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霓瞪大著眼,看著未經自己喚醒的黑磷,臉色異常地控制手中的黑磷刀,並施展黑磷刀特有招式──滅絕,數十條黑線快速射往布洛德與希貝爾。
  
  感受到危險的力量靠近的兩人,馬上跳離所站之處,數十條黑線硬生生插入土裡。
  
  黑磷見狀,馬上將黑線分成兩半,各自朝兩人攻擊,黑磷凶猛狠勁的模樣,完全不像是干擾決鬥的兩人所施展的招式,反倒像是想取下兩人的性命似。
  
  希貝爾極力閃避黑線欲想纏上的企圖,同時研究黑線能力,直到手中的劍被黑線輕輕一觸,劍身瞬間斷了好幾節,才驚覺到黑線的破壞力極為變態,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被黑線纏上身的希貝爾,身上並沒有像劍一般的斬斷,但身體卻動也動不了,感覺力量像被黑線吸收了似的,漸漸喪失力量,渾身無力。
  
  早已看清楚希貝爾的下場,布洛德不解的望向紫霓,發現她想掙脫黑磷刀,二話不說揮起紅泣刀斬斷攻擊自己的黑線,迅速來到她身旁,將紅泣刀貼近黑磷刀,讓淡紅色光芒流入依然釋放閻氣的黑磷刀。
  
  布洛德喚起紅泣,要她與自己一起運起力量,對著神情不對勁的黑磷一起吼道:「清醒,黑磷!」
  
  黑磷猶如遭到雷擊,猛然震了一下身體,他有些迷惘的看著黑磷刀,然後失去意識的回到黑磷刀裡面。
  
  拿回自己雙手的控制權,紫霓收回纏住希貝爾身體的黑線,渾身顫抖地放開黑磷刀,不知所措的抓住布洛德的手臂,恐懼的看著他。
  
  「紫霓?」
  
  布洛德第一次見到表情如此恐懼的紫霓,在這短短的時間裡,發生了什麼事使她變成這樣?而且剛才黑磷的表情也很異常,這是怎麼回事?
  
  紫霓對剛才發生的事情,憶起曾感受過的恐懼,可是,這裡不是未來的世界,那人沒有道理會出現在這個地方,為什麼她就如那次一樣受到相同的控制,是她的錯覺嗎?
  
  「別害怕,告訴我,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好嗎?」布洛德柔聲安撫著紫霓,緩和她心中的害怕。
  
  紫霓看希貝爾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再觀望四周,沒有多餘的人,小聲的說:「在你們打鬥的時候,我不知道該怎麼阻止你們,然後我聽到了笑聲,沒經我喚醒的黑磷竟然控制了我的雙手,對你們使用黑磷刀的絕招之一滅絕,我不知道該怎麼停止,直到你阻止黑磷,可是……」
  
  「可是?」
  
  「這是不可能的事……那人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以他的身份,他應該待在他所統領的地方,不可能在這時候待在人界……」紫霓苦惱的扯著自己頭髮,不自覺說出內心思考的話。
  
  「停停停,別這樣扯自己的頭髮。」布洛德制止紫霓的自殘。「妳所說的那個不可能會出現的人,是指誰?」
  
  愉快的輕笑聲從紫霓所待的樹後響起,布洛德馬上抱起紫霓遠離原地,表情難得嚴肅,因為他竟然沒感覺出那人的氣息,可見那人的能力非常強。
  
  「真有趣,不枉我跑這一趟。」
  
  慵懶又難忘的聲音,紫霓臉色刷白的看著從樹後走出來的人──路西裴爾。
  
  「你是什麼人?」布洛德敵意的說。
  
  「他為自己取名為路西裴爾,真正身份是……撒旦。」紫霓害怕的躲在布洛德身後,果然不是她的錯覺,真是撒旦控制她!
  
  「少女,妳帶給我不少的驚喜。」路西裴爾對紫霓能夠馬上喊出他的身份的驚喜感到高興。「能夠知道我的名子與身份,跟妳身上散發未來的氣息有關吧?」
  
  紫霓怔怔的看著路西裴爾,他說她身上有未來的氣息?難不成眼前的撒旦是屬於過去的撒旦,也就是還不知道她是誰的撒旦?
  
  ……來測試一下好了。
  
  「那個,路西裴爾……先生,你記得葵公主嗎?」
  
  「葵公主?」路西裴爾先偏著頭回想,隨即輕笑道:「我記憶中沒有這位公主的名子,雖然不知道她是哪一國的公主,但妳會特別提出來,一定有它的重要性。」
  
  「那是我隨便亂說,不必當真。」紫霓故作鎮定,她怕眼前的撒旦會強制閱讀自己的記憶,那就真的糟糕了。
  
  「人總是喜歡口是心非,沒關係,往後的日子有得是機會來問妳。」路西裴爾目光移到布洛德身上。「你想利用那把紅刀來偷襲我的主意是不錯,可是你不怕下場會跟黑刀一樣?」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