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她穿好衣服踏出房門的剎那,她看見布洛德眼中流露出濃濃的喜悅,當然,這股喜悅裡,也包含了悲傷、寂寞。

彷彿經歷過人生最快樂,也是最痛苦的時光,不由得她讓有種「現在站在她面前的男人,是失去了所有一切,並且孤單很久的可憐人」的錯覺。

也因為有這樣的念頭,使得她的胸口隱隱作痛,她……是在可憐他嗎?

不,不對。

憑他知道自己擁有鎖夢鑰匙,以及對她那莫名瞭解的知識,剛才的表情,這一定是他故意露出來擾亂她的情緒,要讓自己開始注意他的一切,甚至是無法離開這隻陰險的吸血鬼!

此時,原本走在前頭帶路的布洛德突然停住了腳步,眼神詭異地凝視她,沒會兒露出令人難以忘懷,心頭噗通亂跳,燦爛又迷人的笑容。

「我說……紫霓啊,有時候事情並沒有妳想的那麼複雜,雖然有一半是事實,但是,那都是為了讓我們避開不必要的過程,不做無謂的犧牲所思考出來的最好方法。」頓了下,「我想,聰明的妳,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紫霓怔怔地看著布洛德,隨即心驚了一下,一臉謹慎地盯著他。

奇怪,他剛才是怎麼知道她內心在想什麼?雖然她隱約知道他所指的是什麼,但又說不出是什麼事情,使得她忍不住蹙起眉頭,反覆認真思考他剛才所說的話。

布洛德拍拍她的頭,笑著說:「別想了,餐廳到了,現在可是該好好享用早餐的時候,我可不希望妳這麼不用心品嘗唷!」

聞言,紫霓這才注意到自己已經來到一處以白色為主,水藍色紋路為輔,佈置非常典雅可愛的現代室內空間。

比起方才她所睡覺的房間,這裡的裝潢才有現代人該有的味道嘛!

望著桌上精緻可口的西式餐點,紫霓這才真正發覺到自己真的肚子餓了,她瞄了一眼正在替自己拉開椅子的布洛德,思索片刻,便順從的接受他的服務。

看著他熟練地拿起兩份餐盤,將擺放在桌上的西式餐點分配放在盤子上,接著將其中一盤放到她的面前之後,很自然地坐在她的對面位置開始享用屬於自己的早餐。

見狀,紫霓才想起一件事……吸血鬼不是只能喝血嗎?為什麼他開始吃起早餐來了啊?

或許是知道自己能食用人類的食物是件非常詭異的事,布洛德刻意停下動作,朝她微微一笑。

被這麼一笑,紫霓慌張地趕緊將目光移到眼前的餐點,不知為何她忽然有種熟悉感,她拿起烤得香酥的麵包,輕輕一咬,不由得睜大雙眼,直視著布洛德。

「味道還合妳的胃口嗎?」

布洛德雖然話這麼說,但是他似乎早料到她接下來的反應,果然,紫霓突然開始將餐盤上的食物猛送入口中,像是有好幾天沒吃到東西,狼吞虎嚥的模樣讓他愉快的放聲大笑。

「哈哈哈……妳真的都沒變呢!」

紫霓紅著臉將餐盤上的食物吃完,默默擦嘴之後,反駁的說:「是你說過我得用心品嘗早餐嘛,再說,我也不確定你會不會留時間讓我慢慢品嘗,所以我只好快點吃完,免得吃不到!」

「呵……只要妳別想著離開我,這點料理我隨時可以做給妳吃。」

「咦?」紫霓訝異地指著桌上食物,「這些都是你做的?」

「是啊,我還會做其他的料理,當然,妳也可以指定妳喜歡的料理,我會盡量滿足妳的需求。」

紫霓怔住,忍不住說:「你真的是吸血鬼嗎?」

聞言,布洛德笑笑不語,端起紅茶細細品嘗。

見狀,紫霓秉持著追求知識與真相的心態,不死心地換個方式問。

「為什麼你跟一般人們所說的吸血鬼不太一樣?還是說每個吸血鬼都跟你一樣?」

「喀」的一聲,布洛德放下手中的杯子,垂眸凝視她的表情之後,慵懶一笑。

「看來妳真的都忘光了。」

「忘了什麼?」紫霓納悶不已。

「妳忘了身為夢境記錄者,最基本的條件規定。」

「……我沒忘!」

「是嗎?」布洛德一手撐著下顎,笑道,「那妳應該知道答案,根本不需要問我吧?」

紫霓愣了下,狐疑地低頭思索,沒會兒憶起她莫名其妙穿越時空回到過去的時候……那名里斯的吸血鬼所說的關鍵話語──

我們死徒一族已經失去主人了,而你是血族僅剩擁有純正始祖血統的真祖一族,如果這次你放棄當我們的主人,那麼往後將失去真祖一族的絕對權利,並與死徒一族列為平等,這樣……你真的願意放棄?

頓時,紫霓憶起坊間許多吸血鬼設定當中,最喜歡將吸血鬼區分為不怕陽光的天生吸血鬼,以及害怕陽光,並且是由人類轉變的後天吸血鬼。

可是,光知道這些也不夠,為什麼真祖一族會剩下他一人?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且他為什麼會願意放棄統領死徒一族的「王」?

想到這,紫霓正要開口提問時,布洛德忽然綻放出燦爛的笑容道:「吾愛,以目前來說,妳只要知道那些基本的事情就好了……如果想要更加深入瞭解血族的事,套著妳家精靈王的口頭禪,這可是有『代價』的唷!」

聞言,紫霓睜大雙眼,不敢相信他連「精靈王」的口頭禪都知道,他……他到底是什麼人?

這時門口傳來敲門聲,一名年約二十歲的男子穿著時下年輕人的打扮,但是他的腰際卻纏繞了不少圈質感特殊,造型也很特別的皮帶。雖然不會破壞整體觀感,不過會讓人目光忍不住盯著皮帶猛看。

不知為何,她突然覺得那條皮帶上的紋路似乎在哪見過,但是這麼特別的紋路,她應該見過一次就不會忘掉,怎麼現在會想不起來呢?

「主人。」

男子對著布洛德示敬,見他點頭,馬上來到他身旁將其中一份資料遞給他。

沒會兒,布洛德露出了嘲笑,向男子低聲交待事情,便身起向紫霓介紹男子的身份。

「吾愛,這位是由甦,是我以前在路上撿到的孩子,以後要是有什麼需要,跟他交待就行了。」轉向由甦,「紫霓就先交給你了。」

「遵命,主人。」

見布洛德準備離開,紫霓趕緊問道:「你要去哪?」

布洛德一臉神秘的說:「秘.密。」

說完,整個人消失不見,只留下紫霓與由甦互相乾瞪眼,氣氛尷尬到了極點。

過了好一段時間,受不了如此沉默又尷尬的氣氛,紫霓想了想,決定試探的說:「那個……由甦先生?」

由甦恭敬的說:「紫霓小姐,請稱呼我由甦就行了。不知您有什麼吩咐?」

「……其實也沒什麼事,只是想問說我得一直待在這裡等布洛德回來嗎?」

「主人並無此交代。」

聞言,紫霓眼睛一亮,小心翼翼的說:「那我可以離開這個地方嗎?」

「可以,不知您想先參觀宅邸的哪個地方?」

「咦?啊,不是不是,我是指說離開這間房子,回到屬於我自己的地方。」紫霓趕緊澄清的說。

「實在非常抱歉,主人並沒有同意您離開宅邸,請您見諒。」由甦恭敬地鞠躬道歉。

得到這樣的回答,紫霓心想:果然是這樣的答案啊……

她假裝很失望地低頭思索,但實事上卻是在觀察由甦的一舉一動,沒會兒她得到了一個結論。

假如這個世上的吸血鬼真的只有布洛德一人不怕陽光的話,那麼眼前的由甦就是正常人類,既然是人類,那麼她就有信心能在他的面前離開這裡……前題是,她還是得先摸清楚這裡的環境才行。

想到這,紫霓裝成放棄的模樣,妥協的說:「好吧,不為難你,但是你得帶我參觀這間房子唷!」

「是,由甦很樂意為紫霓小姐效勞。」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