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感受到她的困惑,男子忍不住輕笑道:「紫霓,妳還是跟以前一樣沒變。」

聞言,紫霓更加困惑地望著男子,為什麼他的口氣像是彼此相識很久,只是她已經不再記得他,意識到這一點,她的心裡湧出強烈的悲傷,不知不覺,淚水滑落臉龐。

紫霓錯愕地摸著臉上的淚水,她怎麼會哭了?

男子輕嘆了氣,輕喃道:「看來是我太急了。」

紫霓怔了下,忍不住說:「我們……有認識嗎?」

此時,一陣帶有強烈殺氣的狂風迎面而來,男子緊急閃避,回頭一看,遠方的建築物上面站著四名身穿特殊緊身衣的男女,他們手中拿著奇特的長槍,隱隱約約還可能看見槍頭上閃耀著電光。

見狀,男子嘴角揚起一絲殘酷的笑意:「呵,怎麼樣就是不讓我跟妳相遇,是嗎……」

紫霓不解地望著男子,隨即,兩人降落在某個住宅屋頂,男子將她放下之後,隨手一揮,一把與她前幾天所見的黑刀外形極相似,卻顯得女性專用的紅刀出現在男子手中。

「紅泣,妳看,那些妨礙我們的人又出現了。」

男子輕聲與紅刀對話,而紅刀像是在回應他似,居然發出耀眼的紅光,男子以極快的速度朝遠方的四人對空揮刀,無數道紅光劍氣直向他們攻擊,當然,對方也不甘示弱閃避回擊。

就在雙方人馬進入廝殺狀態,紫霓趁男子不注意時悄悄地退後,轉身準備離開。

離開前,隱約看見男子眼中露出一絲悲傷,她趕緊別過頭,決定忽略這個眼神,先逃再說。

這時男子將紅刀往地上一插,一道強烈的紅光罩住兩人,擋住外敵的攻擊,紫霓驚訝地想觸碰防護罩,同時餘光瞄到男子不慌不忙地轉身,緩緩的說:「妳不要鎖夢鑰匙了嗎?」

紫霓愣了下,懊惱地拍拍自己的額頭,真糟糕,她還真的差點忘了這件事!

突然腰部一緊,整個人貼近男子懷中,接著脖子感覺到對方帶有尖銳觸感的嘴唇有意無意磨蹭,瞬間全身冒起冷汗,驚恐的說:「你、你想幹嘛?」

男子輕輕一笑,嘴唇吐出來的熱氣令紫霓敏感地顫慄,全身無力,他用著令人舒麻的嗓音輕喃道:「老實說,我不想在這種情況強迫奪取妳的甜美,只可惜妳一直想逃避我,令我不得不……」

頸部傳來強烈的刺痛,紫霓尖叫了一聲,掙扎地想掙脫緊咬著自己不放的獠牙,但是隨著血液的流逝,傷口漸漸發麻無知覺,意識也跟著模糊起來。

在失去意識之前,她聽見對方低聲嚀喃──

「吾愛,請原諒我對妳的迫切渴望……希望今後能夠不再失去妳……」

 

***

 

猶如陷入了深淵般,紫霓全身無力地向下墜落。

此時,她所墜落的深處發出了一道刺眼的光芒,待光芒退去,她感覺到自己跌落一處草地上,四周空氣瀰漫著濃濃的血腥味,令她難受至極。

緩緩睜開雙眼,映入眼中的景象是死狀非常淒慘,像遭到某種野獸啃食、撕裂,最後遭到分屍解體,令人分不清性別長相的屍體們。

紫霓強忍著欲嘔的衝動,扶著身旁的樹幹勉強起身。

靠著微弱的月光,她望著自己所處的地方是一座方位不明的森林,雖然不曉得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裡,不過從這些死者身上的殘破衣著可以大概辨識,這裡並不是自己所處的世界。

但是,自己並沒有使用鎖夢鑰匙,為何她能夠來到別的世界?更別說自己的鎖夢鑰匙被搶劫了。

如果她沒記錯,這些死者所穿的衣服,似乎是屬於年代悠久的「過去」,也就是說,她穿越時空回到過去了。

……怪了,她並沒有擁有「時」之能力,怎麼會穿越至過去?

雖然不懂真正原因為何,紫霓還是決定離開這個地方,再怎麼說,她得先搞清楚自己所待的地方是哪裡,然後再想辦法找這裡的「管理員」進行溝通才行。

走了好一段時間,紫霓忽然眉頭一皺,隱約聽見遠方傳來刀與刀互擊的聲響,她猶豫了會兒,決定朝聲音的方向前進。

事實上,紫霓在很久以前對刀與刀互擊的銳利聲非常敏感,光是聽刀劍離鞘的摩擦聲,彷彿鋒利的刀身已經在身上劃了好幾刀,令她感到厭惡。

隨著武器撞擊的聲音越來越清晰,紫霓也聽見人們的對話聲。

「……里斯,你再不加把勁,我可是要走了。」

耳熟慵懶的嗓音,紫霓不由得瞪大眼,加緊腳步躲在樹後悄悄探頭一看,兩名男子身穿帝政時期(Empireperiod)風格的服裝,而其中的白髮男子,正是前幾天透過夢錄所見到的吸血鬼,也是搶奪她的鎖夢鑰匙的黑髮強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德,你是全族的希望,你不能就這樣拋下一切離開!」里斯情緒激動的大喊。

被稱為「德」的白髮男子輕笑了會兒,慵懶地把玩手中的紅刀,似乎對里斯的話不當一回事。

「德!」里斯不死心地喚了一聲,希望他能改變主意,不料,白髮男子卻收起了紅刀,燦爛一笑。

「你們不是已經發現自己能夠增加家族勢力了?有沒有我的存在,早就不重要了。」

「不,德,你錯了!我們根本沒有資格奪取家族權利,只有你,才有資格統領三大家族,率領全族壯大勢力啊!」里斯激動勸說。

白髮男子垂眸笑道:「資格?這種一點好處也沒有的資格,只會加快我的死期到來。」

聞言,里斯突然跪了下來,伏地的說,「請你別離棄我們,我們需要主人……」

白髮男子右眉一挑,歪著頭道:「我說里斯啊,你是被虐狂嗎?都已經是阿卡古亞家主了,居然還期望別人來奴隸你,難不成前任家主將你調教……」

「請別亂說!」里斯氣呼呼地起身反駁,「尼魯拉索大人才沒有這種癖好。」

「那就好,不然憑那傢伙的個性,要是看見你對我下跪的畫面,不把你打成灰燼才奇怪。」

里斯瞪了白髮男子良久,平息了心中的不悅之後,似乎在做最後的打算,緩緩道:「我們死徒一族已經失去主人了,而你是血族僅剩擁有純正始祖血統的真祖一族,如果這次你放棄當我們的主人,那麼往後將失去真祖一族的絕對權利,並與死徒一族列為平等,這樣……你真的願意放棄?」

白髮男子聳聳肩道:「這種東西遲早會化為虛無,不如早點放棄,省得擾亂我的生活。」

得到這樣的回答,里斯深深吸了口氣,對他敬最大的禮儀之後,道:「我已經確實收到你的答案,從此以後,真祖一族喪失絕對權利,並與死徒一族列為同等階級。」

語畢,里斯見白髮男子臉上並沒有太大的變化,毫不留戀轉身離去。

目送里斯離去,白髮男子摸了摸下巴,揚起了一絲詭異的笑容後,眨眼間消失不見。

好一會兒,確定那兩個人不會回來後,躲在一旁的紫霓才敢走了出來。

一想起剛才的對話,她不由得皺起眉頭。

雖然她不瞭解吸血鬼的內部勢力是怎麼區分,不過從那個叫里斯的吸血鬼來判斷,那個白髮男子放棄了可稱作「王」的權利,這感覺好像……很微妙。

想歸想,她現在可是得趕快找這裡的管理員才行,否則影響到這裡的歷史可就不好了。

才剛走沒幾步,她就撞上憑空冒出來的硬物,她吃痛地摸摸鼻子,抬頭一看,居然是白髮男子!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