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校園興起了一則恐佈傳說。
  
  這一則恐怖故事的受害者,是專門針對長相不錯的女孩。
  
  流傳的故事如下:
  
  那個人,找尋著自己的新娘。
  
  每個被選中的少女,必須做出選擇。
  
  不論她們的選擇是什麼,下埸只有唯一的一種。
  
  那就是死亡。
  
  唯有死亡,才能成為那個人的新娘。
  
  得知這個消息的妳,逃得過這一劫嗎?
  
  
  ˇˇˇ
  
  
  寧靜無聲的夜晚,無人的校園散發著恐怖氣息。
  
  無論是教室或是廁所,黑暗給予人恐懼。
  
  學校恐怖傳說,歷史悠久的日陽大學,免不了流傳靈異傳說。
  
  雖然對靈學院的學生來說,是個非常習以為常的事件,但對其他學院的學生來說,卻是經典的恐怖傳說。
  
  此時,昏暗的樓梯轉角,逃生指示燈一閃一滅,巡邏警衛拿著手電筒隨意照射可疑地方,沒發現什麼異狀,便往下一個巡邏點離去。
  
  這個時候,一名女孩偷偷摸摸的拿出手中的鑰匙,將教室的門鎖開啟,她熟練的往某個座位抽屜摸索,可惜,沒有找到她所要找的東西。
  
  「奇怪,我記得這東西就放在這裡,怎麼會找不到呢?」
  
  女孩喃喃自語說著,手邊的工作依然進行搜尋,過了一段時間,她滿頭大汗的跪坐在地上,表情充滿不死心。
  
  她非常不信邪自己找不到遺留的東西,她正打算轉移陣地時,古老的大鐘準時敲打,在夜深人靜的教室中,回音聲響添加了恐怖氣氛。
  
  被突如其來的鐘聲嚇著的女孩,拍拍自己胸口,嘴裡免不了抱怨。
  
  「都十二點了,學校的鐘聲竟然還會響,都不體貼一下住在這附近的居民,要是嚇死人,我看學校該怎麼應付那些要求賠償的人!」
  
  女孩說歸說,望著昏暗無光的教室角落,心裡莫名起了恐懼心態,她甩了甩頭,決定將注意力轉到自己想找尋的東西,以免自己嚇自己。
  
  就在女孩專心找尋東西時,不遠處的走廊響起規律的腳步聲,隨著聲音漸大,女孩誤以為是警衛又回到這裡巡邏,她害怕自己會被警衛誤會成小偷,她咬著下唇,決定藏身在教室的儲藏櫃中,躲避警衛的巡察。
  
  沒會兒,腳步聲已經走到女孩所處的教室門口。
  
  喀的一聲,門被打開了。
  
  腳步聲一步一步的接近女孩所在之處,直到儲藏櫃前,停了。
  
  女孩屏息著氣,努力克制自己不亂動,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被對方發現自己的存在。
  
  對方停留的時間並沒有很久,一聲物體放置在櫃子旁的聲音響起,然後走出教室離開。
  
  等到時間約過了十分鐘後,女孩才小心翼翼將櫃子門打開,走出悶又臭的儲藏櫃,好吸著新鮮的空氣。
  
  但是,一陣陣濃厚的腥味,不但讓女孩吸不到新鮮的空氣,反而有種想吐的感覺。
  
  她皺緊眉頭,往味道來源一看。
  
  眼前出現的景像,是她這一生最難望,也是最恐怖的時候。
  
  她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全身顫抖瞪著儲藏櫃旁的東西,喉嚨發不出任何聲音,只能張著嘴,無聲尖叫著,無助恐懼的感受,令她淚水無聲無息滑落下來。
  
  女孩所見到的東西,可說是東西,也可以說不是東西。
  
  那是被強行撕裂一半的女人下半身,她的內臟從教室門口一路散落到儲藏櫃旁,模糊不堪的肉體,讓第一次見到屍體的女孩當場落淚。
  
  一股反胃的衝動,女孩馬上轉過身嘔吐,差點將自己的胃也吐出來。
  
  等到女孩不再有想吐的衝動,心裡也勉強冷靜後,她才想起自己該向警察報警才行。
  
  她不小心瞥了屍體一眼,想吐的慾望再次出現,她咬緊下唇,拿起手機按了110,準備報警時,她的身後,響起了很輕柔的男子聲。
  
  
  「妳願意成為我的新娘?還是要跟她有相同下場?」
  
  
  ˇˇˇ
  
  
  「鳴哇!!~~」
  
  一聲聲尖叫聲在教室內傳出,讓不少路過的學生們忍不住往教室方向望去。
  
  「臭小惠!妳幹麻在吃飯的時候講這麼噁心的故事啊!」司徒純拿著筷子,氣的想搓下劉千惠便當中的肉丸子。
  
  「是呀……吃飯時間說這麼噁心的故事,妳是想要我們幫妳加料嗎?」閔玲音做著想吐的表情,故意將方向對準劉千惠的便當,想嚇嚇她。
  
  「欸欸欸,我好心說個我們學校的真實故事給妳們聽,妳們不領情,還想殘害我的便當,會不會太沒良心啦!」劉千惠護著自己的便當,兇巴巴道。
  
  「真實故事?」閔玲音與司徒純同聲道。
  
  劉千惠雙眼圓溜溜的看著兩人,神秘地說:「要不要我跟妳們說這是發生在哪?」
  
  「在哪?」閔玲音好奇問。
  
  「嘿嘿……」劉千惠故意神秘一笑,指著桌子,「就在這間教室!」
  
  「什麼!」一聲驚呼聲,「妳不是在開玩笑吧!這故事真的是在這間教室發生?」
  
  說出這句話的人,是坐在不遠處的女孩,她一臉恐懼的瞪著劉千惠,似乎對這故事感到非常害怕。
  
  事實上,這間教室是設計學院的實習教室,由於上一次事件,讓閔玲音決定自己要好好補修設計學院的課程,而在靈學院閒來無事的劉千惠與司徒純,看著閔玲音加選設計學院的課程,兩人也決定跟著選修下去。
  
  反正靈學院上課時間沒其他學院來的多,而且學習到的東西對她們來說,輕而易舉,偶爾學習一般人的知識,對她們來說,也是一項好的經驗。
  
  「我怎麼會說假故事呢!別太小看我的情報,追求靈異、神秘的事件,可是我的本職呢!」劉千惠自豪的說。
  
  閔玲音一旁乾笑的想:本職是嗎?如果上次沒有老師特地幫忙救我們,我看妳現在哪有命可以自豪,別忘了自己身為靈學院學生的身份,是不能被其他學院的學生發現的,要不然被退學,我可救不了妳。
  
  雖然她是有辦法叫老師保住她們,因為再怎麼說老師是名義上的監護人,也是這學校的創辦人之一,叫他保住兩個靈學院的學生,應該不會太困難。
  
  反正他都有辦法讓對他本身存在的人改觀,這點小事是難不倒他吧!
  
  但是這樣子算是濫用權利,還是少做為妙。
  
  不過,回想起來,這個故事的真實性到底有多高呢?
  
  有空去問問老師好了。
  
  「可是我問過學長姊,都沒聽說過這樣的故事。」女孩有些不相信道。
  
  「嘿,同學,我該怎麼稱呼妳?」劉千惠笑咪咪的將女孩拉到她們空出來的座位坐下。
  
  「方映雪,可以叫我小雪就行了。」
  
  「小雪,我叫劉千惠,這位是司徒純,閔玲音。」劉千惠也介紹了一番彼此名子。「妳的學長姊會不知道這個消息,那是因為消息被封鎖起來了。」
  
  「封鎖?」方映雪疑問的看著劉千惠。
  
  「是呀,封鎖。」劉千惠微笑道:「校方為了讓學生安心就讀,特地將這消息封鎖起來,好讓學生正常讀書。」
  
  「可是,再怎麼封鎖,只要是第一個發現的人,一定會將這消息流傳出去。」方映雪偏著頭,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沒錯,是會流傳出去。」劉千惠認同的點了點頭。「沒證據沒跡象,沒人會將這故事當真,妳想這個故事會流傳下來嗎?」
  
  方映雪低頭思索了會,「如果真有這事情,新聞應該會報導的,就因為這裡沒出現過這種事情,我才敢就讀這間學校啊!」
  
  「妳不相信我的話?晚上來這將死去的鬼魂叫出來談談,我會讓妳見識到事件真相!」
  
  劉千惠最討厭別人不相信她的情報真實性,直接邀請方映雪來好好見證一下靈學院學生的厲害!
  
  「晚上?我才不要!我可不想做這種毫無根據的實驗,或許妳是真的有辦法將鬼魂叫出來,但是妳要搞清楚現在的狀況,最近新聞報導著校園出現連續殺人分屍案,歹徒只選定女性為殺害對象,除了發生地點為各地大學外,少數高中也有出現案件,我想,妳應該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吧!」
  
  「兇手還沒抓到嗎?」劉千惠問道。
  
  「還沒。」方映雪無奈的說。「不過,妳剛才所說的故事,倒是跟最近所發生的命案雷同之處很高唷。」
  
  「哇,想不到數十年前的恐怖故事,會跟現在的分屍案相似度高,該不會那兇手就是數十年前的那一個人啊?」司徒純開玩笑道。
  
  「如果是同一個人,我想這會是一場惡夢的開始。」閔玲音擔憂道。
  
  因為她知道,這種不安感,與上次遇到那兩名女鬼的感覺,是一樣的。
  
  
  看來,新的怪事,將要開始了。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