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哼一聲,布洛德不認同路西裴爾有辦法控制紅泣,但是,在一旁的紫霓注意到布洛德表情變化,知曉他心裡並不相信撒旦有這能力。
  
  一想到剛才的感受,她忐忑不安拉了拉布洛德的衣服,小聲的說:「盡量別跟他起衝突,他有一種能力可以從人的眼中強制讀取對方一切資訊,甚至強硬的將力量侵入對方體內,然後操控對方……」
  
  話還沒說完,路西裴爾愉快的鼓掌:「很少受我控制的人還有辦法分析這麼清楚,光是要維持自己的意識就很困難了……妳果然不簡單。」
  
  咬著下唇,紫霓很想狠狠揍自己,她怎麼會忘記憑撒旦的能力,再怎麼小的聲音,他絕對聽得非常清楚。
  
  布洛德拍了拍紫霓的手,舉起紅泣刀指向路西裴爾,揚起淡淡的笑容道:「這種事,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
  
  「是啊,這種事不試試怎麼會知道。」路西裴爾認同的說。「不過……現在似乎不適合再談下去了。」望向新月宅邸的方向。「我還有正事得去處理呢!」
  
  注意到路西裴爾所看的方向,紫霓一個念頭一閃而過,該不會……
  
  為了求證自己所想的事,她緊握著拳頭直視路西裴爾,道:「受天界限制的你,卻出現在這種地方,除了有人招喚你以外,實在沒有什麼理由可以指使你來到這地方,那個招喚你的人……是馬吉斯,對吧?」
  
  路西裴爾回頭看著紫霓,神秘一笑:「妳說呢?」
  
  這下子,總算解開紫霓曾在馬吉斯身上所感受到熟悉的氣息,還有,他知道異靈師的事。
  
  想到這,紫霓非常不安感,如果撒旦幫助馬吉斯清除真祖一族,那麼真祖們真的會被滅族。
  
  雖然未來只剩下布洛德,但是她不想這一天這麼快到,至少,她不想讓布洛德的父親死掉!
  
  可是,她該用什麼方法來阻止他?憑撒旦的力量,她想阻止也阻止不了,眼看著打算離開的路西裴爾,她著急地想開口叫住路西裴爾,布洛德已經搶先開口了。
  
  「站住!」
  
  紫霓訝異的望向布洛德,他怎麼知道她想留住撒旦?
  
  布洛德不知道紫霓的打算,但是他眉頭微皺看著路西裴爾,一手遮著鼻子道:「從剛剛就聞到你身上帶有一點點殉道者的臭味,既然你跟馬吉斯有關,那些死屍跟你也脫不了關係吧?」
  
  「是又如何?」路西裴爾臉上神秘的笑容更加深刻,他似乎想到什麼主意,表情還故意裝做恍然大悟道:「啊……真是抱歉,差點忘了兩位也是真祖一族,想必你們有猜到我是打算去救馬吉斯吧!那麼……你們打算阻止我去救他了?」
  
  聞言,布洛德直接表明的說:「馬吉斯的死活我可不管。」
  
  紫霓不解布洛德為何會這麼說,難道他不怕撒旦會幫助馬吉斯滅光所有真祖嗎?
  
  路西裴爾右眉一挑,不太滿意布洛德的反應,不過表情很困惑的說:「既然你不管馬吉斯的死活,那為什麼要叫住我?」
  
  「我很好奇,如果你真是由馬吉斯招喚過來,照理說你現在應該出現在他身邊了,為什麼特地來這與我們相見,還故意裝做什麼事情都不知道,慢慢引導我們猜出你想做的事?」
  
  路西裴爾雙手一攤。「你可別誤會,能夠遇到我特地烙印記號的人的數量可是很少,更何況她的能力特殊,身份比身為真祖一族還來得神秘,不趁現在接觸,下一次遇到可能就沒這麼好玩了。」
  
  「喔?真是這樣?」燦爛一笑。「那換我玩你吧!」
  
  語畢,布洛德衝向路西裴爾,但在那一瞬間,紫霓已經站在路西裴爾面前,手持著黑磷刀保護路西裴爾。
  
  「紫霓,妳怎麼會護他?」布洛德微些訝異的看著她。
  
  紫霓身體輕微搖晃掙扎,她回過頭看著路西裴爾,咬牙切齒道:「你這卑鄙無恥的惡魔……」
  
  話還沒說完,路西裴爾伸手將她拉入懷中,親暱道:「很榮幸得到妳對我的讚美,不過,現在我得請妳小睡一下。」
  
  紫霓還來不及反抗,一陣濃烈的睡意使她昏倒在路西裴爾懷中,布洛德見到路西裴爾對紫霓那般親暱的行為,怒吼道:「該死!別碰她!」
  
  滿腔怒意讓布洛德烏黑長髮開始變白,他要殺了這個人!
  
  此時,手中的紅泣刀的光芒由淡紅色轉成暗紅色,濃厚的殺意,再一次引起狂風,樹葉沙沙作響的陰森感,正好與布洛德現在頭髮全白的模樣,意外融合。
  
  「我勸告你別有那念頭,否則她將會嚐到痛苦。」路西裴爾撫摸著紫霓的臉頰,毫不在乎的說。
  
  面對路西裴爾的威脅,布洛德殺意暫時忍住,皺眉道:「你到底想怎麼樣!」
  
  路西裴爾沒有回答布洛德,他垂眸望著紫霓,觸碰她額頭的手已發出淡淡黑光,忽然綠光一閃,震開路西裴爾的手,讓他無法閱讀紫霓的記憶,他低頭思考會兒,眼神隨即亮了起來,抬頭望向布洛德。
  
  「我和你做一場交易,如何?」
  
  布洛德不悅的說:「交易?哼,以這種情況想談交易,不覺得太可笑了嗎?」
  
  「一點也不可笑,未來的吸血鬼王。」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