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滿腐朽霉味長廊,是經歷了長期封閉未通風所造成的陳年毒氣,聞到這種氣味,任哪個精神百倍的人,會在那一瞬間昏迷不醒。
  
  長廊盡頭有著被視為禁區的一道門,房內的右邊書櫃隱藏一間密室,密室的空間不大,光放置一張單人床就快佔滿整個空間,角落的小桌上已被點燃微弱的燭光,正隨著唯一的出入口隙縫通風忽亮忽滅。
  
  被安置在密室單人床上的紫霓,因受不了刺鼻的腐臭味與空氣中所傳來的寒冷,昏昏沉沉睜開雙眼,在她尚未搞清楚自己的狀況時,門外傳來低語的爭執聲。
  
  「我要見她!」暴怒的男人語氣,不用多猜,紫霓一聽就知道是馬吉斯。
  
  「你不能靠近她。」平淡的聲音,路西裴爾拒絕馬吉斯的要求。
  
  「我不能靠近她?你不是為了實現我的願望才將那名女孩帶回來?憑什麼不淮我靠近她?」
  
  「馬吉斯,注意你的口氣。」路西裴爾小小警告。
  
  「哼,路西裴爾,你可別忘了你我之間的契約關係,就算你是統領地獄的撒旦,站在這契約面前,你就沒資格評論我。」
  
  聽完馬吉斯的威脅,路西裴爾輕笑出聲。
  
  「這種契約關係隨時都能停止的,馬吉斯。」
  
  「別傻了,只要你沒完成我的願望,這個契約是不可能停止的。」
  
  「你的願望是防止你被吸血鬼殺死,並在旁協助你毀滅吸血鬼,而她並不是你願望的一部份。」
  
  「她是!只要她是吸血鬼,她就是屬於我願望的一部份!」
  
  「關於這一點,我就好心的告訴你,她已經不是吸血鬼。所以,別再堅持她屬不屬於你願望的一部份。」
  
  這消息似乎讓馬吉斯當場愣傻眼,從原本暴怒的態度轉變成困惑。
  
  「她已經不是吸血鬼?這怎麼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只要讓她的主人死去,她自然能從吸血鬼的身份恢復回人類。」
  
  「哈,她可是真祖一族的吸血鬼,並不是死徒!除非她是締結血之契約的真祖,那麼在她另一伴死去的同時,她也會跟著死去,不可能會活在這世上!路西裴爾,要說謊也說好聽一點,拿這種理由來騙我,你當我是那些不懂吸血鬼的愚民?」
  
  淡淡的低笑聲,路西裴爾沒有否認馬吉斯的話。
  
  「馬吉斯,她確實不是吸血鬼了,否則,你的身體早有反應,不是嗎?」
  
  馬吉斯沉默了會兒,依然堅持的說:「就算是這樣,她還是屬於我願望的一部份。」
  
  「你真不死心,既然你這麼堅持,那就隨便你吧。」
  
  得到路西裴爾的同意,馬吉斯正打算打開密室時,路西裴爾又開口了。
  
  「馬吉斯,我想,在你見到她之前,你應該沒有忘記我曾說過的話吧?」
  
  「什麼話?」
  
  「嗯?你忘了?那就算了,反正那不關我的事。」路西裴爾聳聳肩的說。
  
  停下欲開密室的動作,馬吉斯緩緩望向路西裴爾,他可不是那麼傻的傢伙。
  
  當路西裴爾會說出這句話時,那就代表有什麼事情是自己沒注意到的,要是出了意外,路西裴爾是有理由不管的。
  
  不行,他可不能便宜那隻惡魔!
  
  「路西裴爾,能麻煩你再說一遍你曾說過的話嗎?」
  
  路西裴爾發出一聲恥笑,慵懶的說:「馬吉斯,在你決定成為殉道者的時候,我說過有一種人可以消滅你吧?」
  
  「……」
  
  「聰明的你應該知道,她除了吸血鬼的身份外,還有另一個身份,這你應該沒忘吧?」
  
  「……那又如何,憑她的身手,根本沒辦法消滅我。」
  
  「是嗎?」路西裴爾語氣中帶有一絲愉悅。「那麼,請容許我提醒你,她現在的身份已經不是『吸血鬼』,要是你遇到生命危險,那也不關我的事。」
  
  「……你是故意的!」
  
  「別誤會,我只是遵照契約條件來提醒你,如果我真想結束這契約,何必提醒你?」
  
  「遵照契約條件?笑話,你老早就想擺脫我了,要是沒這契約存在,你早就對這個世界下手了!我不會讓你得逞的,為了主,我願意犧牲自己來困住你。」
  
  「呵呵呵,馬吉斯,你果然是人類吶……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與惡魔簽下契約,等自己的目的達成,就急著美化自己。」
  
  馬吉斯緊咬著下牙,無法反駁路西裴爾。
  
  「我說馬吉斯,你想藉由自我犧牲來躲過該付出的代價,這招對你來說可是沒用的,你的靈魂、心靈、身體早已染上我的記號,就算是這個契約受到不可測的因素而解除,你還是一樣要付出代價。」
  
  「就算是這樣……我還是不能便宜那群吸血鬼……」
  
  接下來的對話,由於兩人的交談聲變得又小又模糊,在密室門口偷聽的紫霓無法得知兩人的對話內容,至少對她來說,這已經足夠了。
  
  因為,她得到了兩個非常棒的消息。
  
  第一件事是關於布洛德的生死。
  
  如果馬吉斯所說的是事實,那就代表路西裴爾對她說謊,但也不能確定這個消息是可以相信,她已經失去吸血鬼能力,光這一點,便足以懷疑這個消息的正確性。
  
  第二件事是馬吉斯與撒旦簽下了奇怪的契約。
  
  從馬吉斯的話中得知,撒旦試圖找機會從這契約解脫,憑撒旦的力量,應該可以輕鬆解除契約,但是事情似乎沒這麼簡單,而且……撒旦為什麼要提醒馬吉斯別接近她?直接被她消滅,契約就可以解除,他也能解脫,為什麼要提醒馬吉斯?
  
  百思不解的情況下,紫霓不自覺朝額頭伸手一摸,好燙!
  
  難怪從她醒來開始,就覺得腦袋昏昏沉沉,眼皮極度灼熱,身體非常受不了空氣中所帶來的寒冷,她起初以為這個環境的關係,才會有這種感覺,沒想到是自己發燒了。
  
  這時身後傳來開門的喀啦聲,紫霓心裡有些慌亂,開門的人會是誰?該不會是馬吉斯?在身體還來不及反應,封閉的門被打開了。
  
  一個巨大的影子從房外的燈光映入密室門口的地板,無法分辨影子的主人是誰,紫霓渾身僵硬的快速思考。
  
  
  她該如何處理現在的狀況?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