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見三名男人離開後,她鬆了口氣,並看著閔玲音道:「謝謝妳們的幫忙,但,這裡不是個好地方,為什麼妳們會來這裡呢?」
  
  劉千惠與司徒純這時才想起,這是鬼地方啊!可不是一般人可以進來的地方,那麼她……
  
  「學校作業,我們三個是為了完成學校派的作業才來這的。」閔玲音注視著女孩道。
  
  女孩聽了閔玲音的話,一臉恍然大悟的模樣,她微笑道:「原來是這樣啊,那妳們的作業內容是?」
  
  「體驗山裡的所有事物。」閔玲音道。
  
  見閔玲音與女孩的一問一答,劉千惠與司徒純像看到什麼神奇的景象,拼命的往閔玲音看,奇怪,她不是很希望能避事嗎?怎麼現在一直主動說話?
  
  女孩沉思了半晌,面有難色道:「雖然這麼說很多餘,我還是勸告妳們暫時先放棄做這作業。」
  
  「為什麼呢?」司徒純不解問。
  
  「最近山裡的情況不是很好,像剛才妳們也見到了,有那類的人存在,妳們三個女孩子在這深山裡,不怕遇到那樣的人嗎?」女孩無奈道。
  
  「我們有能力保護自己。」劉千惠拍拍胸道。
  
  女孩輕搖著頭道:「不夠,妳們能力不夠。」
  
  「為什麼妳會好心勸告我們呢?」閔玲音一臉正經的盯著女孩。
  
  女孩對閔玲音這種不友好的語氣不以為意,她微笑道:「為了妳好,也為了她們好,這裡不適合妳們來,幸好妳們遇到的是我,不然的話,下場可不止是這樣。」
  
  女孩指著下方。「生人勿進,生人勿進,妳們三個女孩子來到這鬼地方,不怕被惡鬼抓走嗎?」
  
  「妳這麼好心告訴我們,是因為妳也是這樣被惡鬼抓走,而這樣死在這裡,對吧?」閔玲音話一說出,引起劉千惠與司徒純的訝異。
  
  有需要將這句話直接說出來嗎?
  
  女孩輕笑道:「不,我不是被惡鬼抓走的,我是自願跟隨著他。」
  
  閔玲音不懂女孩口中的他是指誰,在交談的過程中,她感覺到女孩身上的鬼氣越來越淡,感覺像一般人站在面前。
  
  直到剛才那句「他」,女孩身上的鬼氣瞬間化為無。
  
  閔玲音訝異的看著女孩,心想:她身上的鬼氣怎麼不見了?
  
  半晌,取代女孩身上消失的鬼氣是一股更強大的鬼氣,閔玲音她感覺到了,劉千惠她們也感覺到了。
  
  「這、這是什麼?」劉千惠忍不住大喊。
  
  此時,一陣強烈的冷風由四周吹向她們,閔玲音下意識拉開劉千惠與司徒純,一聲劇烈聲響降落在剛才她們所站的位置。
  
  強烈的風令她們睜不開眼睛,閔玲音勉強看見前方有一個小型龍捲風在地上旋轉,她從裡面看見風的中心有一個人影。
  
  忽然之間,風瞬間消失,閔玲音更清楚的看見一個男人由半空中慢慢降落在地面。
  
  那個男人穿著華麗的白衣軍服背對著她們,他那金色的長髮隨著殘餘的冷風飄逸著,一切看起來多麼夢幻,但這景像卻毀在他頭上令人難以不去注意的兩個長長鬼角。
  
  可惜他身上的鬼氣實在是太強烈了,令她難受不已,她想拉著劉千惠與司徒純離開時,卻發現她們早已經承受不住男人的鬼氣,早已昏倒在地上了。
  
  「光哥哥,你怎麼來了?」女孩見到男子,不顧形象的往男子身上撲上。
  
  ……光、光哥哥?
  
  她到底是哪年代的人啊?
  
  現在的人根本不會叫這麼噁心的稱呼。
  
  被稱為光哥哥的男子輕敲一下女孩的頭,才溫柔道:「妳這傢伙,不怕被那群惡鬼吃掉啊!竟然跑離我的視線。」
  
  女孩嘿嘿兩聲,才指著閔玲音道:「她剛才救了我,而她是……」
  
  女孩最後那句話說的非常小聲,閔玲音根本聽不清楚,這時男人回頭看著閔玲音,她心臟突然用力跳了一下,令她下意識摸著胸口,不自由恐懼著男人。
  
  他的眼睛……好血紅,為什麼我覺得好像在哪見過這雙眼睛。
  
  反觀男子,當他看見閔玲音時,臉上出現微些訝異的表情,但,隨即又恢復無所謂的模樣,他輕聲道:「妳說,她就是那小子選上的?」
  
  女孩用力點頭,並道:「一定是,不然怎麼會有殘留的氣息?」
  
  男人道:「是又如何?那是他自己選擇的路,我們只要在一旁看就行了。」
  
  「我喜歡這女孩,我要幫助她!」女孩不理會男人那不想管事的態度,堅持自己的意見。
  
  男人無奈的搖搖頭,才對著閔玲音道:「女孩,妳叫什麼名子?」
  
  「閔玲音。」閔玲音知道不能跟這男人唱反調,否則她救不了昏倒在地上的兩人。
  
  「姓閔?該不會跟閔子捷這人有關係的人啊?」男人有些興趣道。
  
  「你認識他?」
  
  閔玲音對這訝異也不小,這是她從未見過面的監護人名子,想不到在這鬼地方會有人認識他,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呀?
  
  「當然,他是那傢伙的手下,我當然很清楚。」男人打量了一下閔玲音。「倒是妳,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而妳的狀況似乎還沒有正式認證過,該有的現象都沒有。」
  
  「啊?」閔玲音不懂男人的意思,傻傻的張嘴。
  
  「沒事,反正這是那傢伙的問題,跟我無關。」男人邪惡的笑了笑,才對著女孩道:「百合,妳打算怎麼幫助她呀?」
  
  「看她需要什麼。」
  
  被喚為百合的女孩故意要男人詢問,男人挑了挑眉,再次對著閔玲音道:「小女孩,我家的小老大想問妳,妳現在要什麼需要幫忙的事嗎?」
  
  閔玲音偏頭想了想,眼角瞄到倒在地上的劉千惠與司徒純,她才想到這問題很嚴重。
  
  「有辦法幫我叫醒她們嗎?不然下山會很麻煩…」閔玲音指著倒在地上的兩人。
  
  好像才剛注意到有其他人存在似的,男人與女孩才看著躺在地上的兩人,男人笑了笑道:「這簡單,也不用特別去叫醒她們,我叫人來送妳們下山就行了。」
  
  閔玲音才鬆了口氣,在想男人要怎麼叫人來送她們下山時,男人手中忽然閃出一道綠光,不遠處同時響起汽車引擎聲。
  
  不一會兒,一輛高級轎車出現在閔玲音面前,她訝異的地方不是轎車的出現,而是這輛轎車是怎麼開進這山區。
  
  轎車的駕駛者下車走向男人面前,非常忠心的半跪,恭敬道:「鬼王大人,請問有什麼吩咐嗎?」
  
  鬼王?
  
  呃,不會吧?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