閔玲音盯著天花板,她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這樣盯著天花板,感覺自己好像忘了什麼事,她猛然身起,才發現自己躺的床不是自己的!
  
  看著四周的擺設,這……這不是神秘老師的「辦公室」嗎?
  
  「醒了?」一杯熱奶茶拿到她面前。「喝杯熱奶茶吧。」
  
  閔玲音乖乖的接下杯子,乖乖的將熱奶茶喝下,同時不忘偷偷瞄了老師的背影。
  
  感覺真心虛啊!
  
  自己擅自闖進老師的辦公室,不知道老師會如何懲罰她……
  
  就在閔玲音放空思緒時,老師溫暖的大手輕輕貼在她的額頭,讓她嚇了一大跳。
  
  「抱歉,嚇到妳了。」老師苦笑的將手收回。
  
  「不不…是我太大驚小怪……」閔玲音急忙解釋,一不小心將手中的熱奶茶液出,潑到老師身上。「啊啊!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沒關係。」老師溫和的笑容,讓閔玲音更加不自在。
  
  怪了,她怎麼會這麼緊張啊!
  
  等到老師簡單擦拭乾淨,才緩緩道:「我知道妳是有事來找我的,為何要在我不在這裡的時候進來呢?」
  
  「……因為我很想知道原因。」
  
  「原因?」老師疑狐的瞥了我一眼,然後看著桌上的資料。「妳是指劉千惠和司徒純的失憶嗎?」
  
  「對,老師你知道原因,是嗎?」
  
  「知道是知道……只是,妳為什麼會想知道?」
  
  「因為她們是我同學,我的好友,難道要她們真的出了什麼問題,老師才肯告訴我?」
  
  老師聽了閔玲音的回答後,微微一笑,「別生氣,我只是問一下罷了。」
  
  「老師!」閔玲音有點要抓狂的怒吼。
  
  「好好,我告訴妳。」老師稍微安撫了閔玲音的情緒後,才道:「她們會忘記山區所發生的事情,原因非常簡單,因為她們不是異靈師。」
  
  「異靈師?」怎麼又是這名詞!
  
  「是呀,異靈師。」老師也跟著重複道。
  
  閔玲音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她心想,這位活的像妖怪的年輕老師,能不能講一些正常的,令人聽的懂的話呢?
  
  「什麼是異靈師?」出於無力感,閔玲音再一次問。
  
  老師想了想,似乎斟酌了什麼,嘆了口氣道:「異靈師,專替靈界之王工作的人,擁有此身份的人,無論是斬妖除魔,或是當跑腿打雜,樣樣精通。」
  
  「靈界之王?為什麼專替靈異之王工作啊?而且老師你說的斬妖除魔,跑腿打雜……這、這……?」這什麼跟什麼啊!
  
  老師苦笑道:「以後…妳就會明白的。」
  
  我就是不懂才這麼問你啊!可惡的妖怪老師!
  
  閔玲音心中偷罵了幾句後,道:「那跟她們不是異靈師有什麼關聯?」
  
  「只有異靈師可以抵擋鬼王的暗示,其他人就要看能力了。」
  
  「……那意思是說,我也是異靈師?」說到這,閔玲音笑了,這奇怪的理由也太可笑了吧!
  
  「妳現在不是…還不是。」
  
  「……」閔玲音突然覺得自己的頭腦非常痛,果然妖怪老師的話不能太認真聽。
  
  老師看了閔玲音一眼,低頭輕喃道:「藥效應該差不多有反應了吧……」
  
  「什麼?」閔玲音還沒問清楚,一股抵抗不住的睡意將她推入黑暗,來不及反應,手中的杯子和她各自倒在一旁,然後……
  
  等到她醒來時,已經是隔天了。
  
  她還在困惑自己什麼時候回床睡覺,傻愣盯著被子發呆著,不過這情形並沒有維持很久。
  
  因為,她發現自己上課遲到了!
  
  匆忙的在上課前趕到教室,卻發現班上同學正議論紛紛的看著自己。
  
  被瞧得渾身不對勁的閔玲音,傻愣愣道:「怎、怎麼了?為什麼你們要這樣看我?」
  
  「妳看黑板就知道了……」
  
  所有人指著黑板,閔玲音一望,老天,這怎麼回事!
  
  上面用著血淋淋的顏料寫著斗大幾句話:閔玲音,妳所欠的血債,償還日子將到來!
  
  「……」閔玲音整個人無言到了極點,是怎麼樣,她何時欠人血債啊?
  
  「玲音…妳放心,剛剛老師有來看過了,如果別人故意惡作劇,很快就可以抓到兇手了。」劉千惠輕拍著閔玲音的肩膀,希望能安慰她。
  
  「是呀,老師還有特別交代,要妳最近注意一下安全,以防萬一。」司徒純也同樣安慰著閔玲音。
  
  一直沉默不語的閔玲音,內心卻大喊著:不對,這不是惡作劇!
  
  雖然她是這麼認為,卻提不出任何證據,看著好友的安慰,她只好露出無所謂的笑容,以回報好友的關心。
  
  但是,她心裡一直存在著疑問。
  
  為什麼打從她來到這學校,怪事情一件接著一件的來呢?
  
  
  放學後,劉千惠和司徒純為了讓閔玲音解解煩惱,特別約她到學校旁的百貨公司逛逛街,坳不過兩人,閔玲音只好點頭答應。
  
  三人走到學校門口,突然馬路傳來一聲聲激烈的鞭炮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一台箱型車與隨後趕上的警車互相開槍槍射擊,看著那些戰況激烈的警匪槍戰,宛如進入電影情節般,突然一名同學驚呼道:「啊啊,有學生被槍擊中了!」
  
  這下子,所有人才驚覺到眼前所發生的事情並不是假的,箱型車停在閔玲音三人面前,手推門猛然打開,兩名持著烏茲衝鋒槍的壞人,凶惡吼道:「給我上車!」
  
  第一次被人用槍指著的閔玲音,心裡再一次哀怨:我招誰惹誰啊!
  
  沒兩三下,她們被拖上車,其中一名男人拿起塑膠繩,毫不憐惜的,一個一個將她們手腕綑綁,再拿起布條矇住雙眼,不讓她們看見車子行進的方向,然後,歹徒繼續跟警察互相開槍。
  
  槍戰不知進行多久,等到閔玲音察覺周圍沒了槍聲,靜得連她的喘息聲都可以聽的一清二楚,但空氣中開始飄逸出濃厚的鮮血味,她開始不安了。
  
  這種感覺,好像進入了另一個空間,不屬於人間所有的空間。
  
  忽然間,她感覺到有一股冰涼的風從她耳邊吹來,忍不住打了冷氈。
  
  一聲充滿惡意的女孩笑聲,從她耳邊響起,然後慢慢飄遠。
  
  不知從哪來的力量,將她手腕上的繩子割斷,接著,眼上布條也鬆脫了。
  
  映入她眼中的畫面,讓她差點說不出話來。
  
  昏暗不清的空間中,躺滿了持槍的歹徒,還有……劉千惠與司徒純,除了唯一清醒的她外,所有人都躺在血泊中,生死不名。
  
  閔玲音顫抖的爬到好友身邊,看著她們慘白的臉龐及胸口上各自中了一槍,她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們還年輕,怎麼可以就這樣死去!
  
  如果有能力,她想救她們!
  
  
  
  
  
  ------------------------
  
  成為新一代醫龍吧!玲音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