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戀Ⅱ》

 

偏僻的山野,有個隱密的山洞。

那是從古時口耳相傳的神話當中,住有妖怪的妖岐洞。

此刻,一名身著純白連身洋裝的少女來到了洞口,她一邊喘著氣,一邊望向後方確認是否有人追上來,神情有些緊張。

待她確定沒人追上後,少女抬頭望向山洞,漆黑不清的模樣讓她有些遲疑,最後她思索了會兒,向洞口踏進了第一步……

 

「你是妖怪嗎?」

站在竹林中,少女對著身穿古裝的俊美男子提問。

男子冷淡瞥了她一眼,面無表情地開始在竹林中漫步。

似乎沉睡了很久,現在的世界與他記憶中的模樣落差太大,多少露出了茫然不知何去何從的目光。

跟在男子身後的少女見狀,心裡有些抽痛。

回想前幾天自己進入了山洞,原以為洞內會很漆黑,沒想到裡面會有發光的晶體照亮整個洞窟。

當她看清楚洞窟的景象,似曾相似的畫面出現在腦海中,她想起了不應該存在的記憶,直到她看見石臺上躺著一名與自己身上穿著不同的俊美男子時,她不禁紅了眼眶,主動獻吻將他喚醒。

如她所願,男子睜開了雙眼。

可是,他卻忘記了一切,也失去了任何情感,像是人偶般,毫無目標地在山洞附近的竹林漫步。

少女不願看見男子落寞的身影,所以她決定讓他重拾原本的感情。

哪怕男子是她不能接觸的──妖。

 

少女帶來了很多有關現代的物品,也有準備適合男子的現代服裝給他更換。

男子表現很冷淡,不碰少女帶來的物品,似乎對這一切不感興趣,也覺得少女有些煩人聒噪,每次冷言冷語要趕走少女。

少女總是不氣餒,隔天繼續帶給男子不一樣的事物。

有時,少女會向男子說出有關她的事。

雖然男子故意不理會少女,任由她自言自語,但是少女有注意到男子的目光有了變化,似乎開始接受了她的存在,漸漸有了專注聆聽她的話語。

這一天,少女帶著自己烹煮的食物想給男子品嚐,卻發現男子不在山洞裡,連他常去的竹林也找不到人。

少女失望不已,正要認為男子離開時,她忽然看見遠方一名男子穿著很眼熟,似乎跟自己帶來給男子服裝極為相似。

當少女看清對方的樣貌時,她露出驚訝,因為男子手中拿著是她曾送他的相機,而他,已拿起相機對準少女,將她喜極而泣的瞬間拍了下來。

那一瞬間,少女看見了男子對她揚起了一絲微笑,眼神中也有了不一樣的情感。

因此,兩人的感情日漸增加,直到某天──少女不再出現男子面前為止。

少女異常不來找他的現象,讓男子有些不安。

直到男子想要前往少女居住的村子找尋她的時候,少女忽然出現他的面前。

只見她有些狼狽,身上帶有不尋常的瘀青,臉色也顯得憔悴。

當少女一見到男子安然無恙的站在山洞前,原本擔憂的表情瞬間散去,反而鬆了口氣,正要伸手握住男子的手時,男子忽然退後一步,表情恢復當初冷淡的模樣,更別提他露出鄙夷的神情。

少女被男子的眼神嚇到,她尷尬地收回手,不自在地低頭不敢直視男子。

「妳身上有很多男人的氣味……不清理乾淨的來我這,是想汙染我這裡的空氣?」

少女愣了下,她張了張嘴,試圖想說些什麼解釋,但是她一想到自己這幾天的遭遇,實在不適合讓男子知道,不料,男子接下來的話,讓少女內心的打擊極大。

「汙穢的女人,離開我的視線,別再出現這裡了。」

少女僵硬地抬頭望著男子,見對方是認真的說出這些話後,她強忍著想哭的衝動,對男子露出溫柔的笑容,輕聲的說──

「謝謝你這些日子帶給我快樂,從此以後我不會再來打擾你了。」

 

少女走了。

失去少女的日子裡,男子並沒有得到想像中的平靜,他開始懷念少女的存在。

想著她的笑容,想著她認真解說的神情,想著她的一切。

此刻,男子沒辦法再靜下心,他立刻前往少女的村子,決定要找她回來。

可當男子踏進村內,發現廣場聚集了很多人,似乎發生了什麼樣的大事。

這時,站在他身旁的兩位村民正好在談論令他震驚的事情。

「為什麼要執行火祭?」

「你沒聽說過嗎?」

「聽說過什麼?」

「就被祭司宣告要用『陽體淨化妖異』的那位新任神女的事啊!」

「喔喔,我知道那位神女,因為我也有自願獻出『陽體』幫助她。」

「欸?這麼好,我想獻出陽體都沒辦法通過允許,怎麼樣?她的滋味如何?」

「呵呵呵,當然是很讚啦!」

「真令人羨慕啊!能夠品嚐到的滋味。」

「這有什麼好羨慕,你再去排隊看看,說不定就可以嚐到她的滋味了。」

「唉,這你就不知道了,待會要進行火祭的人就是那位神女啊!」

「什麼?!可是她不是經歷了陽體的淨化,應該會待在神殿繼續服侍大家嗎?」

「事情是該這樣發展,但是前幾天她逃走了,大夥們在祭司激動的要求下準備離村找尋時,她忽然回來了,原以為她會乖乖遵從她身為神女的工作,沒想到她卻說她的身體已屬於妖怪,結果被憤怒的祭司下了火祭,所以……」

男子已經聽不進那兩位村民的對話,他腦中不斷浮現出當時的畫面,他看著少女被人雙手綑綁,被人一個接著一個侵犯,她那雙絕望的神情讓男子感到心痛,同時也感到氣憤。

之前就有聽說過少女居住的村子有奇怪的習俗,被選上的神女得像妓女一樣任由男信徒侵犯,說好聽是以神女的身份帶給對方好運,說難聽一點,是公妓。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她會被選為神女……

這時廣場引來的騷動,原來是祭司帶著少女來到了堆滿木柴的粗木頭前,在兩名護衛的幫助下綁在粗木上,等待火刑。

祭司大聲說了一些妖言惑眾的蠢話,說著她被大妖迷惑,原本要求她下嫁給神明卻被她拒絕,現在要藉由神的旨意淨化少女的靈魂。

這些話聽在男子耳中,幾乎是讓他氣得想上前撕碎對方,可他卻動彈不得。

因為他看見少女那雙空洞的眼神,像在指責他說出了那些傷人的話語。

他,與在場所有人,是同類──

當祭司說完話,他馬上將火點燃,讓所有人看著那些有添加易燃的熊熊火勢迅速吞噬著少女。

原本期待少女發出後悔尖叫聲的村民,在聽見少女吟唱出異常輕柔的歌聲,彷彿在述說所有人的愚昧,讓人不由自住感到恐懼。

此刻,遠傳來了尖叫聲,眾人連忙一看,居然是大妖將兩名村人撕成兩半,一個還被咬斷了手,血淋淋的模樣讓所有人瞬間尖叫四散,深怕自己成了下一個犧牲者。

看似大妖動作很慢,事實上以極快的速度將人刺穿身體和擰斷脖子,過程中,大妖還不斷發出獸吼聲,像在發洩自己的怒氣,讓不少嚇傻的人,軟腿動彈不得。

沒會兒的時間,大妖丟棄手中祭司的屍體,不顧依然熊熊燃燒的火勢,伸手將少女抱入懷中,往有水的方向奔跑。

雖然大妖想救少女,可是少女的傷勢已經嚴重到不行。

知道自己的情況,少女盡可能發出沙啞的聲音,對著大妖道。

「謝……謝謝……你……願……願意……救……我……」

大妖一聽到這樣的話,不由自主化為原來俊美男子的模樣,眼眶泛紅的搖搖頭。

「對不起,我不該沒問清楚妳的處境,說了那些可惡的話。」

少女溫柔一笑,有些疲倦的說。

「我……不怪你………我……反而……要跟你……道……歉……」

男子蹙眉的說:「妳在說什麼傻話,為何要向我道歉?」

少女苦笑了下,強忍著痛楚反問男子。

「你……想起了……自己的名字嗎?」

男子愣住,垂眸道:「……紹華。」

聞言,少女揚起溫柔的笑容:「你……終於想起了自己的名字……是嗎?」

男子沉默不語,少女盡自己僅剩的時間把那些隱藏在心中的話一一說了出來。

「對不起……我……害了你成了妖怪……在你失去了記憶的這段期間……又害你想起了自己是什麼樣的妖怪……雖然我很高興你為我憤怒……但……我想通了……」

男子露出不解的神情,不知少女的打算。

「如果……我們的相遇……只能換來這樣的結局……那我希望……我們不再相遇……」

說到這,少女眼神開始渙散,男子焦急地不知如何是好,她又繼續道。

「……紹華,忘了我……把我忘了吧!我……希望你能過得幸福……別再遇到我……如果真的遇上了我……請不要管我……不要讓我……發現………」

話還沒說完,少女便斷了氣,留下不知所措的男子獨自哭泣。

 

之後,男子將少女的屍體安葬在山洞旁,希望她能夠安眠。

接著他把少女送給他的物品全都放入背包當中,決定踏出妖岐洞,好好認識這個世界。

手中更是不忘拿著相機,拍下他所想留下的回憶畫面。

直到他再次找到少女的轉世,然後──……

 

 

《完》

 

 

 

關於這篇故事,第一篇是《畸戀》,也是女主角第一世的源起。

而這篇《畸戀Ⅱ》是女主的第二世,算是後續發展。

既然有了第二世,當然不意外會有第三世(奸笑)

不過呢,第三世的故事就不會是短篇了,預計是四集以上的妖怪題材,書名為《迷之殤》,希望我有機會可以將它寫出來!

 

另外,此文誕生於噗浪自虐性跟風的指定短文活動。

得獎者:四熙

指定文:又甜又虐,虐>甜,不限對象

(雖然我根本寫不出虐與甜的文章啊……我盡力了(艸))

 

孩子,我完成了你的心願了,現在你也該用這篇文完成我的心願吧?(奸笑)

(原因:同樣中了彼此所設定bzzz的規則活動,所以互虐了一下XD

, ,
創作者介紹

《夢の世界記録ノート》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