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藏祭 - 字樣封面.png

難以相信赤妖會這麼輕易將人人搶著要的預言之書送給我,但又想到他是為了跟我結婚才同意……這跟中了大獎,卻得賠上一輩子的糟糕感覺,實在讓我高興不起來。

想到這,我忍不住再向赤妖確認。

「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這書對你來說不是很重要嗎?你真的要給我?」

「當然不是在開玩笑,我非常願意給妳,不過……」赤妖垂眸笑道,「既然妳都這麼提醒我了,那我以守護契約向妳承諾,等我贏得這場比賽,我不但會為妳舉辦盛大的婚禮,更會雙手奉上預言之書贈送給妳。」

語畢,赤妖胸膛上紅色焰型翅膀刺青亮起了立體紅色光芒,猶如活物般拍動了好幾下光之翅膀,隨即實體化與胸膛刺青相同的焰型翅膀圖騰的兩副銀頸環,掉落赤妖手中。

赤妖不等我反應,直接替我戴上大小適中,如同象徵守護與訂婚戒的銀頸環,連同他自己也戴上形狀較大的銀頸環。

「這頸環是我對妳的承諾,也是定情物的替代品。除了我以外,沒有人可以取下。這頸環不但可以守護妳,也能讓我隨時找到妳的行蹤,避免那群傢伙意圖抓妳來威脅我,甚至是傷害妳……我可不允許這種事發生。」

說到這,赤妖見我瞪大雙眼的看著他,似乎腦補我很震驚他居然會為我做到這種程度,不禁笑笑地摸摸我的頭髮。

「妳不用感謝我,這是我身為未婚夫該做的承諾,現在我得去找其他信物持有者了,有空我會來找妳的。」

不再浪費時間的赤妖颯爽地轉身離開。

等到我回過神,才意識到我居然挖坑給自己跳了!

天啊,我好想狠狠抽死自己的嘴巴,幹嘛這麼多嘴,錯失馬上拿到預言之書的機會。

鳴鳴……真是的!今天我是在衰什麼勁,不但被七彩兄弟推出來當箭靶就算了,還在遊戲尚未開始前就被大BOSS戴上名為婚姻的枷鎖,這樣我還有得玩嗎?

我欲哭無淚摸著銀頸環,怎麼摸就是摸不到可以解開的扣鎖,不曉得用工具是否能截斷這條頸環,否則我就得斷頭才能拿掉這條束縛啊!

這時,我發現原本戴在脖子的項鍊不見了。

我連忙四處找尋之後,確認項鍊真的遺失,便努力回想停留在記憶中最後一幕的項鍊去向。

可不管怎麼想,項鍊應該戴得好好,不可能會消失不見。

──除了赤妖幫我戴上銀頸環的那一刻。

突然間,我冷汗直流,滿腦子吶喊不會那麼衰吧……

難不成赤妖發現了我的信物,並將它奪走了?!

正當我糾結自己的信物是否被赤妖拿走時,七彩兄弟忽然出現在我周圍。

見他們神情認真,氣勢充滿著準備逮人虐殺的模樣,讓我下意識產生想逃跑的念頭。

可惜,周圍已被七人擋住了去路,我完全是處於任人宰割的狀態,更不解他們怎麼像是把我當仇人的感覺,敵視意味很重呢?

強忍著想尖叫的衝動,我試圖用平常心的態度與他們交淡。

「你、你們是怎麼了?」

「別緊張,我們只是來提前執行先前說好的契約。」為首的月黃溫和地笑道。

「啥?什麼契約?」

我現在聽到契約二字就會感到害怕,不會又有什麼爛事要發生了吧?

七人面面相覷,像是在給彼此最後確認之後,由月黃繼續道。

「妳還記得昨晚我們曾說過,如果妳先喪失資格,下場會是如何……還記得嗎?」

我愣了下,心裡的不安隨之湧出,蹙眉的說。

「大致上還記得。」

「嗯,還記得就好。」

月黃對站在我身後的琥珀與薄荷使了個眼,後者立刻伸手架住我的手臂。

「喂,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快放開我!」

我慌張喊道,卻阻止不了他們接下來的舉動。

在我被人架倒在地上呈現大字型的狀態後,月黃站在我的頭部位置,俯視道。

「鑒於妳接受了赤妖對妳的承諾與信物,我們全體確定妳放棄祭主身分,並接受赤妖勝利之事實。因此,我們決定在赤妖奪得勝利前,對妳執行任務失敗的懲罰。」

「什麼?我明明是被逼的,也沒有放棄祭主身分,你們不要亂定罪!」

「我們當然知道妳是被逼的,正因為這樣才要對妳進行懲罰。」

「這什麼爛理由!我無法接受。」我怒道。

「唉,其實我們是把最後的勝算賭在妳身上。如果赤妖真的贏得最後勝利,如承諾那樣娶妳,並主動交上預言之書,那麼事情就好談了。當書一到妳手中,成為奴僕的妳主動將書轉交給我們,這麼一來,我們也算是挽救這一局了。」

……這算什麼好主意。」我憤怒的說,「赤妖會不會真的預言之書給我還不一定,你們不要亂下定論,抓我當犧牲品!」

「抱歉,事情就是如此,請原諒我們。」

話一說完,月黃示意其他人準備進行儀式。

眼看著七彩兄弟的計謀就要得逞,我有氣無力地掙扎。

這讓我哀怨的想著──

可惡的赤妖,剛剛不是發誓我遇到危險的時候就會立刻出來救我嗎?

現在急需要他來救我,為什麼沒有馬上出來阻止他們?

難道……我這一生真的要成為妖怪們的奴隸,永遠無法翻身嗎?

就在這時候,眼前的七彩兄弟化為七道烏黑的黑影。

當他們的身影開始融合時,我的腦袋像是在極速運轉,頓時產生天旋地轉的抽痛感。

等到症狀消失,映入眼中的畫面正好是剛結束親吻的赤妖臉龐。

突如其來的怪現象,讓我神情呆滯看著赤妖,完全搞不懂現在是什麼情況。

然而,赤妖見我失神的模樣,再一次自我感覺良好說出那句令我憤怒的話。

「呵呵,看來我的吻讓妳很滿意。」

什麼?

赤妖這一句話,讓思緒暫時停頓的我立刻極速運轉。

一想到他害我之後遇到那一連串的爛遭遇……

我二話不說狠狠賞他一個怒氣值集滿的拳頭,揍向他那欠扁的面容。

如同記憶所知的那樣,赤妖被我揍飛昏過去了,震驚的七彩兄弟蜂湧而出,各個囂張地朝他發洩長久以來的怨氣,並扒他衣服來找尋預言之書的下落。

照這個情況看來,似乎又要再重新上演一遍。

不知從哪來的勇氣與自信,我握緊拳頭狠狠擊破堅硬的石桌,一聲巨響,成功吸引七彩兄弟的注意。接著,我的目光兇惡地掃過表情不一,卻一樣透露出訝異神情的七彩兄弟,惡狠狠地一字一句說道。

「全都住手,誰敢扒光赤妖的衣服,我就會像對付赤妖那樣揍爆他。」

說完,我還特意伸出右手慢慢著握緊拳頭,非常明確展現出自己的決心。

七彩兄弟立刻停手,腳步還稍微退離赤妖身旁。

原以為他們會不理我的威脅,沒想到我在他們的眼中看到恐懼與臣服的目光,實在有點莫名其妙。

心裡疑惑歸疑惑,卻也沒時間繼續原地耗下去。

我趕緊催促其他人離開現場,免得待會醒來的赤妖誤會是我逆推了他,還強制給我結婚宣言的束縛物,那可就不好玩了。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