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到這一點,紫霓看到的畫面瞬間變得很清晰,像是附身在視覺主人身上,連同竊竊私語的聲音也聽得一清二楚。

從一些談話內容得知「血族」、「人類少女」、「古伊米家主身上真香」等等關鍵詞。

紫霓不禁蹙起眉頭,心中忍不住猜想:難道這是一場吸血鬼的聚會?

彷彿在證明紫霓的猜想,一名沉不住氣的少女癡迷地來到視線主人面前,嬌羞的說:「古伊米家主,您願意來到新月宅邸出席新月之夜的聚會,表示那位人類女孩是您的伴侶的謠言是假的吧?」

布洛德沒說出任何反駁,這下子讓不少人欣喜若狂,特別是那位少女,表情更為開心。

「古伊米家主,如果您想要找到優秀的伴侶……我絕對是非常適合的人選。」

少女話才說完,一旁同樣對布洛德有企圖心的血族少女,紛紛上前宣示自己的愛慕。

身為古伊米家主──布洛德卻沒有對這些血族少女說出拒絕的話語,像是在享受被人示愛的花花公子,讓以第一人稱視角觀看的紫霓產生不舒服的感覺。

怪了,她為什麼會有種想扁人的衝動?

念頭才剛閃過,紫霓馬上聽到布洛德熟悉的輕笑聲,接著眼前的畫面消失,恢復身處樹林的畫面。

「……算了,這不關我的事。」

說完,紫霓馬上起身,遵從鎖夢鑰匙的指引繼續前往人類居住地。

但是才剛走沒幾步,紫霓忽然停下來腳步,皺眉地低頭看著手上的鎖夢鑰匙,良久,終於受不了內心的糾結,大喊──

「可惡!我絕對不是因為吃醋才會想過去看他的!」

口中雖然這麼說,紫霓臉上的表情已經有了抓姦情緒,並且立即更改鎖夢鑰匙的指引目標,目的地──新月宅邸。

正當紫霓忙著趕路到新月宅邸的時候,一名年約三十歲男子從人群走了過來。

「一群無禮的傢伙,誰允許妳們擅自向古伊米家主開口求婚?全都退下!」

男子怒斥的說,讓原本迫切向布洛德求愛的女孩們恐懼退下,不敢對他吭任何一聲。

「失禮了,古伊米家主,希望你可以原諒這些新來的孩子。」

「請別介意,特杰堤斯家主,我對新人不會有太大的苛求。」布洛德溫和的語氣,讓一旁的少女們著迷地發出驚呼聲,似乎讓她們更加迷戀他。

特杰堤斯家主對這場騷動感到無奈,但是他沒有忽略從踏進新月宅邸開始,布洛德身上不斷散發著淡淡的殺氣,應該與那一個謠言脫離不了關係。

想到這,特杰堤斯家主忽然笑了。

「古伊米家主,說起來,你還沒說出你參加新月之夜的目的喔?」

布洛德垂眸輕笑:「特杰堤斯家主,我還以為你已經知道我來這裡的目的呢……」

「真是抱歉,在未經聽到你親口說出的答案以前,我無法擅自認定自己所想的答案,是否與你的答案一樣。」

「呵,還是那麼謹慎啊,特杰堤斯家主。」

「哪裡。」

這時,一名新來的血族少女忍不住開口的說:「特杰堤斯家主,每個人參加新月之夜的目的,不是為了介紹新來的血族與尋找伴侶嗎?為何您要這樣問古伊米家主呢?」

血族少女的話才剛說完,馬上被一旁的夥伴制止。

「笨蛋,妳不該挑起戰爭的!」

此刻,現場氣氛瞬間凝重,特杰堤斯家主瞪了一眼闖禍的血族少女,向布洛德笑道:「古伊米家主,請原諒新人的無知。」

布洛德微笑不語,妖異的血瞳目光緩緩掃過在場每一個人。

剎那間,所有人感受到異常的窒息感,本能地亮起赤紅的血瞳,更別提那些新加入血族的新人們,不受控制地露出尖銳的獠牙與指尖,完全一副被嚇壞而試圖威嚇對方的模樣。

特杰堤斯家主忍住威嚇的衝動,斥責道:「古伊米家主,你這個警告太超過了!」

布洛德依然沒有說話,反而是另一個聲音代替他回答。

「特杰堤斯家主,你還看不出古伊米家主的意思嗎?」

特杰堤斯家主連忙回頭一看,出現的人是里斯。

「阿卡古亞家主,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里斯一臉神秘的走到布洛德與特杰堤斯家主的中間,此刻,屬於三大家族一份子的血族成員各自站在自家家主身後,形成了三大家主對立的位置。

里斯觀望四周,輕笑的說:「這情況還真是難得一見,德。」

「確實難得一見。」

聽到布洛德願意回答,里斯確認心中所想,他忍不住露出喜悅的笑容道。

「德,忍了那麼久,終於要露出你的獠牙了是嗎?」

布洛德刻意迴避里斯的暗示,裝傻的說:「里斯,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特杰堤斯家主不太滿意自己被忽視,不悅的說:「所以呢?古伊米家主,你現在是打算為說錯話的新人在新月宅邸開戰?」

此言一出,在場大多數的血族開始做出備戰狀態,隨時在自家家主的一聲令下開戰!

布洛德垂眸暗嘲那些沉不住氣想開戰的血族們,目光移到特杰堤斯家主身上。

「特杰堤斯家主,你家的人都是血氣方剛的小孩嗎?」

被布洛德這麼諷刺,特杰堤斯家主馬上暗示自家成員,這才讓現場的戰意減緩許多,沒想到里斯突然大笑了出來,毫不給特杰堤斯家主的面子。

「特杰堤斯家主,再裝下去就太假了,古伊米家主打從一開始就是在警告你不淮對他的伴侶出手,你還看不出來嗎?」

被里斯搓破內心的企圖,特杰堤斯家主面子有些掛不住。

「阿卡古亞家主,請不要隨便誣賴我。」

里斯聳聳肩,一副等著看笑話的模樣,讓特杰堤斯家主更加沒面子。

此時,空氣中傳來了一陣令血族陶醉的誘人香氣,瞬間引起所有人的騷動。

同樣聞到這股氣味的里斯與特杰堤斯家主,臉色一變,正要動身時,布洛德早已搶先一步前去香氣來源之處──新月宅邸附近入口。

見狀,所有人也跟著一探究竟。

另一方面,還不曉得自己身上的氣味暴露了下落,紫霓挺自豪自己的隱藏能力非常優良,可以在一大群吸血鬼尚未察覺的情況下,偷偷模模接近新月宅邸偷看他們的情況。

可惜,當紫霓察覺到異狀時,整個人已經被布洛德抱起來,同時看見四周被一群吸血鬼包圍,不禁錯愕的說:「為什麼你們會知道我在這?」

布洛德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妳身上的氣味暴露了妳的下落。」

紫霓狐疑地細聞自己的身體,唔,沒什麼味道啊,他哪來那麼敏感的嗅覺?

難不成是……嫌她臭?!

布洛德彷彿聽見了她的心聲,輕嘆了氣,將她放下來之後,低聲道:「吾愛,妳剛成為我的伴侶,身上還殘留著我的『真祖』氣息沒完全散去,並不是我嫌棄妳臭。」

聽到這樣的解釋,紫霓瞇起雙眼,一手叉腰,伸出食指大膽地搓著布洛德的胸口。

「說到底,這都該怪你未經我同意,擅自與我簽訂契約……變成這樣全是你的錯!」

不知自己用著微妙的嬌斥口氣,紫霓一臉不滿地將一切的過錯全推給布洛德。

「是是,這一切全是我的錯。」布洛德寵溺地摸摸紫霓的頭,微笑道:「但是,妳最後還是決定來找我了啊。」

……無法反駁!

紫霓別過頭,不願看到布洛德那令她心癢癢的寵溺表情後,她注意到周圍的吸血鬼,每個人臉上露出看似興奮又讓她覺得有危險企圖的表情。

她忍不住拉著布洛德的衣服,在他耳旁小聲的說。

「布洛德,為什麼他們會用那種表情看我?」

聞言,布洛德揚起燦爛的笑容,輕聲回道。

「那是因為妳的選擇……讓他們決定向我宣戰。」

「……什麼?!」

 

 

------

我決定以後都用這張當《血與血的契約》的開頭圖了(顯示用)

紫霓的巴哈勇者造型 

, ,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