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洛德沉默了會兒,「不需要這麼稱呼我,我對這身份沒興趣。」
  
  「沒興趣嗎?那還真可惜,我還以為你有這企圖。」路西裴爾忽然揚起詭異的笑容,就像獵人引誘獵物上鉤般的笑著,「沒關係,只要你同意我的條件,你有什麼願望,我都能幫你實現。」
  
  「……說出你的條件,但是,我不一定會同意你的條件。」布洛德蹙起眉道,他並不是沒看見路西裴爾詭異的笑容,而是看在紫霓在他手中,他得謹慎才行。
  
  路西裴爾聳聳肩,說出他的條件。
  
  聞言,布洛德怒意再度燃起,高舉紅泣刀對準路西裴爾,怒吼道:「我死都不會答應你!」

  路西裴爾輕聲道:「你確定?」
  
  「對!我確定!」布洛德咬牙切齒道。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麼,你去死吧。」
  
  路西裴爾邪惡一笑,推開擁抱在懷中昏迷的紫霓,任由她往地面倒去。
  
  一見到紫霓即將摔倒在地上,布洛德連忙接住她,正想確認她是否有什麼傷害時,腹中的巨痛令他當場愣住,低頭一看,紫霓朝他綻放甜美的笑容,雙手更加用力將黑磷刀捅進布洛德的腹中。
  
  「紫霓,妳……」布洛德不敢相信紫霓真的親自動手殺他。
  
  紫霓收起笑容,冷漠的眼神,布洛德心整個都寒了,她將黑磷刀從腹中抽出,馬上往他的身體狠狠猛砍,溫熱的鮮血噴灑出來,讓彼此沾得滿身是血。
  
  布洛德深深望了紫霓一眼,緩緩閉上雙眼往後倒去。
  
  紫霓看著躺在地上動也不動的布洛德,垂下眼簾伸手沾著臉上的鮮血輕輕舔著,突然間,她瞪大著雙眼,手不自覺鬆開了黑磷刀,渾身顫抖的微張著嘴。
  
  悽慘的尖叫聲傳遍整個樹林,一道綠色光芒從她胸口亮起,同時,身體開始散發黑色氣體。
  
  隨著光芒逐漸加強,黑色氣體開始慢慢轉淡,感覺上,那道綠色光芒像在驅趕黑色毒氣似,直到她身體不再散發一絲黑色氣體,綠色光芒才收回力量,繼續沉睡在她體內。
  
  失去惡意的控制,紫霓疲倦昏倒過去。
  
  這一切所發生的事情,路西裴爾全看在眼裡。
  
  他情緒帶有一絲憤怒,似乎不甘心綠色光芒的干擾,瞇起雙眼,望著因重傷而倒在地上昏迷的布洛德,嘴畔冷冷一笑,沒關係,他還有辦法繼續執行他的計畫。
  
  伸手一揮,布洛德消失在地上。
  
  路西裴爾目光移到不遠處的希貝爾,略思索了片刻,同樣伸手一揮,消失不見。
  
  「接下來……」路西裴爾冷眼看著紫霓。「我倒要看看妳還有什麼防身的籌碼可以用!」
  
  
  ˇˇˇ
  
  
  樹林間響著倉促的奔跑聲,仔細一看,竟然是滿臉淚水的紫霓。
  
  她恐懼的朝無人樹林間的大喊:「布洛德……布洛德,你在哪裡!」
  
  沒人回應。
  
  紫霓不死心的邊跑邊喊:「布洛德……你在哪?快回答我……」
  
  依然沒人回應。
  
  心中的不安感越來越深刻,也讓她想起半小時前剛醒來的時候,看到四周一片飄散著濃厚血跡的恐懼。
  
  為什麼她醒來的時候,卻沒看到布洛德?
  
  難道他被撒旦給……不,她不能這麼想,布洛德一定沒事的。
  
  可是,現場留下大片的血跡,其中血的味道是屬於布洛德的,加上那段混亂又可怕的夢,這叫她如何安心!
  
  「布洛德……求求你快回答我……」紫霓幾乎喘不過氣的哀求,她好害怕他真的出事了。
  
  就在紫霓幾乎絕望之時,路西裴爾突然出現在紫霓面前,面無表情的說:「別叫了,他不會出現的。」
  
  「你把他怎麼了?」紫霓顫抖著聲音,狠狠抓住路西裴爾的衣領大吼,「快告訴我,你把他怎麼了!」
  
  路西裴爾盯著紫霓臉上的淚水,語氣低沉道:「妳很不適合流淚,很醜。」
  
  紫霓怒瞪著路西裴爾,更用力抓他的衣服,「別扯開話題,你把布洛德怎麼了!快說!」
  
  路西裴爾凝視了紫霓,雙手順勢將她擁入懷中,他還故意貼近她耳邊輕聲的說:「妳不是早就知道他怎麼了?自己親手做的事,會不知道?」
  
  紫霓怔了一下,淚水更不受控制的湧出,難道……難道那些畫面……不……這不是真的!
  
  布洛德他怎麼可能會被她……親手殺死……
  
  如果是真的……那她的未來……她與布洛德之間的未來……
  
  為了求證布洛德的生死,紫霓連忙抬頭一看,路西裴爾嘴畔的笑容,是惡意的!
  
  紫霓推開路西裴爾,不太確定的說:「你……你是在騙我對吧?」
  
  「惡魔是不說對自己無意義的謊言。」路西裴爾輕輕撫摸紫霓的臉頰。「我為何要騙妳?妳的身體,早就告訴妳答案了,不是嗎?」
  
  路西裴爾的話語,使得傷心難過的紫霓更加難過。
  
  他確實沒有說錯,從剛剛開始,她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沒有以前那麼靈活力大,對血的慾望也跟著消失,她……恢復了普通人的身份了。
  
  想到這,原本仗著吸血鬼能力抵抗冬天的寒冷,而現在失去的力量漸漸讓自己感受到冬天的無情,冰寒的風狠狠刺痛著肌膚。
  
  眼前的景象慢慢模糊起來,紫霓覺得自己已經沒有力氣可以支撐疲倦的身體。
  
  未來……沒有布洛德。
  
  被改變的未來,她……為什麼還會在這裡?
  
  在一旁冷眼看著紫霓身體變化的路西裴爾,居高臨下看著眼神呈現迷惘的她,得意的笑容停留在臉上。
  
  愉快,實在太愉快了。
  
  未來知情的傢伙們,大概沒想到他還有這招,他們已經沒辦法干擾他了。
  
  對她下的言語暗示,終於使她對自己封印了吸血鬼的力量。
  
  藉由她身上真祖之血所隱藏力量也跟著封印,能夠讓她保護自己的力量消失了,失去非人的力量,恢復成一個普通人類女子,從此刻起,他可以盡情利用她來完成自己的目的。
  
  看不見路西裴爾得逞的表情,紫霓緩緩閉上了灼熱且沉重的雙眼,在失去意識的剎那,腦海閃過了自己那時即將復活的瞬間,心禧曾喃喃自語的話語。
  
  
  『可憐的孩子……妳又再一次選擇承受痛苦,雖然妳不記得,但是希望這次妳能夠真正阻止……』
創作者介紹

《夢の世界記録ノート》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