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風徐徐吹動著白紗窗簾。

布洛德坐在床邊凝視著沉睡的紫霓,神情溫柔不已。

目光緩緩移下,裸露的左胸漸漸浮現出點點赤紅的刺青,越接近心臟的部份,刺青的圖樣越明顯。

見狀,布洛德臉上的笑意更加深刻。

經歷了漫長、幾乎快讓他陷入瘋狂的時間裡,他終於等到她了。

有了這個契約圖騰,就算碰上那群愚昧的笨蛋死徒,也沒辦法對她做出太大的傷害,這可是「真祖一族」對自己的契約者專屬保護。

此刻,布洛德像是感應到了什麼,立即將羽毛被整個蓋住紫霓裸露的身軀,朝門口道。

「進來。」

門無聲地被打開了,走進來的人是由甦。

「主人。」

「情況如何?」

「回主人,絕大部份的血族在新月宅邸等待您的解釋,唯有特杰堤斯家的普妮絲小姐正朝向這裡邁進。」

「呵,那小女孩還不死心啊。」

「主人,您打算怎麼處理?」

布洛德輕笑了一聲,眼中散發出濃濃的殺意。

「血族那邊我會處理,普妮絲就交由你去警告她,如果她敢踏上一步古伊米家的地盤,我允許你用武力驅趕。」

「是。」

話才剛說話,由甦已經消失在布洛德面前。

布洛德回頭看著紫霓,見她依然安穩沉睡,不由自主緩緩的說。

「吾愛,儘管妳已經是我的人了……『時間』卻還是不願多留一些給我們相處。雖然我可以大概預測接下來的事情,但是我希望妳今夜別到新月宅邸,好嗎?」

如預料般得不到任何回應,布洛德毫不在意輕笑幾聲,親暱地低吻她的額頭,然後離開房間。

良久,紫霓像是被驚醒般,整個人跳下床。

她一臉驚慌地左顧右盼,發現房內並沒有其他人的存在,才漸漸地緩和緊繃的情緒。

沒會兒,紫霓注意到自己是裸體狀態。

但是,她最在意的並不是自己裸體的問題,而是她的胸口心臟位置居然刺上鮮紅的刺青圖騰,簡直是被人貼上「所有物」的印記,令她感到生氣。

生氣不到三秒,紫霓想起失去意識前的畫面,以及布洛德最後說的那句話,心頭不由得冒出寒意,趕緊來到鏡子前,想確認自己是不是被變成吸血鬼了。

打量了會兒,除了那突兀的刺青,身體與記憶中的模樣沒有任何改變。

她張開嘴,仔細檢查牙齒,天生就有的虎牙沒有異常尖銳,伸手去壓它也沒有受傷,這才讓她收回了手,心安地鬆了口氣,確定自己並沒有被變成吸血鬼。

那麼,為什麼布洛德會說出那句她加入了吸血鬼的世界與生命共享的話語?

思考著這個問題的同時,紫霓看見床旁的小櫃子上放著一套全新的暗紅色服裝與一些小配件,樣式比前一套還要華麗,不由得讓她臉頰一抽,認命的穿上這套衣服。

沒會兒,換好衣服的紫霓忽然覺得這套服裝其實還蠻挺好看,尺寸也是剛剛好,完全是為她量身訂做,只是,為什麼布洛德那麼喜歡讓她穿這種風格的衣服?

問題暫時拋到腦後,紫霓開始試著找尋她最重要的鎖夢鑰匙。

就在她找得滿頭大汗,一個不經意,她發現身上的小外套口袋有東西,伸手一探,正是她拼命找尋的鎖夢鑰匙,令她囧著臉,認真反省自己浪費時間與不該有的粗心。

反省完畢,紫霓對著鎖夢鑰匙輕聲低喃,光芒一閃,出現的卻是一張白色紙條。

紫霓錯愕地瞪著紙條,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畫面,趕緊將紙條拿起來一看,上面寫著簡短的話語。

 

為了防止歷史重演,暫時取消妳的臨界門開啟資格。

By 日向忍

 

「…………」

看完內容的紫霓,欲哭無淚的呈現失憶體前屈狀態,右手還不斷捶地,內心不斷哀嚎。

精靈王大人,您太殘忍了!

過了一段時間,紫霓默默起身將紙條收起來,心情也冷靜下來。

雖然自己暫時失去了臨界門的開啟資格,但沒有被取消身為「夢境記錄者」的資格,那麼,自己還可以去找「地區管理員」尋求幫助。

不過……精靈王大人所說的「歷史重演」又是怎麼回事?

一時無解的問題實在太多,紫霓決定全都丟到一旁,優先進行第一目標──離開此地。

 

***

 

靠著鎖夢鑰匙的指引,紫霓在幽暗的森林裡向前奔跑。

雖然路線跟自己之前所走的路線相似,不過她相信鎖夢鑰匙會帶領自己到人類居住的地方,然後擺脫有關吸血鬼的一切,特別是布洛德這傢伙!

才剛這麼想,紫霓的心臟像是被人狠狠一刺,痛得她倒在地上摀住胸口,承受又重又疼的心跳。

──為什麼?

這是紫霓感受疼痛之後所產生的第一個疑問。

她不懂自己的心臟為何會突然起了異狀,感覺就像是受到懲罰。

念頭一閃而過,紫霓咬牙切齒地用力捶擊一旁的樹身發洩。

該死!果然那個刺青就是契約證明,布洛德那傢伙真的強迫自己與他簽下契約,難怪她才剛起了想擺脫的念頭就被懲罰警告了。

這下子,她再也沒辦法擺脫他了!

不甘願的心情一湧而上,這時被發洩的樹木忽然發出怪聲,紫霓抬頭一看,正好看見樹身應聲斷裂,然後緩緩倒地。

「…………」

紫霓鎮定地揉了揉雙眼,確定已陣亡的樹木動也不動倒在地上,不禁抱頭哀嚎。

「天啊啊啊!我、我居然毀了一棵樹?這是什麼怪力啊啊啊!會被精靈王懲罰啊!」

紫霓驚恐地看著自己的雙手,開始對自己的身體感到恐懼。

該、該不會……布洛德那傢伙除了強迫她簽下契約外,還有對她的身體做了什麼事?!

才剛這麼想,紫霓眼前出現了模糊的畫面,那是一處未曾見過的廣闊大廳。

由於畫面不是很清楚,她無法仔細辨識裡面的裝飾與風格,倒是可以看出大廳裡聚集了不少男男女女,各個都是俊男美女,甚至是影視界出了有名的藝人歌星、演員等等。

不過,從這畫面來看,紫霓已經察覺到不對勁了。

因為她注意到在場所有人散發出與布洛德相似的氣息,但是卻沒有他來得那麼有活力,反而有種死亡的味道,就像是──由甦!

 

-----

這是很久以前寫舊版《血與血的契約》時,巴哈姆特的勇者造型。

這張是最接近我心中紫霓的穿著。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