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霓將目光移到方才所站的位置,那裡已站了一名與殉道者不同的中年男子。
  
  比起在場所有真祖們來說,中年男子實在沒他們俊美好看,外表極為普通,一身樸素嚴謹的服裝,突顯他與在場穿著華麗又沒時代限制的真祖們來說,真得太普通了!
  
  不過,中年男子身上散發著紫霓曾感受過的氣息,可惜一時之間想不起自己在哪感受過。
  
  「真難得一見的驅鬼術,想不到異靈師竟會墮落為吸血鬼一族,這實在太令我訝異,不過,能力似乎還沒完全得到……」
  
  中年男子嘲諷的語氣,使紫霓微些蹙眉,這人知道異靈師?還知道驅鬼術是異靈師專用?
  
  「馬吉斯,你挺猴急的,幾百年來的恩怨,到現在還不打算放棄?還特地偷跟在我背後,好一舉毀滅真祖一族?」艾米力恩面無表情的盯著馬吉斯。
  
  「艾米力恩,猴急的人是你才對吧?」馬吉斯冷冷一笑,「不過我得感謝你,親自帶領著我們到真祖一族聚集的隱密地點,先前我的部下給你的甜頭,你應該還沒忘了那味道吧?要不要再送你幾個甜頭,好好回味回味啊?哈哈哈哈哈──」
  
  「哎喲,馬吉斯,你這膽小鬼,沒這些殉道者的幫助,你哪有膽站在我們面前?」麗塔娜拿起扇子遮住鄙視的笑容,馬吉斯馬上瞪著麗塔娜,因為她說到他的痛處。
  
  「如果當年不是你帶了那群人類闖進嗜血界,我們真祖一族怎麼會有這麼優良的死徒為我們服務呢?這可要感謝你啊。」利夏爾幸災樂禍的微笑。
  
  馬吉斯回瞪利夏爾,這可是他最大的失誤,害他原本囂張的態度有些降低。
  
  「馬吉斯,你以為區區幾個殉教者就可以將我們滅絕?你當殉道者太久,腦袋都爛了嗎?」尼魯拉索厭惡地看著馬吉斯。
  
  馬吉斯臉色一沉,目光移到紫霓身上,他看到紫霓懷中抱著厚重的名冊,加上她身為異靈師的身份,對殉道者的處境實在太不利。
  
  兩種因素考量之下,馬吉斯對殉道者下令:「眾者聽令,以主之名義,誓殺吸血鬼,並抓住那名女孩!」
  
  一接收到命令,所有待命的殉道者開始往真祖們攻擊,艾米力恩餘光瞥了布洛德一眼,布洛德理解的點點頭,馬上抱起紫霓離開戰場。
  
  馬吉斯見紫霓被人帶走,欲想跟上前時,艾米力恩擋住他的去路,溫柔笑道:「怎麼?身為殉道者的領導者,應該要慶幸能夠消滅殉道者的人離去,而不是下令抓人。或者,你早已希望殉道者被消滅光?」
  
  馬吉斯眼中閃過一絲困惑,對艾米力恩的提醒感到不解,但這念頭沒有停留很久,馬上拿起武器對準艾米力恩,決定好好玩一場死鬥。
  
  
  風,在耳邊呼蕭而過。
  
  雲,悄悄遮住了唯一的月光,繁星也跟著黯淡起來。
  
  兩人遠離新月宅邸好一大段路後,布洛德才降落一處較隱密的樹林,放紫霓下來。
  
  此時的紫霓紅著眼框,不願與布洛德說任何一句話。
  
  布洛德嘆了口氣。「如果剛才不帶妳離開,妳會離開我。」
  
  「我怎麼可能會離開你呢!我可以消滅死屍,他們不是我的對手啊!為什麼帶我離開,如果你父親發生什麼意外,我對你會自……」
  
  紫霓話還沒說完,布洛德將紫霓擁入懷中,深怕一個不小心,她就會消失在自己面前。
  
  「我說過了,我不願別人對妳有興趣。」
  
  「布洛德……」
  
  「現在的妳,可以決定真祖一族與殉道者的生死,而且還被殉道者的領導者馬吉斯發現妳的存在,他不會放過妳的。」
  
  「我有黑磷!」
  
  布洛德搖搖頭。「現在的妳打不過馬吉斯。」
  
  「為什麼說現在的我打不過他?」
  
  「妳還沒完全覺醒……就像擁有優越能力的人類,否則馬吉斯不會說出抓妳的話,而會下令殺了妳。」
  
  「可是……」紫霓還想反駁時,馬上被布洛德捂住嘴巴。
  
  布洛德注視著後方良久,開口道:「希貝爾,既然你也跟來了,為何不現身?」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