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洛德把話說到這,已經表明了他目前只想管真祖的部份,死徒的部份他還不想去管,交給格菲爾就對了。
  
  紫霓輕拉著布洛德的衣角:「布洛德…你這是什麼時候拿到的?我怎麼不曾見過呢?」
  
  「在妳出現之後,我父親交給我的。」布洛德摸摸紫霓的臉頰道。
  
  古伊米家族的真祖們清楚布洛德並無說謊,看了布洛德的行為與氣勢,與艾米力恩沒有相差太多,有的話,是布洛德性子較狂傲,缺少了艾米力恩的謹慎。
  
  古伊米家族的真祖們互相討論了一下,他們決定順從艾米力恩的決定與命令,紛紛朝布洛德半跪,發出服從的誓言。
  
  「你們怎能相信這個人的話?不怕他是搶奪艾米力恩的指環,好指揮你們?」
  
  利夏爾企圖說服古伊米家族的真祖們,但看著他們毫無改變的態度,利夏爾大約評估了一下自己的勢力,實在有些難以抗拒古伊米家族與阿卡古牙家族。
  
  「艾米力恩主人的指環,確實是此人擁有。」一名古伊米家族的青年非常肯定道。
  
  「喬治,你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他並不是用搶的?」
  
  利夏爾可不想讓自己難堪,假如能將古伊米家族納入自己的家族,那麼他離統一嗜血界,成為所有真祖死徒的王,可說縮短了一大距離,他不想放棄這些失去正統主子的真祖們。
  
  「證據在於,利夏爾大人與尼魯拉索大人兩位打不贏主人。」喬治輕笑道。
  
  被瞧不起的兩人,頭頂冒出了怒字,尤其是尼魯拉索,更大刺刺道:「哼,說我打不過艾米力恩?他可是我親手殺死的!」
  
  每個人愕然的望著尼魯拉索,眾人已經清清楚楚聽見他的話,尤其是古伊米家族的真祖們,每個眼神充滿敵意怒瞪著他。
  
  「尼魯拉索。」
  
  布洛德一聲叫喚,尼魯拉索才驚覺自己說錯話了,然後布洛德說出下一句話後,眾人訝異看著尼魯拉索。
  
  「再有一次說出這種話,你會死喲。」
  
  尼魯拉索咬著牙,不敢多坑一聲,趕緊向布洛德謝罪。
  
  「對不起,主人,屬下下次不敢了。」
  
  利夏爾不敢置信尼魯拉索稱呼布洛德為主人,「尼魯拉索,你怎麼會稱他為主人?你當真臣服他為王?」
  
  「他當然不是真心臣服於我。」布洛德帶著燦爛的笑容,替尼魯拉索接話。「如果你想知道原因的話,不妨可以試試。」
  
  利夏爾當然不是傻子,一個愛耍心機的尼魯拉索會栽在這小子手中,恐怕這小子的真正實力並不是那麼簡單。
  
  布洛德看得出利夏爾的謹慎,他感到無趣道:「你真不好玩。」瞄頭轉向尼魯拉索。「尼魯拉索,你應該還記得創立嗜血界的情形吧?」
  
  布洛德沒來由冒出這一句話,讓他困惑了。
  
  「創立嗜血界這個大事,每個元老級真祖對這印象非常深刻,不知您的意思是……?」
  
  尼魯拉索不懂布洛德問這個問題,是有什麼打算。
  
  「月牙名冊當初是由誰帶來的,還記得嗎?」布洛德微笑道。
  
  這問題倒是得花一下時間回想。
  
  印象中,是艾米力恩提議創立一個地方,專門固定聚集真祖一族的會面時間,然後新月宅邸的建築工程是交由艾米力恩負責。
  
  首次新月聚會開辦時,身為主辦人的艾米力恩,向首次參與新月聚會的各家族家主與其他創立嗜血界的元老們,特地展現水晶燈變化成月牙名冊的過程,並且第一個登入家族及名子的人。
  
  當然,他很表明這名冊的用意是收集真祖一族的所有資訊,也很誠懇表示自己與所有真祖一樣,無法開啟名冊,為了是交由以後可能出現的優秀領導者,也就是王所要參考用的名冊。
  
  雖然各家族家主並不怎麼覺得這種人會出現,但想到自己也許能成為王,便同意艾米力恩的提議,將自己的資訊登入了名冊。
  
  之後,各家族家主與元老級的真祖們,一起推舉初次參加新月聚會的真祖們舉行新月儀式,理由是為了登入自身家族名子及承認該有的身份地位,讓不少身份地位不怎麼高的真祖們,紛紛投入登入名冊儀式。
  
  接下來,新月聚會正式成為每個真祖必定參加的聚會,就算處於人界,只要有向月牙名冊登入過新月儀式,便永久承認真祖的身份地位。
  
  如果欲想更改自身所屬的家族,投入另一個更好的家族,同樣向月牙名冊進行更新儀式,照樣享有所屬家族的優惠身份,不會有什麼問題,前一個所待的家族也不能有異議。
  
  
  想來想去,月牙名冊的存在,是艾米力恩所推舉出來的,難道,他早就預謀許久了?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