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寒冷不知不覺過去了,春天溫暖的腳步悄悄來臨。
  
  這是日陽大學下半學期,也就是第二學期,剛結束設計學院課程的三人,正互相道別著。
  
  「小惠,小純,妳們先回家吧,我還想去圖書館借一下書才要回去。」
  
  「那好吧,晚上再一起出來吃飯,記得聯絡我們唷。」司徒純揮揮手。
  
  「嗯,那先這樣。」
  
  道完別,閔玲音便朝圖書館的方向前去,走在路上,她看著漸漸人少的學生,再望向幽靜的校園,濃厚的平凡感,讓她覺得自己能有這樣的生活,真是太幸福了。
  
  要是回想之前,不管她怎麼抗拒,靈異怪事一個接著一個來,害得她想過平靜的生活,就是沒辦法達成這個願意。
  
  忽然一陣冷風迎面吹向她,打了個冷氈,她抓緊大衣想趕快跑到圖書館裡,避避這冬天所殘留的寒風,一個不注意,她與人撞在一塊,一起跌坐在地上。
  
  「好痛!」
  
  閔玲音吃痛的摸著自己屁股,抬頭一看,對方同樣與她跌坐在地上,手中抱滿的東西也散落一地,使得原本想生氣的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幫著對方收拾。
  
  「對不起,害妳跌倒了,有受傷嗎?」
  
  年約十八、十九歲的男子,一臉靦腆害羞的模樣,他慌慌張張的拉起閔玲音,想看清楚她身體是否有受傷。
  
  「呃呃,我沒受傷,我很抱歉撞到你,害得你東西都掉了。」閔玲音苦笑道。
  
  「這些都是不重要的東西,壞了也無所謂,只要妳沒事就好了。」男子害羞的微笑。
  
  閔玲音有些怪異的看著男子,心想:是她的錯覺嗎?總覺得這個人似乎哪裡怪怪的…
  
  「我沒事。」閔玲音幫男子撿完東西,拍拍手道:「抱歉…我趕著去圖書館,有機會再聊聊吧!」
  
  語畢,閔玲音繼續往圖書館的方向奔跑,留下男子一人。
  
  男子在閔玲音離去之後,他的眼神微微顫抖著,宛如盯著獵物般,凝視著閔玲音背影。
  
  直到他看不見閔玲音的背影後,原本靦腆害羞的模樣,已經消失無蹤,隨著昏暗的夕陽,嘴角慢慢的顯現出一絲冷笑。
  
  看著懷中的物品,不知他心裡在盤算什麼,男子轉身繼續往自己的目的地前去。
  
  
  
  借完了書,吃完了飯,閔玲音趁著沒人注意,偷偷溜到老師辦公室。
  
  踏著愉快的腳步,她來到門口,敲了敲門,裡頭回應了請進後,閔玲音大方的打開門,然後,當場愣在原地。
  
  「……老師,你在做什麼?」
  
  閔玲音冒汗的看著老師四周幾乎沒地方可以站,比她的身高還要高的文件,手忙碌的批改不知啥東西的文件,老師一見到她的到來,連忙騰出一個位置,好讓她有個地方可以坐。
  
  「不好意思,妳先在這坐一下,我很快就處理好這些文件。」
  
  老師苦笑了一下,繼續投入地獄般的批改文件。
  
  「呃…我這樣有沒有打擾到老師呢?」閔玲音有點後悔自己找錯時間。
  
  「不會,一點也沒打擾。」
  
  過了一會兒,猶如老師所說的,那些文件非常神奇的處理完畢。
  
  「讓妳久等了,這麼晚特地來到我這,有什麼問題嗎?」
  
  老師一邊將文件搬到櫃子,一邊問道。
  
  閔玲音看著那些文件一堆接著一堆消失在小小的櫃子當中,雖然她很想知道,那個櫃子是如何收納那堆文件,不過看到老師認真等自己答話的表情,她只好乖乖的回答。
  
  「今天午休的時候,我從小惠那裡得知,這間學校的設計學院實習教室,在許多年前,曾發生過一件離奇的分屍案,是真的嗎?」
  
  很明顯的,老師的動作頓了一下。
  
  「……是真的。」
  
  「那件分屍案,與最近新聞所報導的案件非常相似,不知老師知不知道這件事。」
  
  「……知道。」
  
  「那麼,既然老師都知道,我想知道,許多年前的那名兇手,有被抓到嗎?」
  
  「那兇手啊……」老師苦笑道:「很難抓到。」
  
  閔玲音對老師的回答感到滿頭問號。
  
  老師見閔玲音不懂他所說的意思,解釋道:「那個兇手,一般人很難抓到他的。」
  
  「一般人很難抓到他?難不成……他是鬼?」閔玲音對這猜測可是說的很不確定。
  
  「可以這麼說…也可以說不是。」
  
  「啊?」想不到自己亂猜的話還真有下文。
  
  「他有著很特殊的體質,介於鬼與人之間。」
  
  「那為什麼他要殺人?而且只限定女孩子?」
  
  「因為他在找尋著自己的新娘,可惜,每次遇到的女孩都被他的模樣嚇傻了,沒有即時回答他,一氣之下就將對方殺掉。不過,就算女孩回答了他,不管答應還是拒絕,一樣也得死。」
  
  「……這兇手未免太過份了!不考慮別人的心情,就將人殺掉,實在太可惡了!」
  
  閔玲音憤怒的模樣,老師一點也不覺得意外,反而習慣的很。
  
  「他認為,只有這樣的方法,才能得到他的新娘。」老師苦笑的低咕:「想當初命案發生在這間學校,害得我被王罵的半死,也差點害死妳…」
  
  「什麼?」閔玲音滿腦子只想著兇手的可惡,沒聽見老師後面所說出來的話。
  
  「沒事,妳明天早上不是還有課要上嗎?」老師非常自然的轉移話題。
  
  「嗯,要上靈學院的課。」
  
  「這麼晚從這走回去,對妳女孩子來說太危險了,我看我直接送妳回去好了。」
  
  老師熱心的拍了拍手,一眨眼的時間,閔玲音回到自己的房間,安穩的坐在床上。
  
  愣了好久,閔玲音皺著眉頭,忍不住心想:
  
  奇怪,老師幹麻急著將我送走?
  
  怕我知道些什麼事?
  
  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