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著迎面而來的狂風,紫霓沉默不語看著認真趕路的布洛德和由甦,心裡非常佩服他們可以在這種幾乎看不見前方的森林中進行奔跑。

換作是人類,最基本的視覺輔助是使用手電筒……等照明工具,高階一點則是使用夜視儀來進行查探,例外的情況就像她擁有特別的道具,依賴鎖夢鑰匙的光芒來指引自己方向。

真不曉得吸血鬼眼中的畫面,是不是跟夜視儀呈現的畫面一樣呢?

不知是否目光過於強烈,布洛德忽然輕笑了一聲,對著紫霓笑道。

「吾愛,妳再繼續用這樣的眼神看我,我怕我會把持不住內心的野獸……將妳吃了。」

「……」

這絕對是赤裸裸的性騷擾!

紫霓鎮定地別過眼,改看盡責的由甦不斷觀察四周,警戒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敵人出現的謹慎態度,是因為敵人是實力相當的「殉道者」嗎?

「吶,紫霓。」

被呼喚了名字,紫霓困惑地望向布洛德,直覺他似乎有很重要的話想說。

「妳會恨我嗎?」

「……當然恨!」她恨他打亂她的生活,恨他將她捲入了不屬於她的血族世界。

不料,布洛德沒有因為她的誠實而感到生氣,反而揚起滿足的笑容。

「吾愛,我最喜歡就是妳這樣的態度。」

聞言,紫霓一副在看怪人般瞪著布洛德。

他是抖M嗎?居然喜歡這種不客氣的態度,她現在選擇離開這怪人還來得及嗎?

「雖然妳恨我……但是如果我沒有與妳相遇,現在的我……早已不在這個世上了。」

彷彿在陳述一件事實,布洛德輕淡的語氣讓紫霓胸口產生一股莫名的窒息感,她不知所措地張了張嘴,心裡驚訝自己居然在那一瞬間差點想哭。

這已經是第幾次了?

為什麼每當布洛德說出這種話,她就會感到特別難過?

她……到底跟布洛德有什麼重大關係?

這時,由甦停下了腳步,蹙眉望向身後的方向,語氣有些緊張的說。

「主人,殉道者快跟上來了,還有『隱化獸』似乎也來了。」

隱化獸?

紫霓困惑地望向布洛德,只見他揚起一絲嘲笑後將她放下,伸手一揮喚出了紅刀,正準備施展什麼招式時,忽然想到了什麼,對紫霓笑道。

「吾愛,妳也喚出黑磷吧!」

紫霓愣了下,不太確定的說:「你要我喚出黑磷?」

「是啊,很久沒見到黑磷了。」布洛德將紅刀拿到紫霓面前,「要是能讓黑磷和紅泣合作,就可以一次解決那些煩人的蟲子了。」

「你所謂的解決……是指殺了他們?」紫霓小心翼翼的問。

布洛德摸摸紫霓的頭,微笑道:「放心,那些蟲子都不是活人,那只是某個傲慢貪婪的惡魔製造出來的產物。」

「……包含隱化獸?」

雖然她一點都不明白「隱化獸」是指什麼,不過光是聽稱呼的感覺像是一隻兇猛野獸。

布洛德又像是聽見了紫霓的心聲,略思索了下,開口解釋。

「隱化獸的作用,照人類的說法是『吸血鬼獵人』,是以前幾個無聊的真祖一族製造出來的產物,因為不受控制而反咬獵殺自己的造物主,算是對血族來說最麻煩的東西。」

聽起來,很像科學家實驗失敗,害得現在的吸血鬼得承受失敗的實驗體攻擊。

望向等待自己招喚黑磷的布洛德,紫霓心裡還是不曉得該怎麼照他所說的那樣讓黑磷和紅泣搭配,她沉默了會兒,伸手一揮喚出黑刀,正打算向布洛德詢問怎麼搭配時,眼前出現變化了!

黑刀與紅刀同時發出黑光與紅光,並且漸漸脫離了刀身,形成了模糊的人影。

當兩個人影逐漸完成,紫霓也看清楚那兩個人影的模樣。

黑刀出現的是一名黑髮黑眼,年約二十二歲的男子,個性內斂,身上的打扮偏向黑色系的長袍馬褂,服裝上用金色絲線繡織出雲彩圖騰,顯示著對方有著尊貴的身份。

另一個從紅刀出現一位紅髮紅眼,臉上帶著甜美的笑容,年約十七歲的少女,個性外向,穿著較為鮮豔的紅色華服,服裝上的圖騰樣式以劍為主,同樣是以金色絲線繡織。

「紫霓,好久不見了!」少女極為開心地飄到紫霓面前,彷彿她們是認識很久的好友。

「等了好久,終於可以出來了。」男子鬆了口氣,向布洛德笑道。

「呵,好久不見了,黑磷。」布洛德微笑的說,「沉睡的那些年,應該沒讓你忘了應該要做的事吧?」

「當然沒忘,倒是你,等了那麼漫長的時間,應該沒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吧?」

「說什麼傻話,我可是很努力為這一切做準備,絕對沒有玩樂。」

「那就好。」

「黑磷,你可別聽布洛德這樣說,這幾年他做過的瘋狂的事情可是數也數不清,害我超辛苦!」

「紅泣,妳別亂說。」布洛德否認道。

「我才沒有亂說,這都是事實!」

紅泣誇張的表情讓布洛德和黑磷失笑不已,見他們像是在對許久不見的好友閒話家常,讓一旁看傻眼的紫霓完全不知該做什麼反應。

……現在是什麼情況?

 

--

紫霓的巴哈勇者造型  

, , ,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