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西裴爾微微一怔,老頭?
  
  象徵吸血鬼的血紅色眼眸無懼的敵視他,全身散發吸血鬼真祖的高貴氣息,雖然口中吐出粗魯的話語,卻不影響她該有的氣質。
  
  他心裡明白出現在眼前的人,是沉睡在她體內的吸血鬼人格,但是,這個人格應該已經被她自己封印了,怎麼會解除了呢?
  
  是他刺激太過火,才導致封印解除?
  
  嗜血化紫霓不理會路西裴爾內心猜測,冷哼一聲,推開壓著自己的路西裴爾,表情明顯不太高興的看著身上的衣服呈現破碎狀。
  
  「這衣服跟你有仇嗎?幹麻撕成這樣啊!給我恢復原狀!臭老頭!」
  
  完全沒有懼怕路西裴爾的態度,嗜血化紫霓毫不客氣要求路西裴爾將身上的衣服恢復完好。
  
  「老頭這稱呼不適合我,我的外表還沒到那年紀。」路西裴爾把玩掉落一旁的破布,「而且妳這樣子不錯,用不著恢復原狀。」
  
  嗜血化紫霓白了路西裴爾一眼,「從創世之初誕生至活到現在的你,叫你老頭已經算對你很客氣了。」
  
  「喔?很少人知道我的出生時間,這應該不是異靈師必修的課程吧?」
  
  「老頭,這個問題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嗜血化紫霓將問題丟還給路西裴爾,帶著優雅的笑容離開床上,她緩緩走出密室,映入眼中的是一間堆滿各種書籍的書房。
  
  她毫不遲疑的走到其中一個書櫃,抽出一本深藍色書皮的精裝本,右手覆蓋在封面,低語著不知名語言,瞬間出現熊熊大火,將深藍色書本燒成灰燼。
  
  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路西裴爾,非常訝異紫霓的行為。
  
  那本書……是關於嗜血界的所有入口以及開門方法的記錄本,她怎麼會知道?
  
  「訝異我燒了嗜血界的石門入口記錄嗎?」嗜血化紫霓轉身抽出另一本暗灰色的書,「殉道者製造書,這種濫書早就該放火燒一燒了。」語畢,同樣的方法將書燒成灰燼,然後綻放燦爛的笑容,摸著每一本書。
  
  「妳為什麼會知道那是什麼書?」路西裴爾開始覺得自己有些小看這個女孩了。
  
  嗜血化紫霓瞥了路西裴爾一眼,隨意拿起一本書翻閱道:「為什麼我會不知道?就連你想利用我幫你尋找夏娃的事,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一提到夏娃,路西裴爾的眼神瞬間一變,隨即恢復原狀。
  
  「呵,妳可真會說笑,夏娃早已消失,怎麼能說我在找她呢?」
  
  沒放過他眼神變化,嗜血化紫霓垂眸笑道:「當真不想找她?那很好啊,我也省得去跟她接觸,免得捲入你與天界之間的麻煩事。」
  
  路西裴爾不喜歡被看穿的感覺,不過換個角度去想,印記訊息提示她能夠為他找到夏娃所在,而她自己開口提出夏娃,也就代表兩人可以直接交易,也許……這是個好開始。
  
  只是印記訊息強烈的警告自己不能完全答應她的條件,還得想辦法將她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中,這代表著,她已經想到掙脫他的方法?
  
  不可能,憑她的能力,根本逃離不了他,不然……來聽聽看她會說出什麼條件。
  
  決定好打算,路西裴爾微笑道:「既然妳已經知道我想做的事,那我就直說了,替我找到今世夏娃的轉生,並讓我們相遇,事成之後,妳有什麼願望,我都能為妳實現。」
  
  嗜血化紫霓爽快的說:「行,這事簡單。至於願望嘛,我要求不多,只要你放了布洛德與希貝爾,並且撤除你在他們兩人身上的印記,我就幫你完成任務。」
  
  聽完嗜血化紫霓的條件,路西裴爾心裡驚了一下,她怎麼會知道他在那兩人身上留下印記?
  
  這是她的計謀?
  
  也是印記訊息所警告的事?
  
  那麼說,放了那兩人是可以,但消除印記之事,絕對不行!
  
  彷彿聽見他的心聲似,嗜血化紫霓慵懶丟下手中的書,「辦不到,你與夏娃相遇之事就可以免了。」
  
  「妳不怕我拿他們的生命威脅妳?」
  
  「喔,用不著你威脅,我除了這個方法外,還有其他辦法從你手中解救他們。」
  
  路西裴爾越來越搞不懂她的自信是從哪來,原本人格對他是恐懼閃避,現在這個人格卻是像似看透他所有一切,不管他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她全都知道一清二楚。
  
  感覺上,她與這名少女是各自獨立的靈魂,而她只是寄宿在這名少女身上,只為了解救這名少女所遇到的危機。
  
  這是怎麼回事?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