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下意識動作,閔玲音將雙手各貼在劉千惠與司徒純的傷口上。
  
  一道刺眼的綠光從手掌亮起,她感覺到有個小東西被吸入右手掌心中,慢慢移開右手一看,司徒純身上的子彈竟然被她吸了出來,甚至傷口自動復合,彷彿剛才的槍傷是幻覺,同時也有了呼吸。
  
  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有這樣的能力,但是,這已經帶給閔玲音希望了!
  
  這時,左手掌心也感覺到子彈,閔玲音更專注的將劉千惠身上的子彈吸出來,她慢慢的抬高手掌時,突然「啪」的一聲,剛才所吸出的子彈,又縮回劉千惠的內體,惡意的女孩笑聲再度響起。
  
  閔玲音怒瞪著四周,看不見笑聲的主人,她咬緊下唇,再一次嘗試將劉千惠身上的子彈取出時,一股強勁的力量抓住閔玲音的雙手,一用力,她被狠狠甩離劉千惠,撞上某個不名物體。
  
  兩個透明身影,由淡到深,現形於閔玲音面前。
  
  是兩名年約十八歲的女孩,左邊那位女孩有著黑色長髮,身材微瘦,另一個則短髮至肩,身材微胖,兩人有著相同的表情。
  
  那就是,怨恨。
  
  「妳們是誰?鬼嗎?我跟妳們有仇嗎?為什麼要阻礙我救她?」
  
  閔玲音忍痛從地上爬起,她的直覺告訴她,這些歹徒會死在這個空間,一定是她們搞的!而且,那名長髮女鬼,似乎在哪見過。
  
  啊!是那天在長廊遇見神秘老師之前,所看到的那名女鬼!
  
  「問我們是誰?閔玲音,妳竟然不知道我們是誰?妳未免太無情了?」長髮女鬼怨聲道。
  
  「我不記得有認識妳們。」閔玲音皺著眉,實在對這種指控感到生氣。
  
  短髮女鬼忽然出現在閔玲音面前,壞笑道:「妳不記得了?也忘了六年前的事了?連救妳的是誰也忘了?」
  
  「六年前?」閔玲音微愣了,六年前的事?
  
  「很好,不記得,我就說到妳記起來!」
  
  長髮女鬼開始說起六年前的往事。
  
  六年前,她就讀了日向大學設計學院,與那兩名女孩成為好友。
  
  由於她對設計沒什麼天份,幾乎課業上都是靠她們兩個,甚至不擇手段。
  
  但每當成績公佈時,她的分數總是比那兩名女孩來的高很多,這讓她們心中產生了怨恨。
  
  為什麼她們這麼努力,卻得到這種分數,而閔玲音在接受她們的幫助下,分數卻高的很嚇人,這實在太過份了!
  
  那兩名女孩要求她替她們做作業時,她卻說了一堆不能幫的藉口,使她們更加生氣。
  
  然後,某天的夜晚下,那兩名女孩特地約她到最隱密的靈學院地區談判,直到談判破裂,她們也動手殺死她了。
  
  說到這,兩名女鬼臉上的表情非常愉快,隨即馬上露出憎恨的瞪著閔玲音。
  
  「要不是那個人,我們不可能也跟著死的!沒想到妳被那個人救活!真是可恨啊!」
  
  真是莫名其妙的話!
  
  「我說妳們啊…要編劇情也別編得這麼濫好不好?我才十八歲耶!六年前我怎麼可能會入這所大學?怎麼算我人都才國一入學,怎麼會直跳大學啊!而且,我又沒碰過設計這東西,我怎麼可能會入設計學院?更不可能我會利用妳們來讓自己得高分!」
  
  長髮女鬼冷笑道:「是那個人將妳的記憶刪除嗎?沒關係,不承認這些事情也無所謂,反正待會妳也要死了,別在奢望別人來救妳了。」
  
  「在那之前,我要好好虐待妳最想救的人。」
  
  短髮女鬼壞笑的走到劉千惠面前,伸出手指用力往槍傷的部份壓下,見劉千惠胸口上的傷口被擠出更多血液外,她的臉色更加慘白。
  
  「住手!」閔玲音急著的想上前阻止,卻被長髮女鬼壓倒在地上。
  
  長髮女鬼猙獰一笑,她原本正常的臉開始腐爛,一塊塊爛肉掉到閔玲音臉上,刺鼻難聞的氣息讓她差點張口乾吐。
  
  閔玲音緊咬著下唇,再怎麼想吐,她也不能吃到那些噁心的肉塊!
  
  長髮女鬼故意吐了口臭氣,讓閔玲音差點昏了過去,「妳覺得我的肉噁心嗎?咯咯咯,妳以為妳的肉就有多好嗎?說穿了妳也是活死人,別以為自己真的是普通正常人!」
  
  閔玲音皺緊眉頭,她可不信長髮女鬼的話,雖然自己週遭常發生一些非科學的事,但是她很肯定,自己是正常的人!
  
  看不到閔玲音恐懼的模樣,長髮女鬼氣的將她困往半空中,要她掙脫也不是,不掙脫也不是,只能將自己的生命交由她們主宰。
  
  「害怕嗎?」長髮女鬼冷笑,她走到劉千惠旁。「害怕我取走她的性命嗎?」
  
  閔玲音微張著口,眼神透露出恐懼,但是她注意到一件事,為什麼那兩名女鬼不拿司徒純來威脅她,反而是拿劉千惠來威脅她呢?
  
  難道說,因為小純是白魔法使,身上擁有除去邪惡的力量,所以她們不敢碰她,只好轉向小惠?
  
  如果原因真是這樣,那麼,她有機會賭看看小惠能不能脫離她們!
  
  「妳們想要殺的人是我,殺了她,妳們不怕她的家人會撲殺妳們?妳們可要知道,黑魔法家族所信奉的神,可是比妳們兇上好幾倍的惡神,這樣妳們還想殺她?」
  
  閔玲音鎮定的說出劉千惠以前曾說過的話,她想,這應該可以讓那兩名女鬼不敢對劉千惠出手吧!
  
  果然,兩名女鬼遠離了劉千惠,表情微微露出恐懼,沒會兒,她們瞪著閔玲音道:「既然妳都這麼說了,我們就取走妳的性命,好陪伴陪伴我們!」
  
  語畢,幾把從歹徒身上飛出來的短刀指向閔玲音,在長髮女鬼一個揮下動作,數把鋒利的刀子直直往她身上刺入,刀刀必中要害,鮮血宛如泉水般湧出,閔玲音痛得尖叫一聲,狠狠摔落地面。
  
  身上的傷痛讓閔玲音無法做出冷靜,她感覺到自己腦袋似乎有什麼東西要衝破,漲得快爆掉,她不知怎麼,竟然掙脫女鬼的束縛,下意識伸出雙手對準劉千惠及司徒純,一道耀眼的白光罩著兩人,然後,消失不見。
  
  兩名女鬼被閔玲音這舉動嚇著,她們連忙加重鬼力,再一次將閔玲音束縛住。
  
  「妳竟然可以使出這種力量……難道是那個人分給她血的關係?」長髮女鬼不敢置信道。
  
  血?誰的血?
  
  閔玲音意識模糊的聽著長髮女鬼的話,她咳出血後,沙啞問:「妳……妳說誰的血……分給我?」
  
  短髮女鬼嘲笑道:「妳竟然不知道是誰分給妳血?妳會不會太可笑了點?」
  
  「是……誰……我不……咳咳…不知道啊!」閔玲音有些生氣低吼,從頭到尾她們都沒有說出那個人的名子,她怎可能會知道誰分給她血?
  
  「哼,就是妳們那位不是人的老師!連這都不知道,妳真是白活了!」長髮女鬼不削白了閔玲音一眼。
  
  閔玲音訝異的張著嘴,傻愣的看著兩名女鬼。
  
  老師將血分給她?
  
  所以也給她力量?
  
  這理由……實在是太誇張了!
  
  
  
  -----------------------------------
  
  好想用第一人稱寫文唷= =a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