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誤入未知世界


  遲遲等不到預期般的疼痛,莫妲兒慢慢睜開雙眼,映入眼中的景象,是年代非常悠久的古老建築。

  那是以石頭堆疊建造的、具有獨特部落形式的建築,大部份的房牆都塗上了某種奇怪的符號,似乎是用來辨識此屋為誰所有,但在她眼中來看,倒像是每戶人家的門牌號碼。

  這裡的居民身上所穿的衣服與莫妲兒的完全不一樣。

  憑著以前無意間看到的旅遊節目中所介紹民族傳統服裝來猜,感覺上偏向印度,也有點西藏元素的風格。總之,他們身上一定會披著一條印有某種圖騰的長布,然後用另一條寬布條環繞在腰際固定。硬要說,她會認為他們所穿的衣服,很像日本電玩裡最喜歡的精緻原始民俗風。

  想到這兒,她開始注意起人來人往的街道,一幅看似極為普通的日常生活景象,她真的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因為,這裡是個與她前一秒所待的現代科技化完全不相干的原始世界。

  是夢嗎?

  莫妲兒閉上雙眼,然後睜開。

  一樣的古老建築及穿著傳統服飾的人們,她很難再繼續保持冷靜了。

  莫妲兒忍不住用力捏著臉頰,想確認一下是不是幻覺。

  下一秒,她捂著幾乎痛到想尖叫打人的臉頰,可憐兮兮的看著眼前的怪現象。

  現在,莫妲兒非常肯定自己絕對不是在做夢。

  活了十六年,她還是第一次來到這種毫無現代科技產物的地方,就連個最基本的「電」製品也沒有,這真的是她所熟悉的世界嗎?

  望向湛藍的天空,與她平常所見的灰藍色天空不同,那是沒有遭受過人為污染的純淨的自然色澤,拉遠視線,也輕易就能眺望遠方的山林。眼前的景象,在她所居住的地方來說是極為少見的自然風景,就連一棵樹木也比人為種植的要強壯許多。要不是因為這裡人們的穿著,她一定覺得自己是來此觀光──

  不知陷入內心思考多久,直到耳旁傳來人們的竊竊私語聲,她才回過神來,周遭的居民已經圍在她身旁指指點點,有的還很不客氣指著她評論。

  這裡的人個個輪廓深邃,長相偏向中東人,少部份摻雜歐美人的容貌,然後再搭配印度或西藏元素的傳統服飾,其實還挺有一番異國風味。

  莫妲兒忍不住低頭看著她一身現代人的打扮,再看看這一群「古人」……天啊!她越來越覺得自己是個異類了!

  她就像闖入了好萊塢拍片現場的白目路人,待會兒是不是會有個人大喊一聲「卡」,然後衝到她面前大聲斥責呢?

  不過,她也知道這種開玩笑的景象是不可能會發生的。

  仔細回想,會造成她出現在這個地方的原因,跟那場車禍有關吧?

  但是在發生車禍前,她除了接到一通奇怪電話外,就是收到受損毀的黑皮繪本與民俗手鍊……還有那封古怪的信。

  依照奇幻故事的定理,這很有可能是穿越的主因之一,但……為什麼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會發生在她身上?

  平常自己也沒有那麼愛幻想,就連偏財運的中獎機率也低到不行,更別提「穿越」這種天方夜譚的事。

  可惜,事實就是事實,她已經來到這種陌生的世界裡了。

  莫妲兒不自覺伸出左手頂著下巴思考,歪著頭心想,不曉得好友們和家人發現自己失蹤後,會不會著急地向警方報警協尋呢?

  這時,路旁一名大叔突然指著她原本隱藏在長袖外套中的手鍊,大喊:「啊啊,那不是里迦瓦大神巫女的證明嗎?」

  莫妲兒一臉問號的看著大叔,他在說什麼啊?而且,明明長相偏西方人,照理說他們的語言應屬於英文或外星語言之類,為什麼嘴裡說出來的語言卻是中文?

  「對耶!她手上戴的手鍊,不就是前陣子失竊的巫女證明嗎?」

  「巫女大人的證明,怎麼會在她手中?」

  「瞧她的模樣,該不會是異族想來破壞我們的儀式?」

  「她一定是異族,大家快來看,瞧她一身奇怪的打扮,一定是異族的人。」

  莫妲兒茫然的看著越來越多的人們聚集,雖然不曉得他們口中的「異族」是什麼,但從他們的態度來看,恐怕不是可以與他們和平相處的民族。

  「不行!我們絕不容許異族來破壞我們的儀式。」

  「快把她抓起來!」

  「送到巫女面前處置!」

  「獻給大神平息憤怒!」

  「把她抓起來!把她抓起來!」

  說到這兒,幾乎每個人都激動大吼。

  莫妲兒被這突如其來的轉變嚇傻眼,就像電影常見的民眾暴動情景,尤其扯到信仰問題,知識不足兼失去理智的人們一定會做出可怕的行為,更別提他們一副想殺她當祭品的模樣。

  當下,莫妲兒決定先跑為快,她可不想死在這種奇怪的地方啊!

  「她要跑了,快追!」

  「為了巫女大人,絕不能讓她逃了!」

  莫妲兒閃過幾個想攔住她的男人,身手俐落跑向較無人的道路。

  幸好平常有在練習跑步,不然照剛剛的人數來看,一定當場被抓到。

  她一邊逃跑一邊想著可以甩開那些人們的方法,偶爾不小心撞倒幾位正在購買東西的婦人,結果引起更多騷動。

  隨著莫妲兒奔跑時間的拉長,後面追來的人也越來越多,到了最後,幾乎所有人都在追她。她喘呼呼的想,再這樣跑下去也不是辦法,注意到前方不遠處有條小巷子,心一橫,將旁邊推放的雜物朝追她的人用力一推,成功製造出躲進小巷子裡的機會。

  當她跑進小巷子裡時,意外撞上一對正在熱吻的男女,她尷尬地說聲抱歉,頭也不回地往巷子深處奔跑,完全沒注意到男子見到她時的驚訝表情。

  在巷子裡繞了好久,也驚動了不少在巷裡行走的人們,鬧哄哄的聲音讓她意識到,自己的處境越來越危險了。她開始後悔當初怎麼會選擇小巷子當暫時的避風港,依照電影所演的劇情,小巷子可是被抓到的最好位置。

  身後追逐的腳步聲越來越接近,讓她不知該如何是好,慌忙之餘,她瞧見前方有座高牆,連忙爬過去。

  當她正要翻牆而過時,發現圍牆另一邊正巧有個人在附近散步,她一步步小心翼翼地往下爬,不讓自己發出一絲引人注意的聲音。

  突然間,遠方傳來一聲「在這裡」的叫喊,吸引了散步的人注意力,眼看著對方開始朝自己的方向走來,她一時心慌,一個不小心失足往下跌落。

  頓時,腦袋呈現短暫空白,完全不能反應。

  莫妲兒因恐懼而閉上雙眼,在等待身體劇痛的瞬間,意外感覺到自己被人安穩地接住後,不自覺鬆了口氣。

  下一秒,被人抓住的念頭一閃而過,她緊張地抬頭一看,發現一名長相俊美的男子正盯著她看。

  當彼此目光對上時,她被那雙特殊的金色瞳孔震住失神。

  這時,高牆另一邊傳來聲聲咒罵,她才想起自己正在逃命,身子一僵,直瞪著男子的嘴巴,深怕他會洩漏她的下落。

  「該死,她跑到另一邊去了。」

  「是嗎?應該是跑到另一條路了吧?」

  「不可能,她絕對是爬到那裡面去了。」

  「啊,那不是阿迪南大人的行宮嗎?這該怎麼辦?」

  「這下糟了,她怎麼會躲進那裡面……」

  「唉,看來只能向阿迪南大人據實稟報了!這可是攸關百年一次的儀式啊!」

  「阿迪南大人會生氣吧?」

  「再怎麼生氣也不會將氣發到我們頭上,是那名異族小偷的錯!」

  「可是,阿迪南大人討厭別人來打擾他……」

  「阿迪南大人確實很討厭別人打擾他,曾聽說過有人因為打擾到大人的休息,被他狠狠奪去雙眼與舌頭……」

  「這個我有聽說過,我還聽說過有位侍女不小心擋到阿迪南大人的去路,大人竟然下令所有手下侵犯那個侍女,害得那名侍女從此再也起不了床!」

  聽到這兒,莫妲兒忍不住露出害怕的表情,那個叫阿迪南的人太恐怖了!

  只不過打擾到他的休息,或是擋到他的去路,就對人下這麼重的處罰,真不是人。

  但是,將可怕的處罰合理化的人們也很恐怖──「別說了,阿迪南大人早已警告所有人了,是他們沒將大人的話聽進去,活該。」

  「但……我們真要去打擾阿迪南大人嗎?」

  「難道你想要巫女大人失去證明嗎?走吧,快去向阿迪南大人稟報。」

  沒一會兒,人聲漸漸散去,莫妲兒暗自鬆了口氣。幸好這名美男子沒有暴露自己的下落,要是被那群暴民抓到,下場不知會多麼悽慘。

  不過,她也不能高興得太早,雖然這名男子沒有洩漏她的下落,從他那雙不願放開她的大手來看,似乎還得面對另一個隱藏的危機。

  為了確保自己能夠自由行動,莫妲兒露出善意的笑容道:「那個……能不能請你放我下來?」

  男子挑了一下眉,才將她慢慢放下。

  此時,兩人的手不經意地觸碰了一下,一股強烈的電流從彼此手中流通,莫妲兒嚇得將手一縮,茫然地看著自己的手。

  奇怪,怎麼會有觸電的感覺?

  反觀男子,他像是接觸到了什麼,原本慵懶的表情瞬間變成驚訝,馬上主動握住莫妲兒的手。

  同樣的觸電。

  莫妲兒再次被突如其來的電流嚇得鬆手,忍不住露出困惑的表情。

  難不成這個人身體會帶電?怎麼兩次接觸都會被電到啊?

  男子若有所思看著自己的手,嘴裡喃喃自語著什麼「大神的惡作劇」,隨即揚起一絲笑容,似乎遇到了愉快的事情,使他原本帶有距離感的氣勢瞬間柔和了起來。

  男子的笑容誘人,莫妲兒不禁倒抽口氣怔怔地看著他,認真打量起男子的俊美樣貌。

  望著那雙特殊的金色瞳孔、深邃俊美的輪廓、披散肩膀的烏黑長髮、結實高大的身高配上古銅色的強健肌膚,以及穿著質料上好且樣式極為精緻的傳統服飾,然後再看著他的性感嘴唇,莫妲兒不禁臉紅了起來。

  她還是頭一次這麼近距離觀察好看的男人!而且他的身高好高,可說是美形男必備優勢之一。

  憑她見過無數現代美形男的照片和影片,實在很難找出一個足以與他匹敵的啊!

  但是,話又說回來,從她陷入個人評論的時間開始,應該可以讓他對自己說出一句話吧?為什麼他只是盯著自己猛看,帶著若有似無的笑容,然後……然後就沒下一個動作?

  這傢伙到底想幹嘛?

  男子注意到莫妲兒在打量他,嘴角微微上揚,將她推到圍牆後抬高她的下巴仔細端詳,似乎想看清楚她的容貌。

  第一次被男人如此貼近打量,莫妲兒很不習慣地別過臉,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外表在這個地方算是稀有面孔,撇開自己努力保養來的雪白肌膚不說,東方人的臉總是會讓西方人感到好奇。

  尤其在古代,東方人還被認為是個神祕族群呢!

  內心安慰完自己後,莫妲兒儘量不著痕跡的推開男子,感激地說:「剛才的事,謝謝你沒有洩漏我的行蹤。」

  男子深深的凝望著她,揚起性感嘴唇輕輕一笑,讓她臉頰有些熱熱的。

  他捧起莫妲兒的臉龐,直視著她的雙眼,以令人全身酥麻的嗓音輕聲低語:「告訴我,妳是異族嗎?」

  低沉的嗓音讓莫妲兒差點失神,當她看見金色瞳孔忽然變得又金又亮,她訝異他的眼睛變化,驚呼道:「咦?你的眼睛會發亮耶!」

  男子愣了下,瞳孔恢復原來的亮度,難以置信的瞪著她,似乎她說了一句話多麼不可思議的話。

  注意到男子臉上的怪異,莫妲兒有些哭笑不得的想,瞧他的表情,像是自己沒有中他的催眠似的驚訝……催眠?

  這下換莫妲兒難以置信的回瞪男子,她小心翼翼地問:「這位先生……你剛剛該不會是想對我催眠吧?」

  見男子微蹙著眉輕輕點頭,莫妲兒心想,還真被她猜中。

  「剛剛的問題妳還沒回答我。」

  「你是說我是不是異族這件事嗎?」

  男子點頭。

  再次被質問自己是不是異族,莫妲兒馬上想起自己剛來到這個世界就體驗到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感受,全出於「異族小偷」這個誤會,情緒有些失控的否認,「我當然不是異族!」

  「是嗎?那他們為何要追妳,例如……妳偷了巫女證明?」說到這兒,男子眼神銳利地盯著莫妲兒表情變化。

  不懂人人口中的巫女證明為何物,莫妲兒茫然地看著男子。

  巫女證明……好像是一開始那些人所指的,戴在自己左腕的這條手鍊。不過,這只是條普通的手鍊,而且是和她一起穿越過來的,根本不可能會是巫女證明。

  但要她坦白這條手鍊的事,她還是很害怕他會像那些人一樣,企圖抓她獻祭。

  想到這兒,莫妲兒搖頭道:「我沒有偷巫女證明,事實上我連那是什麼東西都不曉得。再說,我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對這裡的一切事物都不是很清楚。你看我身上的打扮也該明白,我跟你們所說的異族是完全不同的人吧?」

  男子似乎在評估莫妲兒的回答,他退後一步仔細打量她的打扮,緩緩道:「妳的打扮確實和異族不同,不過在這裡穿著奇裝異服的人就會被視為異族,所以不管妳再怎麼跟人解釋也沒有用。」

  莫妲兒垮下臉的說:「那怎麼辦?我沒有這裡的衣服,不就得一直被誤會下去?」

  男子輕輕一笑:「既然如此,我送一套這裡的衣服給妳。」

  聞言,莫妲兒睜大雙眼,開始好奇他會送什麼樣的衣服。

  但……她怎麼可以興奮呢?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回去的方法吧!

  男子不等她的答覆,拉起她的手往另一個方向前進。

  走沒多久,莫妲兒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拉著男子的衣角道:「對了,我到現在都還沒問你的名字呢。我叫莫妲兒,姓莫,名妲兒,絕對不是叫『馬達』,你呢?」

  男子似乎不太理解莫妲兒那句「絕對不是叫馬達」有什麼其他含意,不過他還是開口回答。

  「阿迪南.里迦瓦爾。」

  莫妲兒忽然停住了雙腳,直瞪著男子重複道:「阿……阿迪南?」

  阿迪南點點頭。

  莫妲兒微張著嘴,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那些暴民們口中所提的那名「毫無人道」的阿迪南大人,就在她旁邊啊啊啊──


  ***


  瞪著眼前一件件分散的「布料」,莫妲兒非常後悔自己怎麼會這麼自大,自以為是地認為她會穿這個世界的傳統服飾。

  老實說,她分不太出來哪件是內衣,哪件是外衣,每件看起來都是適合單一件穿,真佩服這裡的居民可以穿得那麼適應。

  也對,他們是這裡的居民,能穿的服裝就是這樣,如果出生在她所居住的地方,他們也會像她一樣不適應這種古裝吧!

  門外傳來敲門聲,似乎在提醒莫妲兒待在更衣室的時間已經很久了。

  「呃,再等等……我馬上好。」

  目光再回到那堆「布料」上,莫妲兒已經打算豁出去了,就照以前常玩的電玩遊戲所見的著裝方式來穿吧!

  一會兒,等不到莫妲兒出來的阿迪南直接將門打開,剛好看見她正在努力研究該用什麼方法綁住腰帶。他沉默了一會兒,搖頭失笑的走到她面前,為她繫好苦戰許久的腰帶。

  「謝、謝謝。」

  莫妲兒害羞的低著頭,順便看著阿迪南所綁的方式。

  但是,下一秒阿迪南指著莫妲兒的外衣道:「這應該是穿在裡面吧?」

  愣了一下,莫妲兒悄悄地瞄了他一眼,然後看著他所指的「內衣」。

  奇怪,這怎麼看都像穿在外面啊!

  無奈的,莫妲兒尷尬苦笑:「對不起,我實在搞不清楚哪件要穿在外面,哪件要穿在裡面啊……」

  阿迪南揚起詭異的笑容,開始動手脫莫妲兒的衣服。

  莫妲兒一邊阻止阿迪南動作迅速的脫衣行為,一邊大喊著:「等等等一下!你幹嘛脫我衣服呀?」

  這傢伙一定常常脫女性的衣服,不然脫她的衣服怎麼會這麼熟練?

  「幫妳穿好正確的衣服,妳要知道,我可是很少服侍別人的。」

  等等,這句話似乎在暗示她該感到榮幸的意思哦?

  怎麼,很少服侍別人有那麼值得驕傲嗎?莫妲兒內心默默的吐槽。

  半晌,阿迪南拉開最後一件衣服,看著莫妲兒的胸罩與內褲。

  第一次看到這麼貼身的衣服,阿迪南好奇的問:「這是什麼?」

  莫妲兒低頭一看,整個人瞬間石化,然後放聲尖叫。

  捂著自己耳朵,阿迪南困惑的看著漲紅臉的莫妲兒,不懂她為何要尖叫。

  沒一會兒,外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為首的人隔著門問道。

  「阿迪南大人,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是刺客嗎?」

  阿迪南瞥了莫妲兒一眼,慵懶地回了一句:「沒事,都退下。」

  外面的人沉默幾秒,隨即道:「是,屬下告退。」

  莫妲兒怒瞪著阿迪南,將脫在一旁的衣服拿到自己胸前遮住,低聲咒罵。

  「變態!」

  阿迪南挑了一下右眉,扯掉莫妲兒手中的衣服,扣住她的下巴陰險笑道:「在我面前罵我變態?妳想體驗一下真正變態的行為?」

  莫妲兒吞吞口水,差點忘記這傢伙可是敢挖人雙眼割斷舌頭順便下令輪暴女人的大惡人,為了避免事件在自個兒身上重新上演,連忙討好道:「不不不,你聽錯了,我並沒有說那句話。」

  嘖,自己還真俗辣!

  阿迪南勉強接受莫妲兒的「沒膽」,拿起衣服為她著裝。

  沒兩三下,莫妲兒已經穿好衣服了,她有些興奮地東轉西轉看著身上的衣服,看來自己也挺適合這地方的服裝嘛!

  如果她能回家,一定要將這件衣服帶回去給大家看。

  阿迪南輕笑著莫妲兒小孩子般的行為,將她拉到一處擺放各式各樣飾品與緞帶的桌前坐下,將蓋住銅鏡的紅布掀開,然後動手為她的長髮編出簡單的造型。

  莫妲兒乖乖的讓阿迪南綁頭髮,瞧他專注的模樣,她開始好奇他替人綁頭髮的動作怎麼那麼熟練。

  難道這是他的……特別興趣?

  在頭上別上小小的飾品,阿迪南大功告成地輕拍莫妲兒的肩膀:「好了,瞧瞧自己的模樣吧。」

  莫妲兒看著經過打扮的她,驚呼一聲,不敢相信銅鏡所呈現出來的人會是她!

  無論是身上的服裝,或是頭髮的造型,她深深覺得自己就像是活在這個世界的人,自己所居住的世界才是幻覺。

  一套服裝與髮飾就能將一個人散發出來的氣質完全改變,不知該說是阿迪南會幫女孩子打扮,還是真如人們所說的「人要衣裝,佛要金裝」?

  緩緩收回震驚的感覺,莫妲兒不禁揚起燦爛的笑容。

  「阿迪南,謝謝你。」

  見狀,阿迪南整個人愣住,右手不自覺摸著胸口,似乎身體開始產生異狀。

  沒注意阿迪南的異狀,莫妲兒開心地從銅鏡上欣賞著自己的異國服飾,笑道:「真想不到我也挺適合這裡的衣服嘛!要有機會回去參加角色扮演,我一定要穿這套衣服。」

  突然間,阿迪南從背後抱住了她,莫妲兒嚇得大叫:「你想幹嘛?」

  阿迪南垂眸看著莫妲兒,嗓音又輕又柔地安撫道:「別動,就這樣待著。」

  莫妲兒差點被這好聽的嗓音電得忘了自我,這才驚覺一件很嚴重的事情:為什麼她敢跟一個認識不到幾分鐘的男人獨處在一個空間?

  還讓他替自己穿上衣服,隨心所欲地打扮。

  平常的話她是不可能讓陌生男子隨意接觸,因為她知道男人會特地接近一個女孩,大都是有目的的。

  為何遇上這傢伙,自己的理智與謹慎全都不見了呢?

  甚至讓他像現在這樣抱著自己,還對他產生信任與安全感,完全不怕他會對自己做出有什麼危害的事。

  這感覺好危險啊!

  感受著脖子傳來陣陣的熱氣,莫妲兒忽然感到不對勁,感覺上阿迪南似乎在忍耐什麼,只好暫時依靠在她身上,等待某種痛苦消失。

  漸漸地耳邊傳來一絲細弱的低吟,像重感冒患者無意識發出的痛苦呻吟,下一秒,阿迪南跪倒在地上。

  這下子,莫妲兒慌了。

  「阿迪南、阿迪南……你怎麼了?沒事吧?」

  輕搖著陷入昏迷的阿迪南,莫妲兒看他因身體不適,俊美的臉龐明顯扭曲,額頭也冒出許多冷汗,不知道該怎麼幫助他。

  無意間瞄到自己的包包,想起她有內含酒精成份的濕紙巾,或許拿來擦拭冷汗,他的身體會比較舒適。

  順手解開阿迪南身上多餘的衣服,輕柔擦拭臉龐至胸膛,濕紙巾的冰涼讓他慢慢緩和痛苦的表情。

  沒一會兒,阿迪南睜開雙眼,看著正在為他擦拭身體的莫妲兒,眼神似乎有些迷惑。

  注意到阿迪南清醒了,莫妲兒緊繃的神精終於能夠放鬆,她將濕紙巾折好握在手中,輕聲問:「你沒事吧?」

  阿迪南緩緩起身摸著胸膛,淡淡的香氣及冰涼的感覺還殘留在身上,他注意到莫妲兒手中的濕紙巾,指著問:「妳剛剛是用那個替我擦拭身體?」

  莫妲兒點點頭,但不打算讓他繼續看濕紙巾,她轉移話題道:「你剛剛是怎麼了,突然昏倒在地上,還冒冷汗,感覺很像重感冒似的,身體要是不舒服,就該好好休息才對。」

  阿迪南沉默不語,伸手摸著莫妲兒的臉頰,厚實的手指輕搓著她細嫩肌膚,微弱的電擊感讓她有些不適應與困惑。

  奇怪,為什麼他摸她都會有觸電的感覺呢?

  在圍牆接觸的時候也是,換衣服時不小心的觸碰也是,那種麻麻刺痛的觸感並不會讓她覺得痛苦,反而像刺激她的感官,就像撫摸貓時所表現出來的舒服模樣,使她越來越喜歡這種感覺。

  過了一段時間,阿迪南收回手,輕嘆著喃道:「果然……」

  「啊?」莫妲兒茫然歪著頭,不懂阿迪南話裡的含意。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

  「大人,長老院的使者求見。」

  阿迪南的表情明顯不悅,淡淡回道:「我知道了,請他在大廳等候。」

  「是。」

  等到門外的人離去後,阿迪南嚴肅的說:「妳現在的處境非常危險,從現在起最好別隨便離開這個房間,除了我以外,不可以跟陌生人接觸,知道嗎?」

  說完,阿迪南將衣服整理好之後,丟下滿頭問號的莫妲兒離開了。

  沒一會兒,莫妲兒白了一眼搖頭。

  不可以跟陌生人接觸……他自己不也是陌生人嗎?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ylkgmfa
  • 生活,就應該要活出生命
  • 喚兒 於 2011/03/08 02:10 回覆

  • zxmejenhd
  • 大家好
  • 喚兒 於 2011/03/08 02:10 回覆

  • urojhex
  • 好友早安,謝謝即時好訊息的分享喔
  • 喚兒 於 2011/03/08 02:10 回覆

  • aedqezbctnza
  • 謝謝分享~~~加油!
  • 喚兒 於 2011/03/08 02:10 回覆

  • nmwwubehq
  • 大家好
  • 喚兒 於 2011/03/08 02:10 回覆

  • xcr28857688e
  • hi 喜歡喔
  • 喚兒 於 2011/03/08 02:10 回覆

  • nxyhfuwboen
  • 祝大家都有個好開始,人人健康,事事順利。
  • 喚兒 於 2011/03/08 02: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