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男子優雅一笑:「哎呀,真巧,這位美麗的女士,我們又見面了,不知在下是否有榮幸與妳共度晚餐呢?」

如此「巧遇」又「直白」的開頭話,紫霓整個人震驚了。

天啊──好古老的搭訕用語,更別說是他根本刻意出現在她面前,故意要她撞上他!

當下,紫霓連忙退後遠離他,警戒的說:「你不是已經離開了?為什麼還會回到這裡?」

眨眼間,白髮男子將紫霓擁入懷中,親暱的說:「我一直都在這裡,妳沒發現嗎?」

……囧,又是這種驚人速度,而且吸血鬼真的能將自己的氣息完全隱藏起來。

難怪坊間許多吸血鬼設定都會說他們是神出鬼沒的種族,儘管她已經得到異於常人的感知能力,還是沒辦法察覺到他刻意隱藏的氣息啊!雖然不曉得這隻吸血鬼會刻意找上她,不過,如同第一次相遇,她的身體本能告訴自己一定要盡速遠離他!

一想到遠離,她突然好懷念有鎖夢鑰匙的存在,這樣就可以一走了之,就算沒辦法回到現代,至少能遠離他,遵從精靈王的警告別與這個吸血鬼扯上關係,只是……她的內心,已經被他本身的吸引力勾出極大的好奇心了。

或許是她在現代遇見黑髮的他露出悲傷的眼神吸引了自己的注意,亦或是她在缺血昏迷前受到那句嚀喃話語的影響,以及她居然對他產生不捨的怪異反應,造成久違的探究精神湧出,想好好理清前因後果之後,再決定要不要徹底消失在他面前。

喔喔,差點忘記了,如果還能順便瞭解吸血鬼的時代背景之類,這樣就能增進自己的知識了。

想歸想,她忍不住想敲自己的頭,真糟糕,她現在不能隨便展現太多個人情緒,特別是私人的欲望,除了有失夢境記錄者的身份,更容易被有心奪取夢錄的人利用,這樣就不好了。

這時白髮男子忽然輕笑了起來,食指輕搓紫霓的額頭道:「果然,我沒辦法假裝不認識妳。」

聞言,紫霓睜大雙眼,一臉古怪地瞪著他。

見鬼了,憑對方的年紀,再加上時代背景,怎麼樣都不可能會跟她有連結啊!好歹她也是生活在科技世界,怎麼可能會跟這時代的「老人」有認識?

他,該不會是認錯人了啊?

白髮男子將紫霓的表情變化收入眼中,垂眸思索片刻,突然開始對她毛手毛腳像在找尋什麼,目光也緊盯著她的衣服樣式猛看,直到她身上的衣服被他扯下一半,露出胸口的肌膚之後,他才勉為其難地收手,語氣非常失望的說:「看來,妳還不屬於我……」

紫霓一邊穿好衣服,滿臉困惑地看著白髮男子,沒會兒,她突然被他緊緊抱在懷中,像是為即將離去的她,依依不捨地做最後的擁抱。

良久,白髮男子終於鬆手,自行退後幾步後,紫霓忽然發覺眼前的畫面開始變得模糊,身體像被定住般動彈不得,接著她看見對方露出眷戀的眼神,對她溫柔一笑。

「吾愛,我會繼續遵守我們的約定,哪怕妳已不記得我們的愛,我也會讓妳重新愛上我……」

聞言,紫霓還來不及向他提出內心的疑惑,一陣天旋地轉,她再次陷入了無盡的深淵當中──

 

***

 

再次醒來,紫霓已經身處於陌生的房間裡。

一旁的窗外不時傳來鳥鳴輕快的啼叫聲,伴隨著微風吹拂飄動的白紗窗簾,讓空氣中充滿陽光溫暖的氣息。

寧靜,悠閒的輕鬆感,讓紫霓放鬆了緊張狀態。

彷彿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沒有好好休息過,她不由得像待在自家般賴床在這舒適柔軟的大床上。

好一會兒,她慵懶地伸起懶腰,開始仔細打量這個房間。

典雅的古老傢俱擺設,猶如住進了歷史悠久的貴族城堡,每樣物品都有一定的歷史價值,且上面的裝飾都會有精緻圖騰,就像是某個古老家族的家徽──

慢著,為什麼她一看到那圖騰就認定是家徽?

這還不是她最驚訝的地方,而是她身上所穿……這、這是哪個混帳傢伙給她穿的啊!!

看著身上可說是「國王的新衣」的情趣內衣,紫霓當場氣到拼命找尋自己的衣服,可惜,她幾乎快將整個房間都翻透了,就是找不到自己的衣服,不過她倒是找到一件帶有蕾絲花邊的黑色洋裝。

無奈的,她拿起黑色洋裝比對一下自己的身材,意外發現這件衣服挺適合她,只是她習慣穿民族風的服裝,反而這種蘿莉塔風格的服裝沒什麼穿過。

猶豫了會兒,紫霓忍不住自言自語的說:「難道我真得穿這件衣服嗎?」

「妳不願意穿也行,我很樂意繼續欣賞妳的美麗。」

突如其來的聲音,紫霓嚇得拿起衣服遮住自己,轉身一看,果然是那名該死的吸血鬼!

頓時,紫霓腦海憶起他曾對她說過的話語,使她怔怔地盯著對方,好一會兒回過神,開口說出來的第一句話是──

「你的頭髮為什麼會是黑色的?」

說完,紫霓非常懊惱自己怎麼會說出這種蠢問題,同時也為自己忘了該隱藏本性而感到生氣。

這時男子慵懶地側躺在床上,輕笑道:「想知道的話,就換上那件衣服陪我吃頓早餐,這樣我才會告訴妳答案。」

「那我原來的衣服被你放到哪去了?」

「燒了。」

「什麼!?你怎麼可以隨便燒我衣服!那可是精靈王特別……」紫霓連忙摀住嘴巴,見對方沒有反應,繼續道,「你實在太過份了!那可是我重要的衣服,你怎麼可以燒了它!」

男子慵懶地瞥了她一眼,無聊玩著指甲道:「為了我們之間的未來,那種衣服還是少穿為妙。」

「我跟你之間根本沒有未來,快將鎖夢鑰匙還……」

話還沒說完,男子瞬間出現在紫霓的面前,親暱地在她耳旁低聲警告。

「如果妳能乖一點,讓我心情開心,說不定我會歸還妳的鎖夢鑰匙,懂嗎?」

「如果你以為這樣就可以讓我屈服,那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紫霓皺眉的說。

不料,男子居然揚起笑容,眼神充滿溫柔地輕撫她的臉龐。

「吾愛,我從來都沒有小看過妳,憶起妳那美麗又堅強的身影,總是讓我心動不已。」

「我說這位先生,你該不會是認錯了人啊?」

紫霓挑眉質疑,再怎麼說,他可是年紀比她大上好幾倍的吸血鬼。

「吾愛,妳又忘了我的名字?來,快喊我布洛德,我可是很懷念妳三不五時喊著我的名字呢。」

……囧,為什麼她一聽到「三不五時」這句話,直覺是他一定幹了什麼事,惹得對方得一直喊名字來制止呀?

「吾愛……」

如此貼近耳旁,低沉又帶有一絲曖昧撒嬌的嗓音,紫霓像被雷擊般,整個人受不了地大喊──

「好啦,布洛德、布洛德、布洛德,這樣行了吧?」

布洛德滿意地摸摸紫霓的頭髮,笑道:「趕快把衣服換上吧,我在外面等妳。」

語畢,布洛德踩著輕快的腳步離開房間,留下紫霓一人愣傻眼。

沒會兒,紫霓終於回過神,心裡還有些驚訝對方居然會那麼爽快離開房間,難道他都不怕自己會趁這個時候從窗戶逃出去嗎?

這時,門外傳來了慵懶的聲音。

「吾愛,如果妳在服裝上碰到了麻煩,我很樂意為妳解決問題。」

哇囧,這意思是他願意服侍她穿衣服嗎?

紫霓趕緊回答:「不用麻煩你,我很快就出來了。」

過了半秒,隱約聽到門外傳來「嘖」聲,語氣有些惋惜的說:「那麼,有碰上麻煩,別忘了通知我,我很快就會替妳解決問題。」

……囧,這傢伙是真很想幫她穿衣服啊?

想到這,紫霓決定速戰速決換上衣服,省得外面那隻吸血鬼耐不住性子,衝進房內吃她豆腐。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