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正牌大神巫女


  再次睜開雙眼,同樣的場景,同樣的擺設,讓莫妲兒差點誤以為自己還沒睡醒。

  當她爬離帳棚一看,六名看起來像部落勇士的陌生男子們坐在火堆前,烤著她夢中棕熊為她所留的野兔肉,開開心心享用難得的食物。

  她茫然了一會兒,心想:自己還在做夢嗎?怎麼真如銀狼所說,有人出現在這裡……而且,她內心竟然不會感到害怕。

  換作之前的情況,她一見到人一定會先躲起來再說。更何況,在這種荒郊野外,一個單身女子面對六位壯漢,會發生什麼事……很難說。

  這時,一名年約三十五歲,身材壯碩且正氣凜然的男子,拿著綠葉片盛裝的兔肉往她的方向過來,當他發現莫妲兒醒來,連忙道:「妳終於醒啦?」

  莫妲兒愣了下,困惑的想,聽他的語氣,好像自己睡了很久,好不容易才醒來似的。

  仔細回想,自己是怎麼逃離危險份子的事完全記不起來,再加上這裡與自己夢境一模一樣,以及夢境中銀狼提到過會有人來這兒……該不會自己潛意識知道這些人救了自己,才會做那種奇妙的夢?

  男子誤以為莫妲兒是困惑他們的出現,他將兔肉放置她手中道:「先吃點食物,妳睡了快半天的時間了。」

  莫妲兒向男子道謝,望著手中香噴噴的兔肉,這才發覺自己還真的很餓,她決定還是先填飽肚子再說吧!

  男子坐在莫妲兒旁邊自我介紹:「我叫赫爾姆,妳呢?」

  「莫妲兒。」莫妲兒簡單報上名字,繼續忙著跟兔肉搏鬥。

  「莫妲兒……」

  赫爾姆輕唸幾次,發現莫妲兒正盯著自己不放,笑道:「別害怕,我們不會傷害妳。」

  莫妲兒想了想,對方要是真想傷害她,早就趁她睡覺的時候傷害,何必等到現在?

  再說,他給她的感覺並不是會傷害她的人,先暫時相信他吧!

  「不過,話說回來,妳一個人還真堅強,不但住在這麼深處又危險的地方,還可以搭建不錯的居住環境。換作是當地居民,不見得能像妳那樣安然生活。」

  赫爾姆佩服的說,完全沒發現莫妲兒古怪的臉色。

  難不成,赫爾姆的意思是說,她在這麼危險的地方一個人生活?

  這怎麼可能的事!

  憑她野外求生的知識,就算再加上Discovery頻道的節目《荒野求生祕技》全部看完,還不見得可以活過一天,硬要說,是他們搭建這個地方才對吧?怎麼搞得像她一人獨立作業……咦?

  赫爾姆被莫妲兒驚訝的表情嚇到,喃喃道:「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別說是搭起這個帳棚,我就連鑽木取火都不太會了,怎麼可能自己生活在這種地方……真的不是你們幫我?」

  赫爾姆連忙搖頭的說:「我們在附近打獵時發現這裡有人居住,特別跑來就看見火堆旁早已放好數十隻野免肉,而妳躺在裡面安穩的睡覺。」

  莫妲兒瞪大雙眼,突然想到夢境中第一次看見棕熊牠們,還有銀狼那番奇怪的話……難不成,那都不是夢?

  見鬼了!這怎麼可能的事?那些可是會說話耶!正常人都知道動物是不可能會說話的,除非這世界跟她所知的世界不一樣。

  「妳沒事吧?臉色好差喔。」赫爾姆擔憂的說。

  莫妲兒想了想,決定求證一下內心的疑惑,對著赫爾姆問:「我想問一下……你們這裡的動物是否會說人話?」

  赫爾姆狐疑看著她,直言:「動物怎麼可能會說人話。」

  果然,這世界的動物跟她的世界一樣。

  「除非……」

  「除非?」莫妲兒好奇的問。

  「除非是大神使者。」

  大神使者……啊!這該不會指的就是她手鍊上的四個象徵?

  莫妲兒連忙將隱藏在衣服裡的手鍊露出來,指著上面的圖騰問:「大神使者是不是指這四個象徵?」

  赫爾姆一見到手鍊,整個臉色驀地大變,他抓著莫妲兒的手腕,嚴厲問:「妳這聖物是打哪偷來的?」

  愣了下,莫妲兒內心哀嚎自己的魯莽,她都忘了這手鍊在這個世界是很重要的物品,這下可好,當場被抓包,想跑都跑不掉了。

  「這不是我偷來的,是別人寄快遞給我的。」莫妲兒試圖解釋,希望對方能夠聽進去。

  「寄快遞?那是什麼?」

  頭一次聽到這個詞,赫爾姆眼神透露出不相信。

  莫妲兒差點忘了這地方可能還沒有這項服務,連忙解說:「簡單來說,就是透過專為一些無法親自將物品送到對方手中的人們做事的單位。」

  「喔,是信使啊。」赫爾姆總算理解莫妲兒口中「寄快遞」的意思了。

  「也可以這麼稱呼。」只是一個是公營單位,另一個是民營單位。莫妲兒內心默默的解釋。

  赫爾姆再一次抓緊莫妲兒的手腕道:「既然是信使將聖物交到妳的手中,告訴我,那個人是誰?說!」

  莫妲兒有些吃痛的拍打赫爾姆的手,有些生氣的說:「你們很野蠻耶!把我當成小偷就算了,還硬對我做出奇怪的事情,盡說一些聽都聽不懂的話,就算我說我不知道這是誰給我,你們也不會相信,不是嗎?」

  聞言,赫爾姆鬆開手,低頭思索片刻後道:「確實不會相信,不過,我相信我的直覺。」

  「直覺?」不會是不好的直覺吧?

  赫爾姆瞄了一下其他五名男子,知道他們沒有看向自己這邊,小聲的說:「還記得妳剛剛問那四個象徵是否為大神使者?」

  莫妲兒點點頭。

  「我的回答──是的,四聖確實是大神使者。」

  果然!一證實那四個動物是大神使者,莫妲兒興奮的想開口,但是赫爾姆作出噤聲動作,接著說:「但是,從來沒有人證實過四聖會說話,應該說,就連擁有四聖的四大貴族族長及大神巫女本身也沒聽說過。」

  ……等等,這意思是說,只有她一個人聽過牠們說話?

  莫妲兒刻意和赫爾姆一樣壓低聲道:「如果我說,這所有一切都是大神使者弄出來的,你信嗎?」

  赫爾姆盯著莫妲兒好一會兒,目光移到她身上的衣服道:「妳見過阿迪南大人,對吧?」

  莫妲兒怔了怔,點頭:「見過。」

  「很好,那我相信妳說的一切。」

  「啊?」

  見莫妲兒那副又驚又不解的表情,赫爾姆輕笑道:「瞧妳這麼驚訝,妳應該是異域來的?」

  「……異域?」

  「就是外地來的。」

  「呃,算是。」總不能回答她來自另一個世界吧?

  「果然,那妳一定不瞭解這地方的所有一切吧?」

  「確實不瞭解。」

  事實上,打從她來到這個世界開始,她就很想問那個什麼大神的證明或巫女之類的問題,加上手鍊那四種動物……跟那本神話繪本所述的世界相似度好高。

  「這樣啊……」

  赫爾姆似乎在煩惱該從何說起,這時,一名男子朝他們的方向過來,他表情有些驚慌,連忙藏好手鍊,悄悄的說:「那個人是巫女忠實的僕人,千萬不要讓他知道聖物的事。」

  莫妲兒點點頭,有人好心提醒,她當然是乖乖聽話。

  「赫爾姆,她醒了怎麼不通知我們?」男子語氣接近命令的說。

  「抱歉,她說她是從異域來這找尋新的居住地,看到我們一群男人闖進她的住處,非常害怕我們會傷害她,直到剛剛我才讓她卸下心防。」

  「真的不是你故意不通知?」男子不相信的盯著赫爾姆。

  「阿華田,我真不是故意……」

  赫爾姆話都還沒講完,噗哧一聲,莫妲兒捂住嘴巴,忍著想笑的衝動道:「別理我,你們繼續。」

  阿華田跟赫爾姆狐疑地看著她,剛剛說了什麼讓她忍不住想笑?

  莫妲兒會失控不是沒有原因,沒想到會有人名字叫「阿華田」,平常喜歡喝的飲料變成人名,就跟她的名字諧音沒什麼兩樣嘛!

  「算了,既然她醒了,叫她東西收拾一下跟我們回神殿。這地方不是一般人可以隨便居住,就算她是外地來的也不能,那可是對里迦瓦大神及巫女大人穢瀆不敬。」

  「知道了。」

  阿華田轉身離開,開始指揮其他人將剩下的獵物全部打包帶走。

  莫妲兒看著他們理所當然取走棕熊牠們特地為她留下的食物,突然有種生氣的感覺,這就是惡意侵占他人財產的模樣。

  赫爾姆注意到莫妲兒表情變化,順著視線一看,明白她的感受,苦笑道:「讓他們拿吧,要不是這裡留了那麼豐富的獵物,以妳的模樣,除了被扣上異族的罪名外,很有可能被他們假借大神名義玩弄妳的身體。」

  對於赫爾姆好心提醒,莫妲兒垂下頭,總算明白牠們為何要留下這麼多獵物──為了她自身的安全。

  或許真如他所說,如果沒有那些獵物,現在的她,可能已經踏進地獄的世界了吧!

  「我懂了,謝謝你的提醒。」

  赫爾姆微笑地拍拍莫妲兒的頭,指著她身後的帳棚:「趁現在他們忙著收集獵物,妳快點將自己重要的東西帶著,免得被他們看上,想拿回來……很難。」

  莫妲兒連忙點頭,轉身爬進帳棚將放在角落的包包側背,不管怎麼樣,包包裡面的東西可是有她保命用的重要道具,她絕不可能同意那些人搶走它!

  一會兒,他們將所有獵物集中綁在一張藤編網子裡,再用一根粗大的樹根穿過網中央,由兩人一同抬起。

  阿華田走到莫妲兒面前,見她背著沒見過的包包,有些好奇裡面裝了些什麼東西,赫爾姆巧妙的擋在她面前,笑道:「時候不早了,太晚回去會讓巫女大人擔心。」

  阿華田瞇起眼,對他有意無意護著莫妲兒的行為感到可疑,上下打量了赫爾姆,似乎找不到理由可以刁難,勉為其難道:「走吧。」

  等到阿華田走遠,赫爾姆和莫妲兒暗自鬆了口氣。

  「幸好他沒有追問下去,換作是以前,一定會想盡辦法抓我的毛病來刁難。」赫爾姆無奈道。

  莫妲兒小聲的問:「赫爾姆,你跟阿華田相處的不好嗎?」從兩人互動中就明顯看出不對勁了,當然,她也討厭阿華田那種目中無人的態度。

  赫爾姆沉默了一會兒,謹慎道:「也許他知道我是阿迪南大人派來的臥底,為了保護巫女,才會對我特別警戒。」

  「臥底……?」

  瞧赫爾姆謹慎的模樣,她好像聽到不該聽的事了。

  赫爾姆凝視著莫妲兒,輕笑道:「抱歉,我不該說這些事。現在妳的工作是想辦法在巫女身旁存活,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將妳送回阿迪南大人身邊。」

  一聽到「存活」,莫妲兒身體一僵,想起當初暴民要將她送到巫女面前執行懲罰,所以她才會拼了命逃跑,如今她要到巫女面前……應該不會有事吧?


  ***


  花了將近兩小時離開樹林,莫妲兒這才知道自己所處的位置離神殿如此接近。

  望著眼前的建築物,她不禁聯想到古代希臘神殿的雄偉高大。

  不過,如同她第一次見到這裡的建築物那般,這間神殿有著屬於這世界的獨特風貌。

  走進神殿,漫長的長廊讓她覺得當初建造神殿的人一定花了不少時間與心力,加上大約五層樓的高度,令人有種自己非常渺小的錯覺。

  他們走到神殿大廳盡頭時,阿華田要她留在原地,等待他通知巫女到來,走之前,特地露出意味不明的眼神看了赫爾姆一眼,便往側門離開。

  赫爾姆則是苦笑的站在一旁沉默不語。

  莫妲兒有些緊張地左顧右盼,偶爾朝赫爾姆發出求救,可惜他像石頭般無動於衷。

  事實上,她快被整齊站一旁手持鋒利長槍的護衛們盯到有精神壓力,感覺她的出現似乎會危害巫女的存在。

  如果可以的話,她很希望放棄巫女的接見,躲回棕熊牠們為她搭建的小天地生存去……呃,是回到原來的世界才對。

  這時,一陣清爽的香氣從側門傳來,伴隨著清脆鈴鐺聲緩緩響起,一名年約十八歲,黑髮披肩的女孩優雅地走了出來。

  仔細端詳她的面貌,楚楚動人的精緻臉龐,黑眸中帶有天真無邪,微翹的朱唇,似乎能發出動人的嗓音,一身純白服飾與莫妲兒印象中日本神社巫女的形象相似。

  果然,巫女就該是這副模樣。

  撇開危險份子和銀狼牠們對她的「巫女」稱呼,眼前這名女孩完完全全符合巫女的標準啊!

  「無禮的傢伙,見到巫女還不行禮!」

  阿華田見莫妲兒盯著巫女失神的模樣,直抽出腰際的大刀,做勢要砍下去。

  「住手!」巫女清脆的嗓音制止了阿華田的動作,「不許對我的客人無禮。」

  「是。」阿華田有些不甘願地瞪著莫妲兒。

  巫女走到莫妲兒面前露出溫柔的笑容,輕輕握住她的手,親切的說:「我聽阿華田說妳從異域來尋找新的居住地,暫時住在神賜森林深處。幸好妳在這段期間沒有遇到什麼意外,感謝里迦瓦大神的仁慈。」

  莫妲兒怔怔地看著巫女輕握著她的手,跟聖物傳給她溫暖的感覺好相似,使她原本不安的情緒得以平靜。

  以自身特殊的氣勢平撫心靈不安,帶給人們溫暖的光芒,這才是真正大神巫女所擁有的力量嗎?

  回想起自己來到這個世界所遭遇到的委屈,淚水像斷了線的珍珠不停落下,委屈的情緒讓她無法控制住自己,只能默默的流淚。

  巫女心疼的將莫妲兒擁入懷中,安撫道:「將心中的痛苦盡情宣洩出來,我會陪在妳身邊。」

  哭了好久好久,莫妲兒終於獲得紓解,看著巫女胸口衣服全都濕了,有些害羞地擦拭淚水。

  「對不起……把妳的衣服弄濕了。」莫妲兒紅著臉,不好意思的說。

  「心情有好多了嗎?」巫女溫柔一笑,毫不在意這點小事。

  「嗯!總算好多了,謝謝妳。」莫妲兒揚起滿足的笑容,非常開心巫女的體貼。

  阿華田似乎不滿意莫妲兒對巫女的行為,到巫女身旁低語:「巫女大人,妳怎麼能隨隨便便對一個從異域來的人那麼好?說不定她是偷走聖物的異族小偷啊!」

  巫女眼神微微一沉,低聲警告:「阿華田,拋開你的偏見。並非所有從異域來的人都是異族,或是那名小偷。」

  阿華田愣了下,咬牙低頭:「是。」

  莫妲兒從兩人對話中得知,阿華田對她保有懷疑的態度,特別對她從「異域」來的部份,但是巫女卻很相信她不是小偷。

  可惜,就算她不是小偷,巫女證明在她身上就是事實。

  看來,這條手鍊對巫女來說,真的非常重要。

  思索片刻,莫妲兒決定將手鍊還給巫女。

  就算她接觸過四聖,也感受過手鍊的神奇力量,她也不能拿自己穿越到這個世界就是特別存在來作為霸占別人重要物品的理由,否則跟偷沒什麼兩樣。

  真正需要這條手鍊的人,正是眼前的大神巫女。

  一下好決定,莫妲兒抬頭注視著巫女,認真的說:「巫女大人,我有一件事想告訴妳……希望妳不要生氣。」

  「嗯?有什麼事會讓我生氣呢?」巫女好奇的說。

  莫妲兒將袖子拉開,伸出戴有手鍊的左腕,所有人都露出震驚的表情,特別是赫爾姆,他萬萬沒想到莫妲兒會暴露自己擁有聖物的事。

  「你們在找尋的手鍊確實在我手上,但是,我並不是異族小偷。現在我要將這手鍊歸還給妳,希望妳能夠原諒我。」

  說完,莫妲兒動手要將手鍊解開,但是不管她怎麼弄,就是解不下來。

  這下子,讓人更加誤會她惡意侵占聖物,她慌張的望向赫爾姆,希望他能夠幫忙自己解開手鍊。

  赫爾姆嘆了口氣,伸手幫忙,不過情形就跟她一樣,解不開。

  阿華田看不下去,認為他們兩個是故意不歸還聖物,拿出大刀道:「解不開?直接將手砍斷就解開了!」

  接著一個揮刀動作直往她左腕砍下,莫妲兒眼睜睜看著自己將失去左腕,卻無法做出閃避的舉動。

  此刻,一陣強烈的金光從手鍊發出,除了莫妲兒看見四聖從手鍊快速竄出朝阿華田一撞,所有人都被這道光刺得睜不開眼。等到光芒消失,阿華田早已躺倒在一旁不醒人事。

  眾人被眼前這般變化看傻了眼,莫妲兒也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實情。最後,她決定當作不知情向巫女賠罪:「對、對不起,我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

  巫女異常沉默地看著手鍊,目光移到昏厥的阿華田,似乎在思考什麼事。半晌,她牽起莫妲兒的左手,眼神非常認真看著她:「妳真的想將聖物歸還給我?」

  「當然!我根本不想要這麼可怕的東西。」莫妲兒猛點頭的說。

  巫女輕撫著手鍊上的圖騰:「可惜,現在說這些已經太遲了。」

  莫妲兒愣了下,驚呼:「為什麼?」

  「原本在聖物尚未覺醒的時候,手鍊還可以解下來,但是聖物已經有了覺醒的跡象,任誰也不能解下它,除非……」頓了下,巫女眼中閃過一絲冰冷,隨即露出輕鬆的笑容,「沒事,只要妳答應我不要持著聖物宣揚妳是大神巫女,那麼,所有問題都能解決。」

  莫妲兒忽略了巫女說出那句「除非」時的冰冷眼神,趕緊伸手發誓:「我發誓,我絕對不會到處宣揚聖物在我身上。」

  不過,當她發完誓,看見巫女意味不明的眼神後,雖然不懂,但在她的第六感中,似乎是自己踏進了某種陷阱。

  巫女親切輕握莫妲兒的手:「聖物問題已經解決了,現在該解決妳住的地方。」

  「我住的地方……」

  莫妲兒這才想起之前赫爾姆為自己編的理由。

  巫女溫柔的說:「我想,神殿還有不少空房間,加上我需要一名機伶的人分擔工作,如果妳不排斥在神殿工作的話……妳願意成為我的侍女嗎?」

  「侍女……?」

  她連在這個地方如何生存都不太曉得了,當侍女,不曉得會不會越當越糟糕?

  巫女誤以為莫妲兒對侍女的要求是在刁難她,連忙解釋:「請不要誤會,要不是這陣子巫女的工作過於繁忙,無法顧全所有大神子民,我也不會找人分擔。妳只要替我準備祭典需要的道具以及和我一起應付大神子民的祈求就行了。」

  莫妲兒低頭思索,聽起來像是一般助理在做的事情,不知做起來會是什麼樣的狀況……

  不管了!有工作總比沒工作好,何況,待在巫女身邊可以抵擋自己擁有聖物的麻煩,總比被指出自己是小偷來得好。

  決定好心中的選擇,她開口道:「巫女大人,我願意成為妳的侍女。」

  巫女很滿意莫妲兒的答案,同時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像忽然想起什麼事似地輕笑的說:「差點忘了跟妳說神殿的人該穿什麼樣的服裝呢!待會兒我會帶妳去領屬於妳的衣服,還有,妳稱呼我娜雅就行了。」

  莫妲兒怔了下,見其他人表情明顯露出的不認同,小聲的說:「直接稱呼妳的名字……這樣好嗎?」

  娜雅非常肯定的說:「當然可以,妳現在可是我貼身的侍女,我不希望妳跟其他人一樣都只會叫我巫女……卻忘了我的名字。」

  說到這兒,娜雅忍不住哀傷了起來,不禁讓莫妲兒同情起她的遭遇,不過直呼巫女的名字多少會引來爭議,突然間莫妲兒靈光一閃,加個小姐,應該就不會不尊重了吧?

  她連忙安撫欲哭的娜雅:「請別難過,要不……我稱呼妳『娜雅小姐』,如何?」

  娜雅想了想,對這稱呼勉強可以接受,她點點頭道:「好吧,那妳就這麼叫我吧!」

  「是,娜雅小姐。」莫妲兒微笑的說。

  接下來,娜雅帶著莫妲兒到一處倉庫拿出幾套神殿人員所穿的衣服給她,然後帶著她熟悉環境,例如餐館、公共澡堂、祈禱室、儀式專用倉庫、藏書室、巫女專屬房間以及她的房間。

  躺在屬於自己房間的小床上,莫妲兒不禁嘆了口氣,這個世界真的越來越奇怪了。

  記得來到藏書室時,娜雅問她是否識字,她只有苦笑地解釋,這裡的文字應該與她所認識的文字並不相同,娜雅隨即拿出幾本書來讓她看看,結果當她翻了幾本書之後,發現裡面的文字不知何時已變成她所熟悉的文字,她訝異到不行,再一次重翻,終於確定書裡頭的文字已從奇怪的圖騰變成了她常用字體。

  只能說,太神奇了。

  伸手看著左腕上的手鍊,莫妲兒忍不住伸出手指彈了一下上面的圖騰,都是這個東西害她,要是她沒戴上這個東西,或許就不會穿越,也不會發生這些天方夜譚的事情。

  說起來,她來到這個世界已經過了七天,不知道她的家人和朋友對她的失蹤會不會感到焦急……

  算了!她現在得先瞭解這個世界的一切,說不定可以從中找出回家的路,這麼一來,她就可以開開心心回到屬於她的科技世界啦~

  找好了人生目標,莫妲兒不自覺放鬆了緊繃的精神,期待明天到藏書室能查到她想要的資料。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qakgce
  • 大家好
  • 喚兒 於 2011/03/08 02: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