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跑了多久時間,紫霓疲倦地停下腳步,讓自己暫時休息一下。

望著漸漸昏黃的天色,她有些不安地質疑起自己,是不是她的心中所認定的方向直覺是錯的?

嘆了口氣,再怎麼錯,她也只能繼續往前前進。

這時吹起了一陣風伴隨著熟悉的氣息,她還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就被壓制在樹幹上動彈不得,接著,曖昧的笑聲在耳旁響起,也讓她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怎麼會那麼快被他發現自己逃走了?!

「吾愛,妳就這麼迫不及待想加入我的世界嗎?」

「不!」紫霓瞪大雙眼掙扎,抗拒的說,「我並不想成為吸血鬼!放開我!」

布洛德伸出食指抵住紫霓的嘴唇,垂眸輕笑:「噓,別說這麼令人傷心的話……」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紫霓不甘願的說。

「我本來就在這裡了。」布洛德輕輕一笑,有意無意地輕撫她的頸子,語帶暗示的說,「如果妳乖乖待在家裡,就不會在這裡遇上我了。」

聞言,紫霓有些迷惑地望著他,隱約覺得自己正處於足以影響一切的關鍵時刻,就像他所說的那樣,如果她沒離開那座城堡,自己就不會遇上他了。

此時,布洛德忽然輕聲的說:「妳真想離開我?」

紫霓蹙著眉,謹慎的說:「你肯讓我走嗎?」

布洛德凝視了紫霓好一會兒,鬆開對她的束縛,退後幾步,從懷中拿出她的鎖夢鑰匙。

「啊,我的鎖夢鑰匙!」

紫霓急忙的想奪回布洛德手中的鑰匙,可惜,明顯的身高差距,她拿不到鎖夢鑰匙。

「要讓妳走,或者是要歸還妳的鎖夢鑰匙,妳只能選擇一個。」

說完,布洛德就像在安撫伸出爪子的貓,讓他愛不釋手地摸摸她的頭,臉上充滿溺愛的神情。

見狀,紫霓收回了手,神情古怪地盯著布洛德,不知為何,她有種自己是寵物的錯覺,不過她還是忍不住說出心中的疑惑。

「為什麼你一定要搶奪我的鎖夢鑰匙,這明明對你又沒用處。」

「呵,妳確定這對我沒用處?」布洛德詭異笑道。

紫霓糾結地瞪著布洛德,最後深吸一口氣,豁出去的說:「你到底想要什麼?」

布洛德笑了笑,伸出食指比了個一,微笑道:「我只要妳跟我締結血之契約,之後妳要離開或是待在我身旁,全都隨妳高興。」

「……契約內容?」

此話一出,紫霓有些懊惱自己不成熟,一般締結契約只需要紙筆就可成立,想毀約也非常容易,但是像動用到「血」、「生命」或是「靈魂」之類的契約,都有可能是單方面吃虧的可能,再說,她要是真的跟他締結契約,等於這輩子很難再擺脫他了……

彷彿看穿紫霓心中所擔憂的事,布洛德微微一笑:「別擔心,這個契約是平等的,一旦妳與我締結血之契約,將享有我的生命,我的力量。」

「缺點呢?」她實在不相信只有好處沒壞處。

「缺點嘛……」布洛德歪著頭想了想,笑道,「現在已經沒有缺點了,所以妳可以放心。」

慢著,這意思還是有缺點囉!不過,只要她拿回鎖夢鑰匙……

「決定要跟我締結契約了嗎?」

紫霓搖頭道:「我不跟你締結契約,既然不管怎麼選都離不開你,那我寧可選擇拿回鎖夢鑰匙,也不能賣掉自己的一切。」

「是嗎?那真可惜,本來這個契約是想要保護妳不成為死徒的……」布洛德有些惋惜的說。

……囧,有什麼契約可以那麼萬能防止成為吸血鬼啊?

布洛德嘆了口氣,依約將鎖夢鑰匙歸還紫霓,並且親手為她戴上,但是,就在她鬆懈的時候,他忽然詭異一笑。

「我還是覺得契約這件事不能遵從妳的意願,否則後悔的人會是我。」

語畢,在紫霓訝異的表情下,他將她擁入懷中順勢往頸子的方向露出獠牙,張嘴咬了下去。

剎那間的痛楚,讓紫霓僵住了身體,她清楚感覺到自己的血被對方吸吮著,如同那次在屋頂上被咬的情況一樣,血液的流逝讓她失去了力氣,意識再度模糊了起來。

這時布洛德改舔她頸子的傷口,不知為何她覺得這樣很癢,正想叫他住手時,頸子的壓力消失,頓時她鬆了口氣。

正當紫霓以為這場苦難結束時,布洛德突然強吻她,一股濕黏又帶有腥味的液體被他強制餵食,她難受地皺眉,不願喝下那帶有腥味的不明液體,但是他似乎在等待她將不明液體完全喝下之後才肯放過她,無奈的,她只好妥協喝了下去。

此刻,紫霓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忽然重重一跳,且越跳越用力,彷彿要衝出體內,令她非常難受,因此她奮力掙脫布洛德的擁抱,卻在她對上他那雙血紅色的眼睛時,整個意識混亂了──

有好多好多模糊不清的畫面在腦海中快速播放,她無法辨識那是記憶,或是預知的畫面。

同時,雜亂的聲音在耳旁不斷細語,她想大喊住口,嘴裡卻是發不出任何聲音,猶如被人掐住喉嚨,痛苦不堪。

這般情況不知維持了多久,直到身旁強勁的狂風變成微弱,甚至停止了一會兒,她才知道自己正躺在一張柔軟又舒適的床上。

此時,布洛德放大的臉映入眼中,隱約之中,她感覺到他正在撕開自己的衣服,並且像色狼一樣輕撫她的身體,但是她卻不覺得厭惡,倒是有種他在按摩身體的感覺。

沒會兒,布洛德好像有在對她說些什麼話語,但是她沒有心思去思考他到底在說什麼,只知道他再次吻上了自己,並且又餵食了那充滿腥味的液體。

很奇妙的是,她之前覺得噁心難受的液體像甘露般,不但紓解了她難受的喉嚨,也讓腦中的混亂平靜下來了,簡直是萬能藥水。

但是,就在這時候,她的身體像被撕裂般,產生劇烈的疼痛,她難受地睜大雙眼,看見布洛德垂眸注視她的表情,似乎不想放過她任何一個變化。

直到痛楚集中在心臟的剎那,她終於承受不了疼痛,眼前一暗,失去意識了。

一直觀察她的表情變化的布洛德,在她昏過去的剎那,嘴角一揚,輕柔的說:

「歡迎加入我的世界,從現在起,妳將與我共享永恆的生命,吾愛。」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