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之夜,繁星閃爍,樹林間不時傳出馬蹄車聲,目的地是不遠處的豪華宅邸,新月宅邸。
  
  初創嗜血界時,真祖們為了劃分自己與死徒的界線,特別建造了一處宅邸,並每逢新月之日做一次的聚會,也為單身的真祖們找到屬於自己的另一伴。
  
  自從以三大家族作為嗜血界的勢力分派,新月聚會便由三大家族輪流舉辦。
  
  原本這次的聚會是輪到古伊米家族主辦,但是古伊米家主艾米力恩暫時失蹤,代理家主格菲爾並不是真祖一族的人,所以交由阿卡古亞家族為主辦。
  
  此時,正乘坐在尼魯拉索準備的馬車,紫霓一臉不愉快的揮動手中扇子。
  
  「還在生氣?」
  
  布洛德緩緩睜開雙眼,看著紫霓氣嘟嘟的模樣,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臉頰。
  
  「不生氣才怪!」收起扇子,紫霓指著身上的禮服。「為什麼我一定要穿這樣啊!」
  
  一身經典巴洛克式的女性禮服,橘黃色系,蓬鬆襯裙內用著鯨骨框,雪白酥胸以緊身塔(馬甲)襯托的呼之欲出,服裝上用了許多緞帶點綴,飾品戴著尼魯拉索贈送的一套黃寶石鑽組。
  
  「很美呀,這身衣服有將妳的美襯托出來,雖然不想讓其他男人看見妳美麗的胸部。」布洛德微笑道。
  
  「我討厭!光穿這馬甲坐著就快讓我沒氧氣了,我真佩服古代西方女性是怎麼活的,竟然還可以穿這種東西走路。」
  
  紫霓皺緊眉頭,有點考慮要不要換上自己的衣服,或許會比較好。
  
  「我想,她們應該活的很好。」
  
  布洛德掀開窗簾,映入眼中的是燈火明亮的新月宅邸,還有許多穿得比紫霓還要誇張華麗的女士們,由男伴攙扶進入大廳。
  
  紫霓拿起扇子敲了敲頭,剛好馬車也停在樓梯旁,車伕將門打開,讓布洛德第一個先下車。
  
  當布洛德現身時,不少女性發出驚呼聲,就連一旁的男伴們也對布洛德的樣貌感到驚奇。
  
  布洛德沒理會那些人,便轉身伸出右手,攙扶可說行動不便的紫霓下馬車。
  
  將手放到布洛德手上,努力克服裙子下車的紫霓,完全沒注意所有人正注目著他們,竊竊私語的聲音,增加了紫霓的不耐煩。
  
  一個不小心,紫霓踩了個空,整個人撲到布洛德身上,讓不少女性低聲咒罵紫霓的好運,男士們則羨慕布洛德的幸運。
  
  「早知道就不讓那些侍女幫我換上這衣服了。」紫霓摸著被撞疼的鼻子,小聲抱怨。
  
  「這也是為妳好,如果妳穿著我給妳的衣服,相信妳會成為更注目的人物,而且,我不想有人對妳有興趣。」布洛德挽起紫霓的手,與她一起走進大廳。
  
  雖然布洛德這麼說,但是,當兩人踏進大廳時,各國各朝代的華麗宮廷服飾,一個個穿插在宴會大廳,讓紫霓瞇起雙眼,瞪起布洛德。
  
  「這似乎不像你剛剛所說的,會引人注目喔。」
  
  布洛德微微一笑,帶領著她到較無人的角落休息。
  
  沒會兒,似乎該到場的真祖們都到場了,身為主辦人的尼魯拉索從二樓樓梯走了下來,招呼著每位身份不簡單的真祖們。
  
  明顯在角落納涼的紫霓,持扇擋著臉跟布洛德講悄悄話。
  
  「布洛德,你們的時代到底是哪個時代啊?為什麼每個人身上穿的衣服都……很不符合該有的時代規定?」
  
  「這是個好問題。打從嗜血界創立以來,要維持這個世界瑣碎的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除了該有的生活必需品,還有一些奢華的事物,並不是憑空就可變化出來。」
  
  「不是憑空嗎?難不成這些都是騙來、偷來的?」
  
  看著富麗堂皇的大廳,光建築上面的裝飾品就含有一定的價值存在,這些要用騙、用偷的,她還真佩服那些真祖們。
  
  布洛德輕敲一下紫霓的頭,笑道:「小笨蛋,妳以為用騙用偷,可以如此光明正大的搬到嗜血界嗎?」
  
  「……難不成是靠賺錢?」
  
  「算是,主要他們融入宮廷之中,賺取爵位來提升自己身份外,一方面物色新目標,一方面誘惑人來替他們免費付出財與利。」
  
  「所以才會有這麼多不同國家時代的宮廷服飾……等等,不對,如果是這樣,不會很混亂嗎?」
  
  紫霓看著有中世紀打扮、哥德時期打扮、各國文藝復興打扮,也有像她這一身巴洛克時期裝扮,甚至洛可可時期也有。
  
  布洛德曉得紫霓困惑的地方,他思索了一下:「我曾聽父親說,嗜血界的石門是可以自由通往過去的時代,只限定真祖一族高層才可以使用,其他的真祖一族只能依照現今人類時代的轉換,再融入其中。」
  
  「自由通往過去時代?那不是跟我的臨界門有些相似,你們不怕那些真祖改變過去?」紫霓小聲驚呼。
  
  「不怕。當有真祖企圖這麼做時,石門會拒絕,連同他通往過去資格剔除。」
  
  「呃,你們的石門防備設定還真好。」
  
  紫霓覺得石門非常不可思議,這是古文明技術遺留下來的?
  
  這時,尼魯拉索結束與人會談,開始朝布洛德他們這邊的方向過來。
  
  「聊完了?」布洛德淡淡道。
  
  「是的,主人。」尼魯拉索輕點點頭。
  
  「那我問你,那位身旁一堆女人是誰?」
  
  順著布洛德指的方向一望,一名年約二十七歲,穿著洛可可時期服飾的金髮藍眼青年,從他的表情可以知道,他樂於女人堆中,但實際注意力卻是在布洛德和紫霓身上,雖然紫霓所佔的成份居多。
  
  「他是希貝爾,特杰提斯家主的兒子,在真祖一族中為女性最喜愛的風流人物,前陣子才離開宮廷職位,預計一百年後再到人界。」尼魯拉索不慌不忙解釋。
  
  說到這,希貝爾朝他們走過來了。
  
  「您好,尼魯拉索大人。」希貝爾優雅打聲招呼,便直接盯著紫霓。「這兩位似乎第一次出現,方便介紹嗎?」
  
  尼魯拉索也不是沒看見希貝爾眼裡的慾望,為了防止布洛德的暴走,他趕緊聲明紫霓的身份。
  
  「他們是最近才從人界回到嗜血界,這位是布洛德,而這位是他的契約夫人,叫紫霓。」
  
  「喔?想不到你能找到這麼美麗的夫人,真讓我有些羨慕。」
  
  貝希爾的話,讓紫霓白了他一眼。
  
  這個真祖會不會自以為多帥啊?
  
  他有沒有看清楚自己的模樣已經輸給了布洛德了?
  
  想歸想,紫霓還是努力拿扇子擋自己的臉,不想理會貝希爾,但看布洛德的表情,似乎……起了玩性了。
  
  忽然間,布洛德摟住紫霓的腰,燦笑道:「羨慕嗎?自己去找一個啊!」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