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路西裴爾露出困惑的表情,嗜血化紫霓愉快的笑:「難得可以看見你露出這種表情呢!是在想著我的存在嗎?撒旦老頭。」
  
  路西裴爾凝視她好一會兒,也跟著愉快的笑道:「當然,我可是非常好奇妳的身份,妳似乎不是這名少女自身靈魂所分裂出來的人格,而是另一個靈魂寄宿在她體內,更讓我好奇的是,為何會為了這名少女解決她可能遇到的危險?」
  
  聞言,嗜血化紫霓收起笑容,「這事並不重要吧。」
  
  「重要,怎麼會不重要。」路西裴爾走到嗜血化紫霓面前,抬高她的下顎,直視著她血紅色瞳孔,「妳到底是什麼人?為何有辦法抗拒我探索妳所有一切訊息?」
  
  嗜血化紫霓揮開扣住下顎的手,平淡道:「我是什麼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到底答不答應這個條件。」
  
  「如果我不答應呢?」
  
  嗜血化紫霓微揚著眉,聳聳肩道:「不答應也是可以,頂多你的下場只能遠觀著夏娃身影,不能接近她。」
  
  「喔?這麼肯定?」
  
  「你見識過天界對她施放抗拒惡魔結界的效果,就應該懂我的意思。」
  
  路西裴爾對她所說的這件事倒挺認同,不過,這跟同不同意他放過那兩人及消除印記有什麼關聯?
  
  想騙他也該有個理由吧!
  
  「老頭,你是不是在想我該編個好理由來說服你?」
  
  嗜血化紫霓看著自己的指甲,好似指甲縫卡到髒東西的摳除,完全不把路西裴爾驚訝的表情看在眼中。
  
  半晌,路西裴爾終於平復內心的驚訝,坦承的說:「對。」
  
  聽到路西裴爾承認自己所想的事,嗜血化紫霓微微一笑。
  
  「理由很簡單,他們兩人可以為你製造出一次機會讓你與夏娃相遇,如果他們身上帶著屬於惡魔的印記,夏娃身上的結界便會視同惡魔出現,那麼你將永遠無法見到夏娃。」
  
  路西裴爾仔細思索嗜血化紫霓的理由,似乎沒有什麼不對勁,但是,如果真答應她將那兩人的印記消除,能夠威脅她的重要籌碼便會失去……
  
  不,還有一個方法可以讓她臣服於自己。
  
  想到這,路西裴爾伸手將嗜血化紫霓擁入懷中,不理會她訝異,低聲道:「我可以答應妳的條件,但是,妳得讓我在妳身上留下氣息。」
  
  這一句話,瞬間讓她陷入可怕的情境。
  
  一個試探性的吻,引發不可收拾的下場。
  
  路西裴爾像著了迷似品嘗她口中的甜美,充滿情慾的眼神,看著因經歷激烈的吻而拼命喘氣的她,身下的反應讓他忍不住低吟。
  
  很少遇上只靠一個吻便挑起他迫切性慾的女性,早知道在她還沒恢復吸血鬼人格時,就先主動吻她,那麼就不用再多花力量去抓住正在反抗且擁有吸血鬼真祖力量的她。
  
  「想不到吻妳的感覺會那麼棒,我真後悔剛才怎麼沒先吻妳呢!」路西裴爾將嗜血化紫霓的雙手拉高頭部,一邊親吻著她,另一手往身下探索。
  
  「不……你不可以……」嗜血化紫霓忍著他撫摸所帶來的快感,努力找尋機會掙脫。
  
  「別反抗了,享受這個快樂吧。」路西裴爾低聲笑道,對她身體的誠實反應感到愉快。
  
  「住手……」緊咬著下唇,嗜血化紫霓紅著眼框看著路西裴爾解開褲頭,她卻無力逃離即將被侵犯的下場,難道她真的要被布洛德以外的男人給侵犯嗎?
  
  路西裴爾低頭吻著嗜血化紫霓,趁著她還沒來得及反應,挺身進入她的體內律動,紓解難得的性慾。
  
  就在他全心投入身下的感覺,嗜血化紫霓流下屈辱與絕望的淚水,還是一樣躲不掉嗎?被惡魔佔有過的身體,除了被烙印屬於那名惡魔專屬氣味,身心也會趨向於那名惡魔。
  
  為什麼這種事情還是發生了?如果……如果路西裴爾沒有親吻她的話……
  
  
  「少女……少女,妳是怎麼了?有聽到我說的話嗎?」
  
  一聲聲呼喚聲,嗜血化紫霓從那可怕又幾乎真實的幻影中清醒,她一見到路西裴爾緊緊抓著自己不放,腦海再一次想起那個幻影,原本自信的表情漸漸被恐懼取代。
  
  路西裴爾不解的看著她微張著嘴,瞪大著眼似乎看見了什麼,表情明顯恢復原本人格對他充滿恐懼的模樣。
  
  他滿頭問號的想,剛剛有說了什麼,怎麼會讓她變成這樣?
  
  輕輕搖晃她的肩膀,正打算將她從這恐懼中搖醒,卻被她突如其來的尖叫聲嚇到。
  
  「不要過來!」
  
  用力推開路西裴爾,嗜血化紫霓喘呼呼的瞪著他,似乎用盡全身力氣將他推開,她顫抖的握緊拳頭,低聲警告:「如果你還想見夏娃的話,就別碰我!」
  
  這種激烈的反應,讓路西裴爾起了疑心,他正想伸手觸碰她時,強烈的火焰從她身上冒出,抗拒著路西裴爾的接觸,同時點燃所有離她很近的書櫃。
  
  微微飄揚的烏黑長髮受熱風吹動,血紅色眼眸映著火焰的光芒,在大火的洗禮下,她宛如化身為掌管火的女神,沒會兒的時間,整個房間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完全不受火焰影響的兩人,互相直視著對方,路西裴爾看著嗜血化紫霓散發出來的火焰,冷笑道:「這點小火就想抗拒我的接觸,妳會不會太小看我了?」
  
  「地獄之火雖可怕,卻比不上我所擁有的淨化之火。」
  
  嗜血化紫霓拿出鎖夢鑰匙,輕點上面鑰匙上的紅寶石,一道耀眼的白光與火焰混合在一起的瞬間,路西裴爾竟然展開黑色翅膀,一手遮擋刺眼的光芒。
  
  「妳到底做了什麼!為何能釋放出跟天界那群該死的傢伙一樣的力量?」
  
  嗜血化紫霓面無表情看著他,「如果你沒有讓我想起那些……我是不可能釋放這個力量。聽著!撒旦,如果你真想與夏娃相遇,就照我的條件去做。要是你敢對他們兩人做出什麼事,我會讓你永遠無法接觸到夏娃,我保證。」
  
  語畢,一道門出現在嗜血化紫霓身旁,她望了路西裴爾一眼,頭也不回的踏進門內,消失不見。
  
  路西裴爾不敢置信看著她消失的位置,那道門,是與各界簽訂無視界與界限制的臨界門。
  
  那不是只有享有靈王與精靈王兩個身份的那個男人才能開啟的嗎?
  
  怎麼連她也能開啟那道門?
  
  該死!難怪未來的他要他別放過她!
  
  擁有臨界門的能力,加上她能夠得到時空守護者的同意回到過去,得到她,便不用浪費力氣去設計這一切事情!
  
  這時支撐著房間的柱子,因承受不了火燒,硬生生倒落一旁,路西裴爾右手一揮,燃燒的大火瞬間消失無蹤,冷笑一聲,轉身離開房間,留下燒焦的木頭殘骸與書籍灰燼。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