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安全回到這就好,而且妳還意外得到鬼司機的名片,這收穫算不錯了。」
  
  「得到這名片有什麼好的,我不想與鬼有太多的接觸……」閔玲音哀怨的瞪著老師。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妳的體質特殊,要完全接觸不到,很難。」老師為難道。
  
  聽到老師這樣回答,閔玲音忍不住大聲抱怨。
  
  「既然這樣,那也別叫我去做那什麼鬼體驗作業!所有老師明明知道我的體質很容易吸引一堆妖魔鬼怪,為什麼還要我去那種地方呢?」閔玲音嘟著嘴,生氣的又道:「還有,老師你與我的監護人有什麼關係?明明我在國立大學讀書讀得好好的,偏偏叫我轉學到這靈學院,信上竟然還有老師你的推薦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師聽到閔玲音這一連串抱怨的話,臉上沒有不耐煩的樣子,反而有一種她總算想找他好好談這類事的表情,這樣的發展,讓閔玲音有點出乎意料的感覺。
  
  「會要妳來到這學院就讀,一點是為了妳能學習到保護自己,另一點,妳在這裡才能繼續生存下去。如果再讓妳繼續待在普通人的身旁,不但妳的體質會使普通人遇到不好的事,就連妳自己本身也會有生命危險。」
  
  「為什麼我會有生命危險?如果說我的體質會讓別人遇到不好的事情,這一點我相信,但為什麼我自己就會有危險呢?雖然平常那些妖魔鬼怪喜歡對我惡作劇,但也沒有做出太超過的行為,為何老師會說我有危險?」
  
  「關於這一點,我還不能告訴妳。只能說,這裡是妳安全的容身之處,總有一天,妳會知道一切。」
  
  老師說完這句話,便對著閔玲音泛起歉意的笑容後,便往老師辦公室的方向離去。
  
  直到老師離開閔玲音的視線後,她才收回自己的目光,低著頭,思考著老師最後所說的那些話。
  
  這裡是她安全的容身之處,總有一天,她將會知道所有一切的事。
  
  這麼說,有些事情是她將來得知道的事,而且還是問題不小的事情會讓她知道。
  
  唉喲!那老師幹麻吊人家的胃口阿!
  
  要說就說明白,將話說一半,根本會害人更想早點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會要她知道呢?
  
  深深嘆了一口氣後,看著手機所顯示的時間,下午四點半。
  
  咦?時間怎麼會過那麼快?
  
  閔玲音嚇得趕快離開長廊,靈學院的地盤果然有詭異的魔性。
  
  
  ˇˇˇ
  
  
  翌日,閔玲音來到學校,看見劉千惠與司徒純兩人正坐在椅子上聊天,她走過去道:「妳們昨天回去沒事吧?」
  
  劉千惠與司徒純疑惑的看著閔玲音道:「什麼事情沒事?」
  
  「昨天我們不是去山區?妳們被鬼王身上所散發的鬼氣震暈後,被鬼司機送回家,這件事妳們沒印象嗎?」閔玲音訝異的將昨天所發生的事說一遍。
  
  劉千惠與司徒純兩人互望了一眼,司徒純還伸出手背貼著閔玲音的額頭,再摸著自己的額頭,眼神非常關心的看著她。
  
  「妳似乎有點發燒唷,該不會有中邪的可能呀?要不要找人來幫妳收收驚呢?」
  
  閔玲音聽到司徒純竟然說出這樣的話,感覺自己好像被耍了,她額頭馬上浮現出一個「怒」字,咬牙道:「妳們真得不記得昨天去山區的事?」
  
  劉千惠疑惑的看著閔玲音。「山區?昨天我們一直都待在家裡面呀,並沒有到山區呀。」
  
  閔玲音感覺到事情不對勁,難道自己真得記錯了?
  
  不可能,她明明有見到鬼王,還搭著鬼司機的車子回學校,更遇上神秘老師,這種事不可能自己會記錯啊!
  
  對了!找神秘老師來證明自己並沒有記錯,這樣不就得了?
  
  順便讓老師看看為何她們都忘記昨天遇到的事,一舉兩得!
  
  閔玲音二話不說,馬上離開教室,不理會任課老師剛到教室時所看到她匆忙離去的訝異表情,目標直奔老師辦公室去。
  
  
  終於跑到被學校視為禁區的大樓門口,閔玲音喘著氣看著緊閉的大門,她想也沒想的馬上將門打開,在那一瞬間,劇烈的寒氣由外吹入大樓內,強風順勢的將她推進裡面,大門同時關上。
  
  跌坐在地上的閔玲音看著四周圍,她發現大樓裡的氣氛與上次來的時候完全不一樣,彷彿進入陰森黑暗的人間地獄。
  
  明明是個大白天,為何這大樓會如此黑暗?
  
  這令她忍不住後悔自己那麼衝動,沒想過自己的下場會是如何。
  
  回想起主任曾說過,如果老師歡迎人來找他,大門絕對會打開,反之,如果他不希望有人找他,門則會緊閉。
  
  雖然沒想過上次主任進來這裡面的情況是否與自己現在遇到的情形一樣,閔玲音決定衝到老師辦公室,至少人要撐到四樓那最後的房間!
  
  走在不清楚的階梯上,手掌摸著牆壁一步一步上樓。
  
  閔玲音覺得這種感覺與第一次來到這大樓門口時,看見那黑影的感覺是一模一樣,雖然那時候沒有衝進大樓內來確認自己是否看錯,現在她已經在這樓梯上,說不定會遇上那個黑影。
  
  不過,就算遇上那黑影又能如何?
  
  假如那黑影有意要害她,那她不就提早實現神秘老師所說的,要她的命?
  
  但是神秘老師又有說這裡是她容身之處,所以她暫時不會遇到要她命的事吧!
  
  從開始踏上樓梯開始算,在一個轉彎上的出口就是四樓了,不過這四樓的陰森感比一樓來的嚴重。
  
  怎麼辦,該去找神秘老師嗎?
  
  閔玲音平撫著跳動越來越用力的心臟,深吸一口氣,馬上衝跑著往神秘老師的方向衝去。
  
  撐到老師辦公室門口,她伸出不自主顫抖的手放在門把上,她先敲兩下門,裡頭沒人回應,她抿了抿嘴唇,試著將門打開,沒想到如大樓門口情形一樣,她被寒風推入裡面。
  
  跌坐在地上,閔玲音吃痛的摸著自己可憐的屁股,她抬頭找尋著神秘老師的影子,卻被突如其來的頭痛震得睜不開眼睛。
  
  那種感覺就像是有用拿著大刀在腦袋上慢條斯理的切,有時用力,有時微弱。
  
  閔玲音抱著頭咬牙的承受痛楚,同時,她腦中出現片斷的影像,令她非常迷惑。
  
  半晌,一股熟悉的香氣飄入她的鼻中,隨即她的意識也陷入黑暗。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