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文中服裝毫無關係的圖吶…》
  
  
    
  希貝爾也跟來了?
  
  紫霓順著布洛德注視的地方望去,沒會兒,希貝爾從陰暗處走了出來,讚嘆的眼神,說明了他對布洛德的能力,非常滿意。
  
  「真不虧是艾米力恩大人的兒子,這麼輕易發現我的位置。」
  
  「你一直跟在我們後面,要不發現,很難。」布洛德冷哼道。
  
  「這麼早就被你發現,我還以為我的跟蹤能力已經算很好了。」
  
  「說吧,你特地跟過來是有什麼事想做,不用廢話,快說吧!」布洛德隨意揮揮手,直接表明雙方立場。
  
  「家父確實是有交代事情要我執行,」希貝爾眼中閃過精光。「不過,我想在聽從家父命令前,先完成我的心願。」
  
  「喔?說來聽聽。」布洛德瞇起雙眼,手已預備招喚紅泣刀。
  
  希貝爾從腰際抽出劍,指著布洛德道:「我希貝爾.特杰提斯賭上真祖之血,向布洛德.古伊米提出挑戰。」
  
  早已明白希貝爾向他挑戰是為了什麼,布洛德慢條斯理喚出紅泣刀,臉上緩緩揚起笑容。
  
  「你真不死心,你以為贏過我就可以得到她的契約嗎?」
  
  「不挑戰看看,怎麼會知道?」希貝爾朝紫霓歉意一笑,「紫霓夫人,為了妳的安全著想,請妳到一旁觀戰。」
  
  紫霓哪有可能放任布洛德一人與能力未知的希貝爾對打,她喚出黑磷刀擋在布洛德面前,瞪著希貝爾道:「我不准你傷害布洛德!」
  
  希貝爾愣了一下,隨即露出苦惱的表情:「這可是沒有過的情況。紫霓夫人,妳這樣出手干擾,可是汙辱我身為挑戰者的自尊。」
  
  「自尊?我可不認為我汙辱到你的自尊。」紫霓蹙緊眉。「還有,你既然有閒情搞對決,到不如回去幫忙殺殉道者,會比較實在一點。」
  
  「用不著回去幫忙。」布洛德將紫霓拉到自己身後,淡淡道。
  
  「是啊,用不著回去幫忙。」希貝爾認同地點點頭。
  
  「不用幫忙?你們忘了殉道者的屍毒是很恐怖,不怕就這樣滅族?」紫霓不解問。
  
  「最難殺死的殉道者已經由夫人消滅,憑那些殉道者的能力,根本滅不了我族。」希貝爾毫不在意地說。
  
  「為什麼你可以說得這麼輕鬆?裡面可是有你家族的人啊!」紫霓錯愕的說。
  
  「這點夫人不用擔心,如果他們被殉道者殺死,代表他們沒資格生存在嗜血界,我可不承認沒實力的人留在特杰提斯家族。」希貝爾望向布洛德。「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們之間的對決要開始了嗎?」
  
  「當然。」布洛德優雅點頭,舉起紅泣刀,預備開戰。
  
  紫霓連忙擋在布洛德面前,氣呼呼道:「我不同意你們決鬥,希貝爾,你要是真想打,就跟我打!」
  
  希貝爾與布洛德互看了一眼,希貝爾無奈嘆了口氣,自己的自尊再一次受到打擊。
  
  布洛德則強制將紫霓帶到一旁,低頭狠狠吻到她全身酥軟跌坐地上,他趁她理智茫然時,輕點一下她的鼻頭,低聲道:「很快就會結束,相信我。」
  
  「很快就會結束,這句話你說的不錯,因為勝利將會是我的。」希貝爾很有自信的說。
  
  「等你取到勝利再說吧。」布洛德燦爛一笑,手中的紅泣刀慢慢發出淡紅色光暈。
  
  像是在試探彼此,一股無形的力量在兩人之間蘊量,甚至引起一陣狂風,風中夾帶大量經不起兩人力量所影響的樹葉,頓時間下起了葉之雨。
  
  這股摻有力量的葉片,如果打在人身上可造成不小的傷害,但對布洛德與希貝爾來說,這根本不算是什麼傷害,可惜的是,他們兩人完全沒考慮到紫霓的狀況。
  
  被葉片打得非常狼狽的紫霓,對她來說,葉片的攻擊像是數萬個針刺在她身上,吃痛的抓起裙子想抵擋葉片攻擊,卻發現這舉動根本沒效。
  
  她望向眼前不畏狂風樹葉的兩人,各持著武器對峙著,這才想起兩人之間的決鬥,氣得她破口大罵。
  
  「通通給我住手!」
  
  紫霓才剛吼完,狂風瞬間消散無蹤,原本順著風飛動的葉片緩緩落下,取而代之,是布洛德與希貝爾瘋狂交戰。
  
  在這短短的時間內,無數道殘留的光影相互交錯,利器與利器碰撞摩擦的聲音,銳耳無比,紫霓不知該如何阻止兩人,這時腦海響起一絲笑聲,紫霓怔怔地望著自己雙手顫抖的握起黑磷刀,然後刀口朝向戰鬥的兩人。
  
  她怎麼會……
  
  
  「不要────!」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