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慵懶的輕笑,說明了開門人的身份──路西裴爾。
  
  紫霓回頭看了他一眼,順勢偏頭望著他身後的房間,似乎沒人的樣子。
  
  看來馬吉斯已經離開了。
  
  「如何?得到不錯的消息吧。」
  
  路西裴爾維持著開門的動作,眼神卻是帶著一絲期待,似乎想看看偷聽對話之後的她,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你……怎麼知道我醒了?」
  
  「從妳睜開眼睛的時候,我就知道了。」
  
  「那你為什麼故意將消息透露給我知道?」
  
  路西裴爾微微一笑,「因為妳想得到這個的消息。」
  
  聞言,紫霓狐疑的打量路西裴爾。這惡魔什麼時候會這麼好心?分明有問題!
  
  「你不可能這麼好心……說,你想幹麻?」
  
  「哎呀,好心沒好報,這句話我確實感受到了。」
  
  路西裴爾開玩笑的態度,更讓紫霓驗證自己的想法。
  
  「說起來,妳真得帶給我很多驚奇的事。」
  
  沒來由的丟出這句話,紫霓滿頭問號的看著他,他想表達什麼?
  
  路西裴爾嘴角揚起一絲笑容,慵懶的倚靠在門邊。
  
  「妳啊,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有多重要?」
  
  紫霓蹙眉盯著路西裴爾,這個惡魔是想表達她對吸血鬼的存在很重要,還是指她是來自未來的關係,所以顯得重要?
  
  「不懂我的意思?」路西裴爾微瞇著眼眸,良久,淺淺一笑:「也罷,反正妳以後就會知道了。」
  
  莫名其妙!紫霓忍不住吐嘈說:「話請完整說清楚,要不然就別講!」
  
  但是,當她說完這句話,彷彿遭到路西裴爾的懲罰,竟然被自己的口水噎到,猛烈咳嗽起來。
  
  咳嗽的過程中,她終於想起自己正在發燒的事。
  
  隨著越來越燙的身體,眼前的路西裴爾開始變成兩、三個,整個房間也跟著旋轉模糊,她瞇起雙眼想更專注看著他,反而讓這混亂的視覺更加嚴重混亂。
  
  她得趕快趁自己還有辦法活動的時候,從他口中探出布洛德的下落與逃離這裡的機會。
  
  「告、告訴我……咳咳……你將布洛德帶到哪去了?」紫霓捂著嘴巴,盡量忍住自己想一次猛烈咳嗽的衝動。
  
  「想知道?」
  
  紫霓皺眉扶著額頭,盡量集中神精的說:「對,我想知道。」
  
  「這樣啊,可惜…我不想說。」
  
  紫霓怒瞪著路西裴爾,可惡,他怎麼那麼討厭!
  
  「別用這種眼神看我,要是讓我興奮起來,難保……我會做出什麼樣的事。」說完,手不忘輕浮摸了一下紫霓的臉頰,卻被發燙的觸感愣了一下。
  
  「別碰我!」她可不想要有那種回憶,連忙往後一退,卻因發燒而身體無力,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原來妳發燒了啊……」路西裴爾喃喃自語望著自己的手。
  
  紫霓將無力的身體倚靠在床邊急促喘氣,她心裡明白,如果繼續這樣放任自己發燒下去,她很有可能就這樣死去。
  
  不過路西裴爾不會這麼簡單放她死去,也許會趁她重感冒的時候,對自己的身體動了什麼手腳,憑路西裴爾疑似看重自己這一點來說,對未來的影響程度,可能就不是只有她與布洛德之間那麼簡單了。
  
  想到這,她緊咬著牙,努力站起身。
  
  「我勸妳別太勉強自己,這會使妳的病情更加嚴重。」
  
  「再怎麼嚴重,也不能給你機會亂來……」紫霓忍著隨時昏倒的危機,她直視著路西裴爾。「快告訴我,布洛德在哪?」
  
  「不想說。」
  
  「我想知道布洛德的情況!告訴我!」
  
  「為什麼我要告訴妳?」路西裴爾慵懶的說。
  
  紫霓蹙緊眉想,再繼續這樣的對話,答案都還沒問題,自己都先倒了……看來得換個方式來問話。
  
  「好,你不想說,我也不追問你,但你也該說出抓我的理由吧?」
  
  「這個問題問的好。」路西裴爾走到紫霓面前,將她推倒在床上。
  
  「你、你想幹麻?」紫霓驚聲大叫。
  
  「聽說跟女性吸血鬼真祖做愛的感覺會很不錯,雖然妳現在不是吸血鬼,但是我想品嘗看看,所以……我就來好好品嘗一下妳吧!」
  
  說完話,路西裴爾低頭吻起紫霓的頸子,紫霓嚇得尖叫。
  
  「住、住手!」紫霓一邊閃躲路西裴爾欲迎面而來的親吻,拼了全身力氣掙扎,卻拼不過既是男人又是惡魔的力量。
  
  隨著自己衣服被撕開,絕望與不真實感漸漸佔據她的思緒。
  
  不要……她不要這種事情發生!
  
  誰來……誰來救救她啊!
  
  唉……
  

  一聲嘆息聲,紫霓意識瞬間被拉入深黑之處。
  
  「妳還真容易遇到麻煩事。」
  
  熟悉的聲音充滿無奈,紫霓驚訝的看著嗜血化的自己宛如鏡子對照般的出現在面前,她朦朧的眼神,說明了她剛剛才睡醒。
  
  「妳……醒了?」
  
  「被妳吵醒的。」
  
  「既然妳醒了,能幫我脫離危險嗎?」紫霓著急的問。
  
  嗜血化紫霓抬頭望著上方,表情無奈的說:「身體怎麼變那麼虛弱,還有,妳為何要將真祖一族的力量封印起來?」
  
  「咦?」紫霓愣了一下,「我封印真祖一族的力量?」
  
  嗜血化紫霓見紫霓不懂自己做出來的事,嘆了口氣,突然貼近她的身體朝頸子一咬,紫霓全身僵硬,任由嗜血化紫霓吸允她的鮮血。
  
  這應該是自我意識的世界,為何她能夠明確感受到血液流失的暈眩呢?
  
  沒會兒,自己如同被布洛德吸血的情形一樣,倒在嗜血化紫霓懷中昏迷不醒。
  
  嗜血化紫霓靜靜的凝視著紫霓,嘴角揚起一絲苦笑,緩緩閉上了雙眼。
  
  再一次睜開雙眼時,路西裴爾正在觀察著她。
  
  
  「老頭,看夠了沒?」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