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精裝書本才是石版的真正樣貌,真正名子為月牙名冊。
  
  它的功能是專門記錄真祖一族的人員名冊,可說是真祖一族最重要名冊。
  
  一般來說,真祖們在觸碰石版時,自動會變化成月牙名冊,然後一手按著胸口,誠心誠意對著月牙名冊述說著自己是哪個家族的人,即將舉行新月儀式,希望允許自己的名子登記在月牙名冊上面。
  
  如果月牙名冊允許進行新月儀式的人名子登入,那麼,完成新月儀式的人,將可以擁有真祖一族特有的所有享受,例如:所屬家族的真祖級享受和地位。
  
  但是,月牙名冊要是不允許進行新月儀式的人名子登入,只有一種下場,得不到真祖一族特有的所有享受,還有,當場公開處死,原因:月牙名冊拒絕了此真祖的存在。
  
  雖然大部份的真祖只知道月牙名冊是記錄自己的家族及名子,卻不知道月牙名冊所記載的訊息不止這樣。
  
  在新月儀式進行中,月牙名冊會依儀式進行人所說出的家族及名子做為分類,也會藉由儀式進行人所觸碰書本中,所透露出身體的一切資訊加以記錄裡面,包括能力及優缺點。
  
  因此,擁有此月牙名冊的人,等於掌控所有人的一切資料。
  
  知道這消息的人,只有各大家族家主,還有極少知道嗜血界各方訊息,且身份極高的元老級真祖,而麗塔娜就屬於極少知道的一方。
  
  雖然他們很怕月牙名冊不見,卻不怕有人窺探到裡面的資訊。
  
  因為,月牙名冊是被特殊的方法上鎖,沒有一位真祖知道開鎖的方法,所以誰也不怕誰得到彼此的身體訊息,大家一視同仁,共同守護月牙名冊。
  
  現在,所有人正屏息著氣,等著紫霓完成儀式。但是,紫霓不知道她正處於緊張時刻,如果她沒完成新月儀式,她將會被所有真祖們公開處死,誰也救不了她。
  
  這時,紫霓終於動了。
  
  她竟然主動雙手拿起月牙名冊,似乎想將書皮看的更仔細,因為在紫霓眼中,這個書本,好像曾在哪見過。
  
  看著書皮上的花紋,還有浮凸微凹的圖騰,紫霓想起自己在哪見過了。
  
  那是跟自己所持有的夢境記錄本很相似,只是,為什麼吸血鬼真祖的聖物,會跟自己的夢錄相似呢?
  
  想到這,她想打開月牙名冊觀看裡面的內容,意外發現名冊是上鎖的狀態。
  
  她想也沒想,一手夾住月牙名冊,另一手從襯裙暗袋中,將自己的鎖夢鑰匙拿出來,以開啟上鎖夢錄的方式,將鎖夢鑰匙輕貼放在書皮封面右上角的凹槽,完全與自己的鎖夢鑰匙吻合。
  
  
  喀啦一聲,月牙名冊開鎖了。
  
  
  這舉動嚇壞了所有家族家主,還有知道月牙名冊真正作用的真祖們。
  
  紫霓不曉得自己已經打壞所有真祖一族所持有的共同平衡,而且人已經踏入最危險的一刻,她開心的轉頭想告訴布洛德這名冊與自己夢錄相似時,她被布洛德擁抱在懷中,而身旁已經站滿尼魯拉索所派出的部下來守護她。
  
  「這女孩竟然打開月牙名冊!」
  
  「她怎麼有辦法打開月牙名冊?」
  
  「快抓住她!」
  
  「完了!我們的一切被她知道了!」
  
  一聲聲起起落落的尖叫怒罵聲,紫霓混亂的不知自己犯下了錯誤,只見布洛德嘴角泛起溫柔的笑容,她才會意到自己在無意狀態下,將所有真祖一族共同和平的假象打破了。
  
  在尼魯拉索的保護下,各家族真祖們臉上充滿憤怒、困惑、不解、恐懼。
  
  「尼魯拉索大人,您怎麼可以包容這個女孩?她現在可是擁有我們一切秘密啊!」麗塔娜激動的握斷扇子。
  
  「交出那名女孩,否則我們將視你為敵人。」一名與希貝爾長得相似的中年人,率先站出來,與尼魯拉索敵視。
  
  「利夏爾,別以為你是特杰提斯家主就可以這麼囂張,我阿卡古牙家主可不怕你。」尼魯拉索難得展現高傲的態度,與特杰提斯家主利夏爾對立。
  
  「尼魯拉索,你以為只靠阿卡古牙家族的人,就可以贏過我特杰提斯家族與古伊米家族?」
  
  利夏爾說完此話,古伊米家族的真祖們也圍起尼魯拉索的人。
  
  看到此狀,布洛德突然大笑了出來,讓不少人摸不著頭緒,這傢伙瘋了?
  
  「真好玩,區區一本名冊,就讓你們嚇成這樣,難怪我家那老頭子會笑你們笨。」
  
  布洛德緩緩的將自己偽裝的假髮取下,也將眼睛顏色恢復平常的嗜血化,一聲聲驚呼聲,更讓布洛德笑得開。
  
  「古伊米家主?艾米力恩,是你嗎?」利夏爾震驚大叫。
  
  「我才不是那老頭子!我是他兒子,布洛德。」布洛德微笑道。
  
  「艾米力恩有小孩了?這怎麼可能?」
  
  「他不是沒娶老婆嗎?怎麼蹦出個兒子呢!」
  
  沒兩下,原本大家所注意紫霓的焦點,成功的被布洛德引走。
  
  再怎麼說,艾米力恩這黃金單身貴族形象,可是每個女性真祖夢寐以求的對象,可惜艾米力恩總是拒絕女性的求愛,現在出現了個像極他的兒子,這讓所有人非常想知道,能得到艾米力恩喜愛的女性,到底會是誰?
  
  利夏爾思索了會兒,發現尼魯拉索並不訝異布洛德的模樣,質問:「尼魯拉索,你似乎不訝異他的樣子嘛。」
  
  「他當初見到我,跟你們一樣訝異極了。」布洛德替尼魯拉索接話。
  
  「孩子,你說你是艾米力恩的兒子,證據在哪?」利夏爾秉持著疑問道。
  
  布洛德依然微笑著,但他手中變出了一個指環,那是古伊米家主的徽章指環,是專門拿來蓋印重要文件及表達身份的戒指。
  
  「你……是現任古伊米家主?那現在代理家主格菲爾又是什麼?古伊米家族不是暫時由他代理嗎?」利夏爾訝異道。
  
  其實訝異的人不止是利夏爾,包含紫霓和尼魯拉索,所有人對布洛德手中的指環來源感到疑問。
  
  
  「這東西,本來就是我的。」布洛德緩緩的將古伊米家主證明的指環套在手指上。「還有,格菲爾所代理家族的事物,是死徒的範圍,我所負責的範圍,不都全在這?」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