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與血的契約》女主角紫霓 by  喚兒 繪

紫霓

 楔子

 

初夏的夜晚,吹起一陣陣涼爽的風。

一名坐在某棟高樓大廈頂端的十八歲少女,為了紓解暫時告一段落的工作辛苦,不禁抬頭望向高掛在星空中的滿月。

皎潔的月光發出朦朧神秘的光芒,可惜在充滿霓虹燈的都市裡,能見到這般景象可說是奇蹟了。

果然……今天有什麼事要發生吧?

少女輕輕撫摸胸口鑲有紅寶石的鑰匙,紅光一閃,一本巨大的暗紅色書皮精裝本出現在她面前,她輕輕一撫書封上面金燙著「夢錄」二字的書名,且注視著書名右下角出現「紫霓」著作之名。

不知不覺,她開始回憶當初接下這本書的經過──

那是三個月前的事情了。

一想到影子爸爸一臉被逼的將夢錄交給自己的模樣,她還真不知該不該接下這份工作。

是的,她的名字叫紫霓,工作如字面上所寫的那樣,是持有全名為「夢境記錄本」的記錄書,代替各界記錄人界的人們入睡後所產生「夢」的夢境記錄者。

雖然夢境不代表現實,且內容看似無意義,但是偶爾會出現一兩個擁有「夢見」的預知者,這對各界高層來說,卻是不可喪失的重要人材。

因為對他們來說,不管擁有多麼強大的力量,預測不了人界的未來,那是足以影響他們的共同約定──禁止人界崩毀。

由於人界是連結各界通道的交集地,失去人界等於隔絕各界聯繫,加上從夢境中可得知現世最新觀念與想法,以便來到人界時不會觀念落差太大,所以每個夢境記錄者都會受到各界尊敬與權力。

聽起來很令人疑惑,對吧?

就連當初她第一次聽到的時候,也是充滿問號。

此時,夢錄無預警發出光芒,紫霓微些訝異地看著記錄書,頓時,書本自動翻頁到某一個故事開頭,仔細一看,故事編寫的時間是她五歲的時候,而且故事中的女主角竟然是自己!

紫霓蹙著眉閱讀這段記錄,腦海不斷困惑著一件事。

沒有胸口這把鎖夢鑰匙,夢錄為何能夠自動打開?

鎖夢鑰匙是由上任夢境記錄者──影子爸爸所創造出來的鑰匙,目的是防止他人打開夢錄而從此沉睡不醒,當然,促使這個案例發生的受害者是她的母親,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回過神,紫霓注意到裡面的記錄其實並不完整,或許是因為影子爸爸只有聽年幼的她簡單敘述,而非親自觀看整個畫面,所以內容對她來說,其實印象不深刻。

不過,記錄提到了令她在意的關鍵詞,那就是「會咬人的美形男」與一把名為「黑磷」的黑刀。

撇開「會咬人的美形男」的形容,紫霓照著敘述的方法招喚出黑刀,隨手一揮,手中還真的出現一把黑刀,她不禁驚訝地打量對她來說有些巨大的黑刀。

當下,她將夢錄收進鎖夢鑰匙裡,決定好好觀察這把黑刀的模樣。

輕輕撫摸漆黑的刀鞘,沒想到這舉動像是抹掉還沒乾掉的黑色顏料,意外打開刀身。

望著刀身上面刻有精緻的紋路及獨特的凹槽,紫霓忍不住伸手觸碰刀身,一個不小心,她被劃傷了手,手指的鮮血便順著刀身凹槽滑落。

此時,紫霓手中的黑刀開始有了變化,同時腦海中速閃過好幾個感覺很熟悉,但事實上卻是一點印象也沒有的畫面。

突然間,眼前畫面一變,她來到一處陌生昏暗的房間,看見其中一扇未關的窗戶讓微風吹動著窗簾,月光照映房間的一張精緻典雅的椅子,而上面坐著一名用手撐著臉頰休憩的男子。

仔細一看,男子的年紀大約二十五出頭,一頭白色短髮微翹,但兩側併髮則長過肩膀,有著異常白皙的肌膚,且俊美好看的臉型,看到那令人羨慕的誘人嘴唇,紫霓有點沮喪地摸摸自己的嘴唇。

唉,她輸了。

打量了一下四周環境,紫霓感覺自己似乎進入了這個人的夢境,雖然不曉得自己怎麼會被吸引進來,但是依照夢境記錄者的規定,一旦進入作夢者的世界,她得將夢境完整記錄下來。

等了好一會兒,紫霓有些疑惑地盯著男子,怪了,怎麼到現在這個夢境一點變化也沒有呢?

該不會是因為入夢方式與平常不同,所以才出現怪異現象嗎?

想了想,紫霓決定先到別的地方探索一下這個環境,說不定她錯過了什麼,自己也不曉得。

才剛轉身,原本在椅子上休憩的男子忽然不見了,絲毫沒有注意到的紫霓還在思考夢境問題時,一個不注意撞上了硬物。

吃痛地摸著自己的鼻子,紫霓困惑地思考,奇怪,為什麼在夢裡會感覺到疼痛?

彷彿被野獸盯上似,一雙血紅色的眼眸直盯著自己,嚇得紫霓退後幾步,錯愕地瞪著男子。

男子優雅的牽起紫霓的手背輕輕一吻,嘴畔微微揚起一絲詭譎的笑容讓紫霓下意識顫抖了起來。

「這位美麗的小姐,這麼晚來此拜訪,請問有什麼事嗎?」

「你看得見我?」

勉強擠出了這句話之後,紫霓心裡雖然很訝異她怎麼會碰上這不該出現的意外,但是男子散發出來的氣勢,卻令她本能地想拋棄身為夢境記錄者的使命。

──她想逃離他!

男子微微一笑道:「紳士不該忽略女士的存在,除非……小姐希望我看不見妳?」

紫霓蹙著眉,忍不住伸手握住胸口的鎖夢鑰匙,輕喃道:「我不能讓這個錯誤發生,所以請容許我強制消滅這個夢境吧!」

聞言,男子右眉一挑,一個轉眼,紫霓整個人被壓制在床上,她還沒搞清楚自己怎麼會躺在床上時,男子挑起她的下顎,垂眸一笑。

「雖然我不懂妳所謂的『夢境』是指什麼,不過,既然妳自投羅網出現在我面前,如果不好好品嘗妳的滋味,實在有違『血族』的禮儀。」

紫霓愣住,瞪大雙眼看著男子嘴唇下若隱若現的獠牙,心驚地想:不會吧?難不成她遇到了……

此時,頸子傳來了刺痛,她還來不及發出慘叫,眼前的畫面一變,她安穩地坐在高樓大廈頂端,手中的黑刀已經恢復了刀鞘狀態,而原本應該受傷的手指卻一點傷也沒有。

紫霓茫然地環顧四周,甚至用力捏了一下自己的臉頰,確定自己並不是在作夢之後鬆了口氣,心想:剛才那個男人,該不會就是記錄上「會咬人的美形男」?

不管剛才的畫面是什麼,一想到自己差點被吸血,她的身體忍不住顫抖起來,看來她得找個機會向影子爸爸詳細詢問一下這個記錄才行。

決定好目標,紫霓便向大樓外一躍而下,消失在黑夜之中。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