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會兒,如同前一個殉道者出現的感覺,紫霓清楚看見三名殉道者站在門口,服裝明顯與前一名殉道者不同,感覺這三名殉道者的能力與前者強上好幾倍,三名殉道者虎視眈眈望著所有人,當中一名殉道者發現了艾米力恩的身影,緩緩開口。
  
  「這次你們逃不掉了。」
  
  殉道者的一句話,頓時間,真祖們露出嘲諷的笑容,區區三名殉道者,來到聚集大部份真祖一族的地方,就算殉道者身上帶有真祖恐懼的致命力量,並不表示三名殉道者就有辦法將所有真祖全數殺害。
  
  這點人數,真祖們是不放在眼裡的!
  
  「逃不掉又如何?憑你們的能力,想清場也是很困難的事。」尼魯拉索冷哼道。
  
  「是,你說的沒錯,就憑我們三人的能力,是無法完全殺死所有真祖。」站在中間的殉道者認同的說,「不過,只要除去三大家族之主,能不能清場,就不一定了。」
  
  「好狂妄的口氣,馬吉斯的走狗,此處容不得你們撒野!」
  
  麗塔娜手中的扇子瞬間化成巨大鐵扇,二話不說直接攻向尚未有動作的殉道者。
  
  忽然間左右殉道者消失不見,剩下站在中間的殉道者帶著詭異的笑容盯著麗塔娜,兩名殉道者以極快的速度偷襲麗塔娜背後,噹噹兩聲,艾米力恩拿出軍刀,擋住了欲攻擊麗塔娜腦後的殉道者。
  
  「麗塔娜夫人,請小心,這三名殉道者比以往的殉道者強上十倍,如果沒有一定實力,很快會被他們的能力侵蝕。」艾米力恩一邊保護麗塔娜,一邊解釋。
  
  「我知道了,艾米力恩大人。」麗塔娜揮舞鐵扇,意圖完全殺死不該出現在新月宅邸的殉道者。
  
  快速又複雜的交戰,乍看之下,艾米力恩與麗塔娜高居優勢,不過兩人臉上的表情越來越沉重,一個不注意,一名殉道者抓住一旁來不及反抗的真祖,手中的屍毒刺進那名真祖的心臟,見那名真祖瞪大著眼,血液如泉水般從七孔噴出,肌膚出現龜裂,最後化成灰燼。
  
  親眼目睹真祖死亡過程,紫霓緊緊抓著布洛德的衣服,她終於知道真祖們為何恐懼殉道者的感受了。
  
  殉道者的屍毒,實在太可怕了。
  
  一聲悶痛聲,紫霓看見艾米力恩的左手臂中了屍毒,一旁原本看戲的尼魯拉索與利夏爾,真正意識到艾米力恩所說,那三名殉道者比以前還要強上十倍,不禁躍躍欲試這三名殉道者的實力,抽出武器跟著投入戰場,巧妙接替麗塔娜的位置,繼續與三名殉道者對打。
  
  沒幾分鐘的時間,紫霓發現艾米力恩的速度比剛開始來得慢上許多,她注意到艾米力恩手臂上的屍毒擴散到整隻手,從左手掌的暗黑色澤,紫霓本能的知道,再不幫艾米力恩解毒,他將會毒發生亡。
  
  同樣注意到自己父親異狀,布洛德低著頭看著懷中的紫霓,從她迫切的眼神,透露出想救他的想法,布洛德輕輕放開她,輕聲道:「去做妳想做的事吧,我會幫妳的。」
  
  紫霓怔了怔,看到布洛德對她充滿信任的態度,用堅定的眼神:「我需要靠近那些殉道者,才可以使用驅鬼術。」
  
  布洛德點點頭,護著紫霓進入戰場,並且向打鬥的三人喊道:「困住他們!」
  
  瞄了紫霓一眼,三人理解布洛德的用意,個個使出看家本領,將三名殉道者困在一起,等著紫霓消滅他們。
  
  紫霓伸手點著其中一名殉道者,輕喃著驅鬼術,那名殉道者自燃著火焰消失,讓其他兩名殉道者訝異著紫霓的能力,更拼命掙扎著,紫霓手已經對準另一名殉道者,驅鬼術一放,如前一名殉道者一樣,自燃消失。
  
  剩下最後一名殉道者,自知自己將會與前兩名同伴一樣下場,在自己消失之前,冷笑道:「別以為消滅我們就可以安心了,我們的同伴,已經來了!」
  
  沒理會殉道者所留下的遺言,紫霓將最後的殉道者驅離後,轉向艾米力恩雙手緊握他的左手,憑著日向忍施放治癒術的印象,集中精神想去除屍毒,卻發現自己並沒有治癒能力。
  
  紫霓不知所措看著艾米力恩的手,靈光一閃,她想到自己也有中屍毒,但是屍毒在自己唸完驅鬼術之後,自動從體內消失,該不會屍毒也是可以使用驅鬼術消除?
  
  秉著實驗的態度,紫霓對著艾米力恩的左手施放驅鬼術,一道柔和的火焰從左手掌迅速往上燃燒,一下子,艾米力恩整個人被火焰包覆。
  
  眾人驚恐的瞪著紫霓,她想當眾燒死艾米力恩嗎?
  
  紫霓這下可慌了,她急得想拍掉艾米力恩身上的火焰,卻看到艾米力恩對她露出安心的笑容,紫霓這才慢慢定下心,看著火焰中散發淡淡的黑色氣體,她知道,那個黑色氣體就是屍毒。
  
  艾米力恩全身各處都有黑色氣體消散在空氣中,有大有小,散發最多的黑色氣體,就是艾米力恩整隻左手。
  
  由此可見,艾米力恩從出現到現在,身上帶有的屍毒已經多到不可數。
  
  好一會兒,艾米力恩不再散發黑色氣體,柔和的火焰也消失不見,紫霓鬆了一口氣,忽然數道寒風吹過,她聽到布洛德大喊一聲:「別鬆懈!」
  
  布洛德將紫霓拉近懷中,回過神,此時整個宴會聽已佈滿許多殉道者,原本光亮的燭光已被陰風吹滅,黑暗的大廳,閃耀著一雙雙血紅之光,空氣凝漫起濃厚殺意,紫霓望向布洛德,才發現他早已跟其他真祖一樣,亮紅著眼,敵視不速之客。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