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冷風吹過,三個人沉默的看著布洛德。
  
  紫霓冒汗的想,布洛德,難道你不懂什麼叫低調嗎?
  
  尼魯拉索也不知該說什麼,直接當作什麼都沒聽到,微笑微笑再微笑。
  
  希貝爾臉色微僵,隨即笑道:「如果有機會可以遇到與紫霓同樣美麗的女孩,相信她會是我的另伴。」
  
  布洛德似笑若無道:「祝你順利遇到,不過別將主意打到她身上,苦的會是你。」
  
  語畢,兩人開始無言的互瞪,聚集的殺氣開始影響整個大廳,沒會兒時間,所有真祖已經將注意力轉到他們身上了。
  
  尼魯拉索知道情況不妙,輕咳幾聲:「希貝爾,你別忘了他們才剛從人界回來,他們是我的貴客,我可不淮你對他們無禮。」
  
  希貝爾勉為其難收回充滿殺氣的眼神。「是我不對,對尼魯拉索大人的客人無禮,我太沒教養了。」轉向紫霓。「希望夫人您別介意我的過錯,夫人願意接受我的道歉嗎?」
  
  原本想當作沒聽見的紫霓忽然被點到名,有些不知所措,看著布洛德嘴角的笑容,紫霓大概知道,這個希貝爾將會是布洛德第一個玩弄的犧牲者,為了不讓他太早就肅立敵人,她只好嘆了口氣:「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是,你先對我丈夫無禮,你應該跟他道歉的。」
  
  希貝爾朝紫霓拋出誘惑笑容,才轉向布洛德:「很抱歉,是我太失禮了,希望你能見諒。」
  
  布洛德挑了一下右眉,道:「我原諒你的失禮。」
  
  「雖然我向你道歉,希望你別忘了真祖一族該有的習性。」希貝爾說完話,向尼魯拉索點點頭,便轉頭離去。
  
  這時,其中幾名真祖走近尼魯拉索旁,非常有興趣的看著布洛德和紫霓,還開口詢問兩人的身份。
  
  「尼魯拉索大人,他們是第一次出席新月聚會吧?方便介紹大家認識嗎?」
  
  「是呀,尼魯拉索大人,我們想認識一下這兩位出色的小傢伙呢!」
  
  尼魯拉索稍微瞄了一下布洛德,一臉無所謂的態度,才笑道:「他們之前都在人界生活著,直到最近才歸回嗜血界,是我的貴客。他叫布洛德,這位是他的契約夫人紫霓。」
  
  「原來如此,是哪個家族成員呢?」一名男真祖問道。
  
  尼魯拉索微笑道:「這應該不重要吧?」
  
  「哎喲,尼魯拉索大人,您怎能說不重要呢?」一身艷麗的洛可可宮廷服飾的女人緩緩走了過來,她輕搧著扇,不時向男士拋媚眼。
  
  尼魯拉索一見到女人,忍不住想敲打自己的頭。
  
  他怎會忘了這女人的存在,這下麻煩了,這女人是比希貝爾還要有名的打滾於男人堆中,光跟她有關係的真祖們,十根手指頭也數不完,更別提身份了。
  
  「大人,您怎麼不說話呢?」
  
  「麗塔娜夫人,難得有新族人參加聚會,何必刁難呢?」尼魯拉索有些笑不出來的望向布洛德。
  
  「哎,大人怎說我刁難呢!還是太久沒新人加入,大人都忘了規定了?」麗塔娜持扇微遮著露牙的笑容,眼神犀利盯著布洛德和紫霓。「凡是第一次參加的真祖一族,除了接受大家的歡迎,還得舉行新月儀式,尼魯拉索大人,我應該沒記錯吧?」
  
  「麗塔娜夫人沒說錯,是該這麼做…」
  
  尼魯拉索當然知道第一次參加聚會的真祖得舉行新月儀式,原本他是打算將忽略這個儀式,哪知冒出麗塔娜這出了有名愛勢力的女人。
  
  既然碰上她,新月儀式也得確實進行了。
  
  只是新月儀式得先報上家族名稱,如果還沒歸類家族的真祖,是可以現場歸順其中的家族,不知布洛德是否要真的報上自己為古伊米家族成員,還是……?
  
  「呵,尼魯拉索,看來你碰上敵手了。」布洛德攙扶紫霓起身,挽在左臂微微一笑:「不知夫人如此看重家族名子,是有什麼打算?」
  
  麗塔娜婀娜多姿走到布洛德右邊,故意貼近他道:「年輕人,念在你是第一次參加新月聚會,嗜血界的規定或許你不清楚,就讓我好好教教你。身為真祖一族,最重要的就是家族勢力。」
  
  「喔?」布洛德感興趣的看著麗塔娜。
  
  「一個好的家族勢力,代表著真祖一族的身份地位。」麗塔娜輕笑的走到大廳正中央。「你瞧,這上方所垂吊水晶燈,可不是普通的水晶燈喲,它可是真祖一族的共同聖物。」
  
  語畢,麗塔娜離中央退了四步,她專注的看著水晶燈,刷一下扇子合上,隨即打開,輕搧兩下扇子,再合上扇子,雙手舉起,頭頂上的水晶燈竟然起了變化。
  
  殘留部份水晶飾品漂浮在刻有新月圖騰的石版旁,而石版大小約五十公分高長,三十公分寬長,厚度約八公分,充滿神秘氣息。
  
  所有真祖恭敬的朝已經不能說是水晶燈的石版敬禮。
  
  布洛德似乎不是第一次見到這東西,他只稍微「喔」的一聲,便沒做任何表情。
  
  反觀紫霓,第一次見到所謂真祖一族的新月儀式,光水晶燈會變化就夠讓她新奇了,更別說所有真祖對它的敬意。
  
  好奇心的本能,紫霓忘了自己該謹慎,她放開挽著布洛德的手臂,越過尼魯拉索,走到麗塔娜旁,想將這東西看得更詳細,麗塔娜理解紫霓躍躍欲試的表情,那是屬於真祖一族的本能,面對這神聖的物品,很少有真祖對它無興奮,除了一個人──古伊米家主,艾米力恩。
  
  「妳要先進行儀式嗎?」麗塔娜問道。
  
  「好。」紫霓馬上點頭。
  
  「如果妳和妳丈夫沒有家族的話,可以現場歸順其中一方家族,妳有家族了嗎?」麗塔娜再一次確認。
  
  「有家族。」紫霓微笑回答,只是沒直接表明自己是古伊米家族的人。
  
  麗塔娜先教導她如何進行新月儀式,紫霓聽完了規則後,點點頭說她懂了,麗塔娜才將聖物降到大廳中央半漂浮著,讓紫霓自行進行儀式。
  
  麗塔娜退到一旁,與其他真祖竊竊私語,所有人等著看紫霓舉行儀式,只見她將手輕放在聖物上,卻不見得她有下一步動作,只是傻愣愣的盯著聖物。
  
  
  因為,在她觸碰到石版的時候,竟然變成了一本巨大的精裝書本!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