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半小時,閔玲音三人站在一個指路牌面前。除了指路牌插在三人面前外,已經沒有其他路可以繼續進前,而指路牌文字早破舊不堪,任誰來看都是看不出牌子寫了什麼字。
  
  「看來我們走錯路了,返回吧!」閔玲音見沒路,準備往回走。
  
  但劉千惠與司徒純兩人可沒這麼打算,她們突然將背包解下,當場脫起衣服來了。
  
  「喂喂喂!妳們兩個在幹什麼啊?」閔玲音嚇到四處張望,希望沒有人會出現在這地方。
  
  「換衣服啊。」劉千惠理所當然的道。
  
  「換衣服?有需要現在就換嗎?」閔玲音感到有腦神經衰落的現象。
  
  「這一定要換,不然就進不去靈山了。」司徒純拿起白色衣服,開始往穿上。
  
  「靈山?」閔玲音不解的看著兩個大忙人。
  
  「這個牌子是要進入靈山的入口標示,裡面全部都是魑魅魍魎的棲息地,我們的任務就是到靈山體驗一遊。」劉千惠整理著穿在自己身上的黑色衣服,連司徒純也換好衣服。
  
  閔玲音發現兩人身上的衣服,除了黑與白顏色不同外,樣式與配備全都一模一樣。
  
  「妳們兩個…怎麼穿同款衣服?感覺……好像正邪兩方似的。」閔玲音偏頭道。
  
  劉千惠與司徒純神秘一笑,同聲道:「這是要使用黑白魔法所要穿的衣服。」
  
  「咦?」黑白魔法?
  
  「我是黑魔法使,小純是白魔法使,我們兩個在自己的家族當中,算敵對,也算友好。」劉千惠微笑道。
  
  「那跟來這有什麼關係啊?」閔玲音傻楞楞的看著兩人。
  
  沉默的冷風吹過三人身邊,劉千惠不理會閔玲音的問題,她從身上拿出一張卡片往指路牌一劃,原本破舊的牌子瞬間變得像剛做好的,金光閃閃。
  
  指路牌上寫著兩個大大的字,靈山,右下角寫著距離生人勿進特區還有五百公尺。
  
  劉千惠看了指路牌的數字,轉身道:「好了,還有五百公尺,我們得再加油!」
  
  語畢,劉千惠往指路牌背後的路前進,司徒純跟後,而閔玲音則站在指路牌前思考著疑問。
  
  先不管小惠與小純兩人是什麼黑白魔法使,靈山這地方倒是頭一次聽到。
  
  尤其是這牌子,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的啊?
  
  拿一張卡片劃一下就變得像新的一樣,跟剛才的模樣未免差太多了吧!還會顯示生人勿進特區,這真是太神奇了!
  
  「玲音!妳還不快點跟上來?」劉千惠在不遠處大喊著。
  
  「喔喔!來了。」同伴在呼喚了,閔玲音只好暫時放下這些疑問,乖乖的跟在她們後面。
  
  
  大約算算距離特區還有兩百公尺,這次的行走速度非常輕鬆快速,因為……
  
  「這是什麼地方啊!怎麼越走越往下,像是要進入山底洞似的!」閔玲音看著周圍漸漸黑暗,她感到害怕的大聲嚷嚷。
  
  劉千惠與司徒純兩人精神緊繃,一聽見閔玲音這樣大聲說話,兩人同時出手將她捂住嘴鼻,使得閔玲音差點缺氧而死,險些提早與那些魑魅魍魎作同伴。
  
  「小聲點!現在我們得注意週遭的狀況,免得到時被魑魅魍魎們抓去當玩具。」司徒純在閔玲音耳邊小聲道。
  
  閔玲音瞪著大眼,帶著可憐的淚光,拼命點頭。
  
  看閔玲音可憐的樣子,劉千惠與司徒純兩人無奈的鬆開手,讓閔玲音拼命大口呼吸。
  
  「現在開始不能說話,除非有危害我們的狀況,否則閉嘴!」劉千惠鄭重警告。
  
  話才剛說完,不遠處開始有騷動,三人互相點點頭,馬上往聲音的地方跑去。
  
  一名女孩被三名看起來非常詭異的男人們團團圍住,甚至還伸出手抓著女孩,企圖拖到他們想去的地方。
  
  「你們想幹什麼?快放手!」女孩一臉怒氣,同時與男人們肢體拉扯著。
  
  「放手?妳來到這裡就要有心理準備!」一名男猥褻笑著。
  
  「你們真是無法無天!」女孩努力掙扎著,口中不忘罵著男人們。
  
  「哈哈哈,妳既然有膽離開能保護妳的人身旁,就不要怪被我們抓住!」男人互相嘲笑。
  
  「快放手!否則別怪我動手!」女孩低沉的語氣威嚇著,但三名男人完全不將女孩的話放在眼裡,反而更誇張的笑。
  
  「妳想動手?妳打得過我們嗎?還是快點成為我們的補品,好讓我們提升力量吧!」
  
  「那也要看你們吃不吃得下去!」女孩身上忽然聚集一股寒氣,讓三名男人表情微微驚恐,隨即馬上囂張大笑。
  
  「這點力量也想要打贏我們?」
  
  女孩漲紅著臉,咬牙切齒的怒瞪著男人們,但,還是無能為力掙脫男人們的束縛。
  
  躲在一旁的偷看的劉千惠與司徒純對三名男人欺負一名女孩的行為感到非常生氣,而閔玲音則是見到那四人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感到訝異與恐懼。
  
  這是鬼氣!他們四個全都是鬼……
  
  閔玲音正想告訴劉千惠與司徒純時,她們見女孩被其中一名男人撕破衣服,沉不住氣的劉千惠馬上衝出來,閔玲音也來不及拉住她,因為她聽見劉千惠大喊著:「你們給我住手!」
  
  閔玲音無奈想:到底是誰說千萬不要出聲的啊?
  
  藏匿處被發現了,司徒純與閔玲音跟在劉千惠背後,努力裝作很兇惡的怒瞪三名男人。
  
  「喲?有新玩具上門了,而且還是三個呢……」
  
  說話的男人突然瞪大了雙眼,似乎感受到什麼,一臉驚恐的模樣。其他兩名男人的臉色也沒好到哪去,他們放開女孩,有些腿軟的退後,口中喃喃自語道:「異……異、異靈師竟然出現在這裡?!」
  
  異靈師?
  
  這詞新鮮唷!
  
  閔玲音帶著有興趣的眼神看著三名男人,卻發現那三名男人恐懼的方向竟然是她這裡,她有些疑惑的看著他們,正想開口說話的時,他們二話不說馬上轉頭離開,一眨眼就不見蹤影。
  
  同樣看見三名男人的怪異形為,劉千惠與司徒純一臉錯愕,同樣疑惑想:他們是看到鬼唷?跑那麼快。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