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僻的教堂外,一道門憑空出現在不遠處的草叢,一個人影跌落在草地上,同時響起急促痛苦的喘氣聲,夾雜激烈的咳嗽,讓人一聽便明白此人正承受疾病的痛苦。
  
  勉強撐起身子坐在草地上,嗜血化紫霓看著狼狽的自己,忍不住苦笑起來。
  
  似乎做得太過火了……
  
  不但使自己的能力暴露太多,還差點拖累布洛德與希貝爾,加上自己快支撐不住這個身體……不然以真祖的力量是不可能會輸給重感冒。
  
  看來只能幫到這個地步了,希望最後那句話能夠騙到撒旦,剩下只能靠妳自己了,紫霓……
  
  不過,幸好……幸好沒有讓那件事發生……雖然用這麼激烈的手段威脅撒旦,至少來說,自己不用承受那個痛苦,對得起布洛德,也對得起她,只是會苦了夏娃……
  
  這倒是真的對她很抱歉,但那也是她要面對的路,她已經盡力阻止撒旦的陰謀,只希望接下來的事情,不會讓夏娃過得太痛苦。
  
  望著烏雲密佈的天空,嗜血化紫霓嘆了口氣,時間差不多要到了……
  
  看來會有好一陣子沒辦法出現了,紫霓……妳一定要守護布洛德……還有自己……
  
  緩緩閉上雙眼,原本微紅的臉頰瞬間紅到整個臉,額頭冒出一滴滴冷汗,微弱到幾乎喘不過氣的呼吸聲,身子往後一躺,徹底陷入昏迷不醒的狀態。
  
  
  ˇˇˇ
  
  
  雷雨交加的夜晚,一輛馬車停駛在一間教堂前,馬伕拉緊披風將門打開,率先下車的是一名少女,她撐起傘下車後卻沒有馬上進去教堂內避雨,反而轉身將傘對著車門。
  
  「小姐,今天不適合趕路,我們暫時留宿教堂吧!」
  
  「嗯。」
  
  輕柔的女聲回應少女,她在少女的攙扶下順利下車,就當她要進入教堂內時,她瞄到距離教堂不遠處的草叢中露出一小角橘黃色高級布料,眉頭微皺,那裡似乎有問題。
  
  一旁的少女注意到自家主人的不對勁,輕聲問:「小姐?」
  
  女子指著草叢方向,「潔莉,那裡好像有東西……」
  
  潔莉順著方向一看,確實看見草叢中露出高級布料,她將傘交給女子道:「小姐,我去看看,您就先進去教堂避雨吧。」
  
  「不,我等妳的消息。」
  
  潔莉聳聳肩,拉起裙擺跑到草叢面前一看,驚呼的說:「老天,是名女孩昏倒在這裡!」
  
  女子也來到草叢前,她一看見昏迷不醒的女孩,心中莫名悸動,喃喃低語:「是神的使者…」轉身對著馬伕道:「喬,快點幫我將那女孩抱進來。」
  
  過了一段時間,女子向離去的神父修女道謝後,她才有機會端詳著昏迷的女孩面容。
  
  那是跟自己一樣擁有東方血統的面容,相同的烏黑長髮讓女子有種見到同類的喜悅,眼睛的部份,如果她沒有因淋上寒冷的雨水,使得自己患上重感冒,也許就能知道她的眼睛與自己的母親是否相同為黑色。
  
  盯著女孩好一會兒,女子注意到女孩異常潮紅的臉頰比剛才還來得淡些,原本急促的喘氣開始平緩,女孩的病況似乎有好轉了,卻開始有一段沒一段的喃喃自語。
  
  女子頭微傾向女孩嘴旁,仔細聽著她口中發出的話語,卻發現她所說的全都是聽不懂的語言,女子只好放棄的坐回椅子,改看從女孩身上換下來的華麗禮服。
  
  那是套禮服大約在十七年前所流行的巴洛克風格,而現在流行的是洛可可風格,雖說流行時期不對,但從這套禮服的精緻程度來看,可不輸給皇室家族的行頭。
  
  但是衣服上的破碎模樣,感覺上她像遭受某種侵害,而且……為什麼神的使者會昏倒在草叢中呢?
  
  「小姐,」潔莉小聲輕喚女子。「您的房間已經準備好了,這女孩就交給我照顧,您就先休息吧。」
  
  「謝謝妳,潔莉。」女子微微一笑。「我想再觀察一下她的情況,妳就先去睡吧,等到我撐不住的時候,再來麻煩妳照顧她。」
  
  潔莉也知道自己主人的個性,她也不多說什麼,打了個小哈欠道:「那小姐……我就先去睡一下,如果您真的撐不住,記得,一定要叫我過來,不可以不叫我喔!」
  
  女子微笑點了點頭,潔莉才離開房間。
  
  女子臉上的笑容漸漸退去,她握住女孩的手,用很輕很輕的聲音道:「沒事了……妳所遭遇到的危險已經過去了……別害怕,好好休息……」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