不知道這是學院派給我們的實務作業嗎?」劉千惠有些頭疼的看著閔玲音。
  
  閔玲音無言了。
  
  「好了好了,反正人都已經來了,這作業也一定得做,不然就沒分數了!不是嗎?」司徒純輕鬆道。
  
  劉千惠點點頭,同意司徒純的話,同時拉著閔玲音的手認真道:「如果在路上看到奇怪的東西或景像,記得要告訴我們唷!」
  
  「唔……好。」閔玲音楞楞道。
  
  「妳入學的經驗沒有我們來的久,很多招式妳還沒辦法得心應手的去使用,一定要記住別自己離開我們唷!」司徒純同樣認真道。
  
  「好……我一定不會離開妳們的。」閔玲音用力點頭道。
  
  兩人暗自鬆了口氣,並指著深山林區道:「等著我們吧!魑魅魍魎!」
  
  ……閔玲音臉上直接冒著六條黑線,無言的看著兩人。
  
  
  山區早晨的濕氣非常重,閔玲音踩著枯黃濕潤的落葉,不時喘著氣,順便吐吐白煙自我娛樂,一邊觀察著周圍的氣息。
  
  開玩笑,在這種深山裡最常發生奇怪的事情,別說有不知名的蟲類,有時候還會看見不明的紅白光在樹與樹中間來回穿梭,這可是參加以前學校所辦的旅行所帶給她的經驗。
  
  當然,也是有聽過山上出現紅衣小女孩,不過她沒見過,也不想看到那什麼小女孩。
  
  大約走了近五十分鐘,現在的時間為凌晨五點二十分,天色已有些亮度,周圍的陰暗已經有了朦朧的白亮。
  
  但是在這種深山裡卻是沒有太多的幫助,閔玲音有些無奈的望著天空,不虧是生長在這深山幾百年的老樹們,葉與葉互相交錯下,天空藍只露出一點一點小空隙,難怪這裡陰森到不行。
  
  陽氣進不來,陰氣散不去。
  
  抬頭有些久,脖子開始微酸,閔玲音將視線轉看著眼前的兩人,見兩人臉不紅氣不喘的往陰暗的地方前去,她還真想反悔直接回家算了,這比來爬山健身還要來個自虐。
  
  雖然她很想這麼做,但是眼前兩位大小姐一定會要脅她,要嘛是被鬼魅騷擾一下,忍一忍就算了,要嘛就直接作業死當,看是要選擇哪條路走。
  
  輕嘆口氣,閔玲音低著頭默默的跟在兩人身後,繼續踩著落葉前進。
  
  忽然之間,一個紅色影子從她眼角閃過,閔玲音馬上轉頭往那方向一看,沒有任何東西。
  
  看錯了嗎?閔玲音心想著。
  
  「怎麼了?」司徒純發現閔玲音的異狀,停下腳步問道。
  
  「沒事,看錯了。」閔玲音搖搖頭道。
  
  「確定?」劉千惠不放心再問一次。
  
  「……其實剛才我眼角閃過一個紅色影子,我回頭看的時候,什麼東西都沒有。」閔玲音誠實道。
  
  「……紅色影子嗎?」劉千惠思考了一下,又道:「如果還有剛才那種情形,記得要說出來唷!」
  
  「嗯!」閔玲音點頭道。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